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低工资标准和无条件基本收入

我认为只要有可能,我们应该尽力地去解决问题产生的根本原因而不是停留在问题的表象。最低工资标准保障法就是一个治标不治本的制度。我们希望解决劳工得不到足够的劳动报酬的问题。因此政府就提出要求:“雇主,你的工资标准不能低于这个限制。雇员,你不能接受少于这个标准的工资。”

我们为什么需要这么做?为什么人们得不到合理的补偿?这里的根本问题是什么?我认为人们得不到合理的补偿的原因是他们害怕一旦提出更高的要求他们就会什么都得不到 —— 他们没有个人讨价还价的能力。所有的谈判权都在雇主手里而不是在等待工作的人们手中。除非你属于一个工会组织,不然你是没有权利对雇员提出的条件说不的。只要我们最主要的顾虑是满足吃饭住宿的最低生活要求,我们只能说: “好吧。”

雇主总是尽可能的降低工资。如果有可能的话,他们甚至愿意一分钱都不给。无偿实习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人们总是愿意接受低赔偿甚至无偿(以此换取工作经验)的工作 —— 任何补偿都比什么都没有强。

所以我们真正需要的是一个比“什么都没有”更好的解决方法。如果人人都愿意把每个月1000美金 —— 无条件基本收入保障 —— 纳入公民权利的一部分,那我们就有足够的资金来保障最低生活标准开销。这意味着没有一个人会为了钱而绝望。事实上,根据联邦贫困准则,如果每个人每个月都能得到1000美金的基本收入,然后在此基础上每个小孩得到额外的300美金(贫困线的界定根据家庭组成有所不同),那么这个制度就能够消除所有的贫困。

现在假设无条件基本收入保障已经存在,让我们再来考虑一下协商会怎样进行。每小时7美元是显然不够的。当你每个月已经有了1000美金的基本收, 你为什么还要干一份一个小时7美元的工作? 现在如果雇主想要招人,他们或许得开始考虑每一个小时支付15美金。又或者一个雇主每个小时只需要付5美金,因为这个工作很有趣,人人都想干。而另一个雇主每个小时得支付25美金,因为大家都讨厌这个工作。或许人们干脆决定共享这些工作职责: 如果有一个大家都不愿意干的工作并且一个人每周最多只愿意花10小时在上面,那么与其让一个人每周花40个小时干这份令人痛恨的工作,不如让4个人每周分别花10小时在上面。这样他们可以勉强接受这个工作来赚取额外的工资。

支持无条件基本收入最好的理由就是它可以替代现有的杂乱无章的最低工资法、劳动所得税扣抵制、福利项目、食品券、住房补贴、减税手段等等。基本收入提供一个收入底线,并且可以同时排除供养官僚机构的费用和各种减少但是无法根治贫困的手段。进一步假设现在贫困已经没有了,那么所有的工作要么必须支付合理可观的工资,要么这些工作就会被自动化所取代。一旦一个工作能被自动化的机器所取代,这个工作就不存在了。人们必须开始尝试干别的事情。

在零工经济下,他们可以随意开Uber,并且不用担心绝望地到处找乘客来缓解一个月的开销。人们可以把所有的精力花到无偿的工作上,比如去志愿或者编写开源的程序。这种新的经济体将开创无限的可能,人们也不需要恪守传统的工作方式。

有的人会说无条件基本收入是花钱让人们不去工作。但其实我们现在已经在这么做了。在现有的制度下,如果你接受任何的政府资助,只要你的收入超过一定的范围,这个资助就会被撤销。这个现状不合理到什么程度呢?举个例子,一个失业的人可以得到12000美金的福利,找到工作,因为收入过高而丢失福利,最后获得12000美金的工资收入。如果一个人工作与不工作的总收入都是一样的话, 我们就不能说这是对人力劳动的合理补偿。

举个更具体的例子,对一个一个单亲母亲和两个孩子来说,1000美金的收入增加(很有可能是因为最低工资的提高)能让她丢掉价值8000美金的食品和房屋补贴,最后反倒丢失7000美金。

来源:美国企业研究院

所以现状就是,工作是没有酬劳的。不仅如此,我们甚至花钱让别人来保证工作的人得不到补偿 —— 只要接受福利的人一旦工作或者上报额外的收入就取消他们的福利。而无条件基本收入则意味着,只要工作就能获利。没有一个人的收入会少于12000美金,如果你工作就能挣得更多。没有工作?你有12000美金的收入。找到工作了?你能额外赚取30000美金,一共年收入42000。福利陷阱就此消失。基本收入提高了所有人的薪水。最低工资法和减税这样的政策手段是达不到这个效果的。这些政策只是针对特定人群,而且还很有可能帮不到失业人群。目前很多的就业项目并没有我们想象中的那么有效。在怀俄明州,只有1%的低于联邦贫困线的人口领取了联邦政府对贫困家庭提供的暂时性的福利援助。食品券通常每个月只能抵到第三周。每四个有资格申请房屋补贴的人中,往往只有一个能最终得到补贴。把我们现有的系统比喻成一个安全网真是太合适不过了 —— 因为它充满了漏洞。

无条件基本收入是万无一失的。每个人都可以领取。你不需要回答问题、填写表格、上培训课,更不需要见任何中间人。无论收入高低,人人都得到相同的基本收入。任何由贫困滋生的偏见和羞耻感也就此消除。部分人群会纳更多的税,这些税可以是金融交易税、碳税,或者消费税。对80%的家庭来说,个人收入所得税反而会下降。因为由两个成年人和两个孩子组成的家庭,可以得到相当于32000美元的税收抵免。至此证明,落实基本收入必须提高每个人的收入所得税的论点是夸大的。有些税会上涨,但肯定不是冲击到中产阶级及以下的税收项目。

最低工资是上个世纪的工具。当我们用技术进行现代化时,我们只会增加技术性失业。如果信息亭里的触摸屏能够以更低的成本更有效的完成工作,我们为什么还要每小时支付15美元去雇人?强制性的高工资只能帮助那些有工作的人。并且许多这类的工作是人们一旦有了选择就会因工资不够而拒绝的工作。 如果人们已经有了足够的基本工资并且可以选择拒绝这类支付不合理的工作,结果将是人们要么得到更多的工资补偿,要么就没有人会去做这些工作。我们为什么不立即这样做呢?为什么不提供给人们对这类工作说不的能力,以此让他们去追求对他们来说最重要的工作?

如果我们能这样做,如果我们能使用21世纪的工具例如无条件基本收入,我们就能取代最低工资法和其他大量的累赘的法律法规,直到我们取代贫困本身。

原文作者:Scott Santens

查看原文 (8/11/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