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上火線

今年(2013年)金曲獎的頒獎典禮很熱鬧,從星光大道到頒獎現場,宛如一場另類社會運動展演場。原住民語最佳歌手得獎者桑布伊,上台領獎時除了為自己卡地布部落的祖墳拆遷問題發聲,並且邀請其他入圍者,達卡鬧、舒米恩等歌手一起上台,大家拿著反美麗灣的各種標語,站在台上發言,台下有些支持者也拿起「拆美麗灣」的毛巾跟著揮舞,剎那間彷彿來到凱道前的反美麗灣音樂會現場。

其實早在頒獎典禮開始前的星光大道,就已經有過一場反核秀,有些身上貼著反核貼紙,有些舉著反核標語,或者拿起大大的人字,表達我是人我反核的立場,星光大道頓時變成一場另類的反核遊行,就連五月天在金曲獎演出時,舞台上也出現美麗灣、我是人我反核、六輕、或是抗議現場警方舉牌等片段畫面。

當然熱鬧的還不只這些,這次入圍歌手有許多是社運現場的熟面孔,就連入圍的專輯歌曲,都帶著社運的色彩,例如:陳昇與黃連煜「應該是柴油的」這首歌,用挖苦的歌詞,黑色幽默搞笑似的MV,諷刺核四廠的問題,這首歌入圍年度最佳歌曲及最佳作詞,還有從不掩飾自己反核、反美麗灣、反媒體壟斷的張懸,送給社運人士的「玫瑰色的你」,也同樣入圍了最佳年度歌曲獎,而常常在社會運動場合高唱「官逼民反」的拷秋勤,以「發生什麼事情?」入圍年度最佳台語專輯,「發生什麼事情?」專輯中的歌曲,觸及勞工、流浪貓、原住民、海岸污染等議題,是很「社會性」的音樂專題,當金曲獎成為另一種社運發聲的管道,歌手成為社運的代言人,當歌曲成為推動社運的一種力量,將引起什麼樣的浪潮,又是什麼樣的社會現象呢?

我觀察媒體的報導和網路發言呈現兩極化的評價,有媒體以金曲獎變調、走歪了來形容,甚至也說歌手染政治,或是趕流行,也有許多歌迷直言很感動、有些社運人更讚許這些歌手勇敢,是公民的表率,還有人舉出阿妹唱國歌遭中國封殺事件,分析這些以前只有「獨立音樂人」-陳明章、豬頭皮等人敢作的事,現在已經蔓延到主流音樂圈。

有些社會學者也分析,台灣這一波反核、反政府、反媒體壟斷的行動,歌手的站台,加強支持者的參與,多少帶著流行與盲從的元素,但這又如何呢?我倒是認為該令人憂心的是我們社會的氛圍與政府的作為。

當音樂人往公民的力量邁入,會遇上哪些問題?在跨年演唱會蘇打綠青峰的反旺中媒體壟斷的發言,在重播時遭到中視剪掉,雖然中視回應因為重播時間縮減一小時,所以才會刪減言論,但是這種消音的做法,引發網友批判是自我審查以及另類施壓。

在台灣音樂人的嗆聲日漸壯大之際,國際上卻發生一個讓音樂界以及國際特赦組織關注的事件,俄羅斯龐克女子樂團「暴動小貓」(Pussy Riot),因為演出內容出現反政府字眼去年被逮捕,其中兩位成員已經關了一年,還未被釋放,100多位國際音樂人,集體要求俄羅斯政府釋放暴動小貓團員。

回溯從前,從拉丁美洲的抵抗音樂、到搖滾反政府,以及台灣社運音樂的風潮等等,音樂上火線一直存在著,只是用什麼樣的方式,什麼樣的歌手,以及要對抗什麼樣的政府?

那天,818拆政府,公民佔據了內政部廣場,升起反大埔旗幟,公民們熬過黑夜,早晨強打精神,繼續等待政府的回應,一位年輕的女學生站在廣場前開始唱歌,柔柔亮亮的清唱著「全心全意愛你!」,她說也要唱給警察和公務員聽,累了就聽歌吧!下午,929樂團帶著大大小小的家當來了,在內政部廣場開起一場小小的演唱會,他們呼籲內政部官員不要待在冷氣房,在這場公民不服從行動中,音樂是撫慰人心的利器,面對大埔強拆,公民的憤怒至今等不到政府的回應,這佔領18小時的行動,換來的是內政部長要索賠,警方要約談相關人員。在一些主流媒體的報導中,參與反大埔行動的人成為違反社會秩序的失序公民,保守派的社會安定理論開始發聲,論述台灣的民主得來不易,動亂的社會將毀掉所有的根基,一股壓抑已久的保守理論逆向而起。

當人民以不服從的行動,爭取公平正義的付出,被媒體冠上暴民的形象,當政府的霸權思想,透過各種管道強勢作為,人民怎能服從?在這個民主已經倒退的時代,音樂又怎麼能不上火線? 30, Aug 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