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版混亂,罪無可恕──再評港版《飲料食品》

阿柿
阿柿
Apr 25, 2018 · 6 min read

回過神來,硬著頭皮瀏覽全書。排版亂狀,總結如下:

一、橫直混排不得其法,導致閱讀方向失常
二、直排引文每行字數不一,導致孤行頻生
三、不善用書眉,導致檢索困難
四、自製奇怪標點,並亂加標點
五、無法妥善處理日語翻譯

先說橫直混排。圖書裝幀,西式橫排、中式直排,算是通例。有沒有例外?當然有。既然有先例可援,為甚麼只指責《飲料食品》導至閱讀方向失常?別人就沒有同類問題?日、港、台的平面設計都有橫直混排的例子,但多用於報章、雜誌、海報、小冊子等。設計師通常將內容分割成小塊,放置在同一版面。這一版是橫直橫橫直,下一版是直直直直橫,各佔一片小天地,互不相干。只要間隔得宜,無傷大雅。

Casa BRUTUS NO.153,錄自 yusuke MASHIBA

《飲料食品》呢,目錄留了尾巴到下一版,內文篇幅長得只能「接排」,都不能在同一版內了結。如此橫直混排只會擾亂視線軌跡,窒礙閱讀。為了避免混亂,書內直排引文兩邊清空,不與正文並列,留下許多空白。這豈不是本末倒置?日本出版界「縱橫交錯」的能手多的是,但文字書皆以直排為主。偶然混搭橫書,多屬圖表,而且排位端正,不會亂「開天窗」。

《インド哲学10講》,錄自岩波書店

直排引文惹的禍不止於此。書內引文每行字數不統一。短的一行五字,長的一行三十七字。究其原因,該是為了防止引文跨頁(可是總有遷就不了的場合,結果還得強行跨頁,甚至迫出不少「孤行」)。通常這種脫離正文的段落,寬度或高度都會統一,怎可以一會兒高、一會兒低?就像火車車卡,一卡長五米,另一卡長四十米,中間夾住一卡更豎起來,那還得了?既然沒有日本人的排版功力,還不如乖乖維持橫排,再讓整段引文左右縮排吧。

引文高度不一,擇自中和出版

書眉是頁面邊緣(包括天頭、地腳、書口……訂口不算),以小號字標示書名、篇章、頁碼等。比如英文字典,都會以「出血」形式在書眉寫上字母。想找medium,光看書眉就能很快揭至M的部份,檢索起來十分方便。相反,《飲》的書眉七零八落。舉凡右頁,右方標書名,右上方標系列名。在最顯眼處,標最沒用的資料。最重要的篇名,卻遠在訂口。即使與鄰頁的書眉成雙出現,翻頁時都難以讀到,如何是好?

《 英單最精華》選頁,錄自幼福168童書網

《飲》書內文有對符號非常奇特,是兩條垂直線。首次見到,還以為又是手民之誤。其功能大概是強調,使用場合卻不詳。

如頁十八:「到了後世,|藥酒|名目殊夥,如《本草綱目》所載,就有六十六種之多。」這裏好像是專有名詞,但「藥酒」似乎又不太「專有」。

又如頁五十三:「至於餃子,古實稱為|角兒|,餃字本作飴解,角乃象其形。」如表強調,那對垂直線完全可以用引號取代。

再如頁四十:「……如《禮記‧內則》所載,有稌(即稻)、黍、稷、粱、麥、苽|六種|。」先不說頓號可以全省,強調「六種」是甚麼玩意?

此外,編輯還強作解人,胡亂加插冒號。

「按:此未免涉於迷信。」(頁二十)
「按:酢即醋,是漿為有酸味的液汁。」(頁二十八)
「按:宋陸《老學庵筆記》,有『壽皇時禁中供御酒……』。」(頁三十)

原書「按」字後並無冒號,全皆當代編輯後加。編輯很可能一見「按」字,自動把他當成「編者按」,統統都添上冒號。原書編輯沒有跑出來作按語,反而是作者自己表達「按照」、「按說」之意。編輯加插冒號,純屬自作聰明。

目錄和中扉中英日對照,與垂直線一樣,同為原書所無。作者在叢書總序寫道:「這部小叢書是想給讀者一個常識看的,不想求其深奧,而且還想求其生趣,所以其中頗採了不少有趣味性的故事,以供讀者茶餘酒後的談助。」既是常識,即為普羅大眾而寫。三語對照又不及內文,無助推向國外。除了裝腔作勢、附庸風雅,真不知再作何解。

即使一定要收三語,放置也該講究一點。中扉空間很夠,英文無須豎寫。放大漢語「茶」字,下面附上「Tea」。日文漢字也是「茶」,再寫就跟上面重覆了。不如在漢字上標上振假名(振り仮名)「ちゃ」,以資識別。

翻譯有誤,更是要命。第三篇名「漿汁」,英譯為juice,日譯為「トロ汁」。「トロ」港譯「拖羅」,即吞拿魚腩。我聽過「エロ汁」(淫水),但從沒聽過「吞拿魚腩汁」。近似的有「とろろ汁」,但那是山芋混和高湯而成的食制,並不是漿汁的泛稱。按照作者的說法,「漿的範圍很廣,不一定是酸液或米汁,其餘只要搗為液汁,都可以稱漿」。因此漿汁不只是juice,大概可以譯成broth and juice。與其自曝其短兼擾亂版式,索性把譯名都刪掉,反倒省事。

裝逼

除了排版混排,偽襲古風,此書裝幀也極盡「裝逼」之能事。封面書名燙金,並跟插圖一樣壓紋。書內五個篆刻。頭兩個為「事物掌故叢書」、「飲料食品」,紅底白字,印在書頁;其餘為「壺中別有天」、「取捨不易」、「夕陽無限好」,白底紅字,印在小紙,貼在空白頁。

硬皮封面,壓紋燙金

全書以黑字為主,還以為是單色印刷,另外再以單色印出紅色印鑑,以便省點錢。可是以人手貼三張篆刻,印刷廠一定額外收費。況且書內還有兩幅彩圖,出自今人趙澄襄之手。此書至少有三手紙都是雙色或四色印刷,甚至全書都是四色也說不定,完全沒省錢。

《飲料食品》第二頁

既然不限於單色,其實引文呀、強調呀,都可以用顏色解決,不需要自創不合規範的形式,讓內文縱橫「膠」錯。

附錄中有段文字:「讀翟晴江灝《無不宜齋稿》,有五言排律一篇,組織工細,佈置妥貼,錄之於左云:……」(頁一七〇)

此處作者言「錄之於左」,結果左邊一片空白,下方才見那首五言排律。原書直排,下文自然在左方。變成橫排,「錄之於左」就不成立了。

如要追求古雅,還是老老實實沿用中式直排就好,何必生出個四不像?

毒舌編輯

爛書必有壞編輯,壞編輯必有瘋上司

Medium is an open platform where 170 million readers come to find insightful and dynamic thinking. Here, expert and undiscovered voices alike dive into the heart of any topic and bring new ideas to the surface. Learn more

Follow the writers, publications, and topics that matter to you, and you’ll see them on your homepage and in your inbox. Explore

If you have a story to tell, knowledge to share, or a perspective to offer — welcome home. It’s easy and free to post your thinking on any topic. Write on Medium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