11/20 耳朵借我:專訪落日飛車國國

馬世芳
Nov 20, 2018 · 1 min read

落日飛車幾年前有一場演出,那時李壽全老師因為安溥知道吉他手國國,也去看了表演。國國以為自己算是滿厲害了,李老師看完只跟他說:你還需要再練一萬小時。

後來落日飛車休團,國國下定決心要死命練功,練成真正專業的樂手。大概有三年時間,他沒有創作,全心練琴。他說:他曾把The Beatles的整張Abbey Road專輯每首歌每樣樂器和主唱和聲一道一道拆解,逐一用吉他重新扒一遍彈出來,再用多軌錄音組合回去,變成完整的歌。他說那功課的成果不忍卒聽,卻是極好的練習,最大的感想是「吉他不一定要彈得太好」,何也?通過這樣的練習,他明白樂手發光的時刻,往往是整首歌每個部件一起來成全的,包括旋律、編曲、節奏的襯托。若落回樂手本位思考,只想自己是不是彈得夠帥夠屌,卻疏忽了整體的布局思維,便是見小失大了。

但當然,國國的吉他彈得夠好。我不知道後來他補足那一萬小時了沒,現在的他,作為專業樂手,應該是足堪稱職的。安溥「煉雲」演唱會他擔任樂團團長兼主奏吉他,表現有目共睹。落日飛車重啟活動以來,吸引了一大群新樂迷,走向國際,收伏了許多見多識廣的流行樂先進國家的粉絲,或也可以為證。

若你十年前告訴我,將有一支台灣獨立樂團,玩AOR(成人抒情搖滾)路線,全部唱英文歌詞,卻能橫掃中港日韓印尼,擴及歐美白人世界,一年唱一百場巡演,包括大型音樂節的大舞台,打死我都不會相信這是真的。但是,落日飛車居然做到了。我以為,落日飛車這兩年征戰世界的經歷,累積的心法,意義不下於十多年前五月天率先建立了中國大型巡演的支援系統,這是替台灣同輩音樂人打開了另一條完全不一樣的路線。

落日飛車當然不是台灣第一個走國際路線的樂團。早在二十年前,瓢蟲就在那相對艱難的時代衝過一輪美國巡演。上一個世代的閃靈,也早已闖出了自己的一片天。近年許多樂團也戮力發展日本市場,找到自己的利基。但落日飛車不靠唱片公司奧援,作品全部唱英語(甚至不像閃靈先錄台語再針對海外市場錄英語版),人氣全靠網路累積,竟也拿到了進入那個「門檻更高的國際市場」的門票,這是才華、紀律、機遇、時代眾多條件都到齊了,纔能成全的故事。

今年落日飛車發行了第二張完整專輯《Cassa Nova半熟王子》,國國在發片後先投入安溥「煉雲」的工作,又和飛車展開史無前例的大規模密集全球巡演。這期節目,就從他們在玉成戲院studio live的Greedy放起,穿插過去兩張作品,回顧了這一路的歷程和心得。樂團一路從地下到地上,從小聯盟攀升到大聯盟,各種難題紛至沓來,但他始終想得很多,很深,也不怕面對這些挑戰。

這集節目,從唱片工業到巡演,從編曲錄音到英文創作,從成長歷程到音樂師承,我們什麼都聊了。謝謝國國知無不言,期待他們為同代人繼續開道,這列飛車一定還能飆到更遠的地方。

播出曲目:

Greedy (Live, 玉成戲院) I Know You Know I Love You (2011) Almost Mature ‘87 Oriental Angel Disco Love

Slow Spain (Chick Corea cover, Live at Revolver, 2018) My Jinji (Audiotree Live) Summum Bonum Waiting on a Friend (金音獎 live, 2018) 10-Year-Taipei (Matured ‘17) Libidream Burgundy Red (2015)

週一、週二 18:00–20:00(CST) FM96.3 Alian 原住民族廣播電台。 週六、週日 08:00–10:00(CST)重播。 亦可利用 hichannel 。歡迎加入,分享節目錄音。 Alian電台亦有,歡迎利用。

耳目江湖

廣播人、寫作者,長居台灣。

馬世芳

Written by

馬世芳

廣播人,寫作者。FM96.3 Alian電台「耳朵借我」、貓王音樂台「耳邊風」節目主持人。

耳目江湖

廣播人、寫作者,長居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