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轉折大概是目前遇到最多人直接對我表達不滿的決定,只是在我能夠收到的邀約中,這個工作是唯一能夠延續我之前所做的事情,而且又能夠繼續待在台南;其他大多是技術性質工作,也大多不在台南,或甚至是離開台灣。

我當然可以繼續當個批評者,不過大概是工程師個性使然,我比較希望真的碰觸問題、解決問題,這個工作最大的挑戰也就是這些滿滿的問題,而且跟生活息息相關;我自己的期待是在各候選人之間的政治攻防中,可以有機會帶入真實的數據與可能的解法,讓大家有機會去真的討論問題,而不是只有意識型態之爭。

當然,這是個幕僚工作,你大概只能從整體表現去感受看看有沒有我的味道在裡面;我在意的是台南能否變得更好,倒不是找到一個看起來政治正確的位置,希望有機會碰面時我們聊的是淹水怎麼改善,而不是藍綠、西瓜之類的議題。

http://k.olc.tw/2018/09/%e6%96%b0%e5%b7%a5%e4%bd%9c%ef%bc%9a%e9%bb%83%e5%81%89%e5%93%b2%e7%ab%b6%e9%81%b8%e8%be%a6%e5%85%ac%e5%ae%a4%e6%94%bf%e7%ad%96%e7%a0%94%e7%a9%b6%e5%93%a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