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为什么要支持无条件基本收入? — 解决21世纪经济问题的根本方法

你会怎么做?

如果你每个月都能领到1000美金,你会怎样打理你的生活?这样的月薪足够你在美国的基本开销。或许你会做更多你享受的事情, 而你享受什么呢?

这个假设的情况让很多人联想到前苏联的共产制度,所以让我们先来探讨一下这种情况。下面这个讨论是基于前苏联的实际情况而不是政策的最初意图。简单的来说,他们把生产方式从市场手里转交给了官僚机构。而这些官僚机构的决策则是基于政治手段和裙带关系。这个方法简直糟糕到了极点。

为什么这是一个糟糕的办法?因为市场机制能够反映出人们的需求和他们需求的程度,同时也能提供手段来满足他们的需求。让我们用面包举一个例子。在俄罗斯,他们认为人人都应该有面包。这个决定是有当权者做出的,不管是不是每一个人都想要面包,他们都会执行这个决定,最终因此出现短缺。当有的人什么都没领到的时候,那些有关系的人得到了比他们的配额更多的面包。因此,让人人都有面包只是一个空口承诺,一个彻底的失败。

市场的魔力

那我们现在在美国又是怎么做的呢?面包师和工厂做好面包,送到商店里,有钱买面包的人就会买面包。如果面包销量不好,那么面包师和工厂就会少做一点。如果面包售罄,他们就多做点儿。面包师傅和工厂并不是自上而下地来决定面包的产量。他们听市场的指挥,这是一个至下而上的决定。这难道不是一个完美的解决方法么?不,这不是。为什么呢?我们要怎样提高这个解决方案呢?

现在,只有这些有钱买面包的人才有权决定面包的产量。就和我们平时常说的一样 — “用钱来投票”。 用钱投票做出的市场决定是准确的么?是不是每一个人在这个选举中都有投票的权利?这些答案都是否定的。如果你没有钱,你就没有声音。唯一能够让市场合理运作的方式就是保证每个人都有投票的权利。只有当人人都有资本和购买权的时候,他们做出的购买决定才能反映市场的喜好。那么我们要如何来改善资本主义市场的弊端呢?

无条件基本收入

通过保障每个人在市场经济里都有一个声音,我们能进一步保证所有的人都能获得最基本的吃穿住行。保证100%的人都有面包是不切实际的 — 并不是所有的人都想要面包。同样的,当80%的人需要面包,而只有70%的人可以支付的时候,认为只有70%的人需要面包并把面包非配给他们也是不合理的。如果面包师可以做更多的面包,而所有想要面包的人都可以满足他们的需求,那么这将是一个双赢的解决方法。

这个解决方法就是基本收入。基本收入是市场经济下的双赢结果。基本收入保证每个人都有话语权,从而改善了资本主义和民主制度。

我们真的能改善资本主义么?

让我们看看在纳米比亚的试点研究结果:

“乡村小学出勤率提高了。孩子们的营养水平和上课注意力都有所提高。警方的统计数据显示,自推行基本收入以来,犯罪率下降了36.5%。贫困率从86%下降到68%。失业率也从60%下降到45%。在不包括基本收入补贴的情况下,平均收入增加了29%。这些结果表明,基本收入不仅可以纯粹以经济方式减轻贫困,而且还可以使穷人摆脱困境,帮助他们找到工作,开办自己的企业和自我再教育.”

基本收入如何提高工作效率

在无条件基本收入的情况下,犯罪率骤减,创业和收入都有所增加。同样的,心理实验显示,无条件基本收入能够提高工作效率:

“ 科学家给两组实验参与者提供了两到三个拼图游戏。第一组必须在这几个拼图游戏中选择一个并完成拼图。第一组的实验参与者在一个拼图上平均花了5分钟。科学家提供给另一组参与者相同的选择。不同的是,这些参与者能够额外选择不参加这个拼图游戏。这些实验参与者在他们选择的拼图上花大约7分钟。实验显示,明确选择做某事相比与明确选择不做某事,大大地增加了人们愿意投入的时间。”

这个实验显示,如果我们能够提供让人们选择不去工作的机会,那么当他们选择工作的时候他们会更加投入。因为现在工作是一种选择而不是一种强迫。选择是一个有力的推动力。

说到动机,从科学的角度来说,金钱到底能否有效的促使我们完成复杂和创造性的工作呢?

