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如何學會做主

拿英國今天(2017–1–24)的新聞來延伸應用一下。

英國最高法院今天宣判,認定政府必須得到國會授權才能啟動脫歐程序。在野工黨黨主席傑若米‧寇賓於是發了則臉書動態,聲明工黨不會阻擋政府啟動脫歐程序,但是會試圖修法阻止政府用「把英國變成避稅天堂」當作跟歐盟談條件的籌碼。

簡要脈絡

工黨在脫歐公投期間的立場是留歐。相信工黨成員現在還是覺得留在歐盟比較好。工黨加上保守黨的留歐派,應該是有足夠的實力在國會授權這一關翻盤,擋下政府的脫歐行動。有不少政治評論文章推演過這種可能。

但現在工黨擺明了不會去阻攔脫歐。對支持留歐的英國人來說,這等於是最後一道希望破滅了。

我沒有很認真去追這裡頭可能的各種政治算計(因為我都追台灣的比較多),但我倒是覺得工黨這樣決定,才是能夠讓民主深化的決定。

民主的集體決策機制

對於相信脫歐是好的選擇的人,他們看見自己透過投票表達的意向,真的能夠影響政府的作為,這是相對直接的效果。

另有一派分析者,端出各種數據,認為其實有很多留歐的支持者沒有出來投票,所以人民的意向其實是要續留歐盟。姑且不論這種論點是不是站得住腳,留歐支持者究竟有多少,公投的結果反應出來的就是脫歐的整體動力強過留歐的,就算人數真的較少(我懷疑),那也是少數人有強烈的脫歐動力,對比於多數人認為留歐較好但不是那麼在乎結果。

還有另一種可能:因為英國在歐盟已經是長年的事實,留歐只是維持現狀,相對的,脫歐是具有某種主動性的抉擇;因此,留歐派比較沒有投票的動力。這種說法我覺得有幾分道理。若有人因此而主張要設三分之二的公投門檻我也覺得合理。但萬沒有事後改規則的道理。事實上,各種我們認定為「現狀」的狀態,都是過往各種力量拉扯來的結果,沒有什麼事情是靜止不變的。如果你覺得現狀好,你還得要持續付出心力去維持才行。就像英國近年來疏於解決非都會地區的經濟衰退,最後這些問題反而往最料想不到的地方宣洩(非都會區大部分贊成脫歐)。

學習自主的代價

民主是集體決策,而做決定的能力是需要學習的。不論是個人、團體、一國之公民、甚至是地球公民,在學習的過程中,必然要進行各種嘗試,其中有些會帶來好結果,有些帶來壞結果。只要我們的行動能帶來實質的影響,我們就能從這些好好壞壞之中,逐漸累積出更好的判斷能力。相反的,如果我們的行動跟後果之間的連結被剝奪了,我們也就失去學習與改進的機會。

在個人層面,有些父母或老師會很努力幫小孩規劃張羅各種學習活動,他們的小孩似乎也能在各種評量中有較好的表現;在現行升學制度下,這樣做的確能帶來較好得升學成果。也因為這樣的,放手並支持小孩探索自己、自主安排學習方向與進程的父母(和老師),往往要承擔比較大的風險:你的小孩可能會走得跌跌撞撞,也不見得飛黃騰達;但相對的,孩子走出來的每一步都是扎實的,並且跟內在自我有緊密的連結。什麼事都幫小孩打理好的父母(或老師)也不是毫無風險,只是那個風險很極端:小孩缺乏自己決斷的能力因而過度依賴,或是小孩為了爭取自主而反叛出走。

實務上,有能力做點什麼的父母可能都是在完全控制跟完全放手之間抓取一個平衡。最理想的平衡,是讓小孩具有完全的自主,因此小孩不需要為了標示自己的自主性去反對父母(為反而反)。一但達成這種狀態,父母便可以提供小孩各種建議與資源。不過,當小孩一直接受大人的建議時,其實很難分辨那是因為小孩產生依賴,還是大人的建議真的好;當小孩拒絕大人的建議時,也很難分辨那是為反而反,還是大人的建議不適用。這是種動態平衡,是需要不斷的去覺察與調整的。

在國家層面,同樣的分析應該還是適用,只是這種張力轉移到「公民」與「專業政治代理人」之間。人民越是沒有練習做主的機會,越有可能走向極端:治安超好效率超高的強人政治,或是人民與政府互不信任而動盪或暴亂。而這兩端其實是同一種結構的兩種可能結果。跟這兩種極端相比,英國的脫歐,美國的川普,雖然都極富爭議性,但應該算是正常的能量釋放而已啦!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