賞了日本電影業一大耳光 — 屍殺片場 (一屍到底)

(希望沒有劇透得太多)

多得不同的朋友全方位潛移默化,我是對那些二三流的B級電影頗有興趣的。(Cult片並不是這樣用,特此聲明。)儘管我真的很不喜歡看喪屍電影,但日本電影的話我還是硬著頭皮進場。不過得知《片場》是套極度另類的喪屍電影,於是還是進場去了。結果…我看了兩次。

37分鐘一鏡到底完美示範「粗糙」這個詞語

對於很多很習慣看同類電影的人而言,電影標榜的37分鐘一鏡到底已經是一套非常完整的故事,B級片很多類似的元素你數得出的全都有了(包括發生地點,弄假成真,看似免費的海量血漿,人性鞭撻,而喪屍本身已經是B級片中難以取代的題材)。不過對於這37分鐘而言,就算都齊備了以上的題材,表達手法才是重點。電影的拍攝手法對很多觀眾(尤其是超級英雄片的固定觀眾)而言,大抵是不能接受的 — 無論鏡頭,動作,對焦全部都Fail,或者有很多人覺得,那麼我入場看這電影是否被騙? 就算喜歡B級片的朋友都有可能會覺得,這電影的粗糙程度絕對讓人懷疑,這是中學生拍的電影嗎? (但大多都接受到)

看完結局,出Credit的時候,粗糙感仍然還在,仍然是B級片的格局,對這些觀眾或會有點不滿足,但對那些習慣看大片的觀眾,也許會很不滿,但另一方面,這些他們或許看不起的電影,也許還能找到一些趣味。(不過椅子就可能遭殃了)

至於我,就超像我平常在電影台看的那些B級片一樣,看完只會說出一個字。話說粗糙還是有個限度啊。

這37分鐘一鏡到底確實讓頗為趕客,但看完這37分鐘之後,故事就會慢慢解釋所有東西,非常精采。

粗糙背後完美示範Murphy’s Law

正當打算覺得要完場之後,導演說我要給你們看的故事才正式開始。原來這場37分鐘的災難,原來有個故事的真相。

回到電影拍攝的一個月之前,因為某電視台要慶祝其自家的「喪屍頻道」開台,打算找個導演現場直播一段拍攝喪屍電影的過程,但發現拍攝途中竟然出現了真的喪屍。最初大家都在「導演認為毫不認真」的感覺下演出,但直到真的喪屍出現,大家就從演技變成了真正的反應。

沒錯,如果有仔細看的話,這套「傑作」的誕生,不是一人責任,而是一班人的責任。從演員,幕後,投資者甚至導演自己一家全部都有問題(在常人眼中)。日暮導演本只是個拍短劇的小導演,因為這個計劃沒有人願意接下來而找上他。本來打算以自己的骨氣放棄這個計劃,但因為一個家庭原因,他決定接下來。他本以為這次可以大展拳腳,但在製作團隊見面當日才發現自己誤上賊船,遇上一班絕對預感會出狀況的人…

人生其實原是處處災難,但一想到一個個災難都屬於核爆級的時候…心臟弱一點都會停頓啊。

日暮導演這次OCOTD,根本完美示範了甚麼叫Murphy’s Law的重點: 凡是可以出錯的事定必出錯。看完不禁暗抹一把汗說「人生…」 (但在戲院裏面,我們就笑到不能停下來了。)

人生中我最牢牢記住的兩個道理: 好吃的東西通常不健康(By 蔡瀾),還有Murphy's Law的法則: 凡是可能出錯的事就一定會出錯,於是《屍殺片場》就直接告訴你這個定律。

電影和電視的界線

坊間有很多人認為,OCOTD的主題當然是以一套喪屍電影的拍攝出槌過程道出電影人的辛酸,但到最後有一個很小的場面頗讓我特別留意起來。

整個直播過程的後期,日暮和製片人因為一件事情而吵起來,而製作人覺得電視直播只是給電視觀眾看,管他是不是電影、不是藝術之類的說話。當然或許大家會覺得我是個喜歡過度解讀的人,但看到這段對話,其實這段說得很有意思。

當現在電視、電影因為串流平台和其他不同的渠道串連起來的關係,這幾年會有一種「電視電影化」(雖然是極少數的情況),或者是近年越來越普遍的「電影電視化」的情況。我們沒錯看電影的方法真的多了很多也方便了很多,也讓如片中的一班台前幕後的人有機會發揮,一方面讓大家有機會發展,但另外一方面兩者之間的分界越見模糊,(日本)電視台會參與電影製作,電影和電視的距離感就越拉越近。

我們不會願意付款在戲院看電視劇,但我們願意付款在家看電影,是不是要讓大家反思一下,究竟何謂電影?

拍這套「電影」的原因,正正因為電視台要開設專門播放喪屍電影的頻道,但這樣卻讓我想起,究竟是電視影響了日本電影,還是電影影響了日本的電視?

成為神片,其實是要讓大家反省

截至昨日,《屍殺》的票房是28億日圓,但成本只有300萬日圓而已。這個成為神片的過程,甚至故事,已經非常勵志。但成為神片的背後,其實是很大力地賞了現在的日本電影業界好多記耳光。

日本電影近年主要流於漫畫改編或者是追求荷里活式CG強片,水準有目共睹。這次《屍殺》的空前成功,其實觀眾的反應也告訴了電影業者,究竟觀眾想追求的是甚麼。日本電影的底蘊已經說了不只一次,專心經營小眾題材,把電影最基本的東西做好,其實已經很足夠。我們不是不支持天馬行空,但連最基本的劇本等等的東西都不處理好,怎能叫人進場? 怎麼都沒有理由只在電視看電影吧?

我敢說《屍殺片場》絕對是近十年來日本電影歷史上一套非常重要的電影。她重要的不是超低成本得到超高的票房回報,而是告訴了大家,在創作過程中的那種不畏困難仍然勇往直前,最終還是會有機會成功之外,也告訴了很多日本電影業界的人,觀眾需要的不一定是甚麼天馬行空的超級CG漫改大作,而是一套這樣表面很荒唐但裡面的心思和故事都回歸基本步,紮實的技巧才能吸引大家。這些說話雖然一貫老土,其實到現在還是管用。

但撇除一大堆廢話之後,我還是覺得,《屍殺片場》成功的地方,是看完這套電影,回家三日之後,你仍然會記得電影裡面的人物、細節和動作。然後我就會記得自己會舉起手然後「碰」一聲(這一聲是必須的!),胡鬧與道理可以混合得那麼好,我的年度最佳日本電影,《屍殺片場》當之無愧。

最後結局就留給大家看了,但完成《死都要Roll機》(片中戲名,改得超好)之後,看到大家滿足的表情,說明這班人本身就不一定齊心,但到了片場,大家都(或許)成為夥伴,並肩作戰,成就這場(有人覺得是的)革命。

P.S. 正如我當天看《低俗喜劇》一樣,瘋狂的劇情,粗口滿天飛的背後,其實說了一個港產片生存空間困難的故事。《屍殺片場》表面瘋狂爆笑,但裡面確實說了一個這樣殘酷社會的故事。

P.S.2 優先場反映太熱烈,結果今日正式開畫由2院變成27院,宣傳可以做得更好,但這家發行確實落了不少心力宣傳,我相信票房不一定會超級大賣,但我還是由衷的祝福《屍殺片場》各方面的努力,都能天道酬勤,獲得應有回報,成為真正的神話。

P.S.3 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