“这是社会科学中最重要的发现之一,也是最被忽视的。过去几年,我一直在研究外在激励和内在因素如何影响人类动机。我得出的结果显示,影响动机的因素和现今公司的奖励制度是不匹配的。对于21世纪的工作来说,这种机械的奖惩措施是不起作用的,甚至还会对生产力造成伤害。” — 丹 皮克

在未来20年内,随着体力劳动性质的工作被自动化的机械所代替,我们需要能够自由地去追求更具创造性和复杂性的工作。现在在我们的空闲时间完成的事情,例如维基百科和许多其他的开源程序创作,都是没有报酬的。基本收入在一定程度上承认这些无偿工作具有很大社会价值, 并由此鼓励这些事业。

基本收入如何增强经济?

“ 所有低收入人群的消费都会产生经济涟漪效应。标准经济模型告诉我们,当1美元进入低工资工人的口袋,国内生产总值就增加了约1.21美元。相比之下,高收入美国人口袋里的每一美元只能增加约39美分的国内生产总值。”

这意味着税收调节能够在一定程度上扩大整个经济,使其更具有可持续性和包容性。

一个单向的系统是无法维持的。托马斯·皮凯蒂(Thomas Piketty)在21世纪的资本中指出,我们目前的经济形态就是这样的一个单向系统。没有税收调节,就没有资金从高收入人群到中低收入人群的流通,那么整个经济体系将无法长期运行。

这听起来很棒,但我们能负担得起无条件收入吗?

从经济上来说,基本收入是完全可行的,因为目前大量的社保和服务项目都充满了可有可无的官僚主义。假设基本收入要给每个18岁以上的美国公民一年提供12000美元,给18岁以下的每个公民一年提供4000美元,这一共要求2.98万亿美元。如果我们剔除所有现存的社保项目,我们还额外需要1.5万亿美元。那我们又要到哪里拿到这1.5万亿美元呢?

  • 土地价值税能够提供1.7万亿美元的收入来源。
  • 10%的增值税能提供约7500亿美元的收入来源。
  • 其他收入来源包括碳税(4400亿美元),金融交易税(3500亿美元),或者提高高收入人群的个人所得税纳税率。从1932年到1982年,高收入人群的个人收入所得税率平均为82%,而美国目前最高的比率是39%。
  • 借鉴“阿拉斯加模型”, 即凡获利于当地自然资源的企业都必须向阿拉斯加州政府设立的主权财富基金缴纳使用金。而当地的居民无论成年与否,都可以定期获得分红。

总的来说,这里有很多资金来源可供选择。最后我们要注意的是,目前部分经济活动存在很多低效率的浪费和社会负效应。为此我们已经投入了大量的资金来治理。如果我们提供基本收入并在源头缓解这些负效应,我们实际上可以节省更多的钱。

如果我们能承担基本收入,那人们会停止工作么?

在1970年代美国,我们研究了这个问题。当时尼克松总统致力于推进年收入保障法案,并成功说服了众议院。 当时在西雅图和丹佛等城市进行的大规模实验显示,虽然人们工作的时间有所减少(最高减少了8%的工作量),但是几乎没有人停止工作。加拿大的最低收入实验也显示了相同的结果。

而现在每3个人中有1个人每周工作时间超过50小时,甚至超过60小时。 这有什么影响?

“新的研究表明,工作时间越长并不能产生更多的效益。 员工的工作时间是以健康,幸福,甚至生产力为代价。长期每周工作60小时会对生产力造成负面影响。 数据明确显示:提高生产力和培养优秀员工最有效的方法就是恢复40小时工作制。”

即使这样,我们要怎么对待那些停止工作的人?

在所有人都有相同的基本收入的情况下,任何选择不工作的人的收入将比所有选择为额外收入工作的人低。这就推翻了我们常说的福利陷阱, 即失业人员领取的福利比和就业人员的收入相同甚至更高的困境。

此外,基本收入赋予了雇员对工资不足和非人道的工作条件说“不”的能力,这在个人层面上赋予了他们掌握自己的劳动力的权力。

如果人人都有基本收入,这会造成通货膨胀么?

基本收入和价格上涨的联系由很多因素所决定。即使有基本收入,竞争仍然存在。 当每个人都有更多购买力和选择权时,提高价格可能会导致人们选择更便宜的竞争对手。印度的基本收入实验显示,试点的粮食的市场价格反而下降了。

那你为什么要支持无条件的基本收入呢?

因为你想让我们的世界变得更加美好。 这就是为什么。

原文作者:Scott Santens

查看原文 (发表时间: 6/26/2015, 更新时间:6/25/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