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懶音之一

懶.音
懶.音
Nov 25, 2018 · 8 min read

得閒冇事寫篇懶音嘅文,實在我都唔知自己想講乜野。

講講"懶音"呢個詞先,之前我講過"廣東話"呢個詞唔係香港人發明,之但係我認爲"懶音"呢個詞應該係由香港人發明出嚟嘅。證據係"懶音"呢個詞只係喺講粵語嘅文章出現,兼且大部分文章都係嚟自香港。(若係有篇早期文章提起過"懶音",噉算係我錯)

懶音

「老友,你有懶音喎。」實在"懶音"呢個詞都算係一個"懶"字,佢一個詞就將啲歷史音變一次過涵括哂,嚟個大包圍。人哋講嘅"懶音"包咗邊啲歷史音變呢?主要有兩種,聲母同韻母嘅歷史音變

聲母有至出名嘅唔分N與共L音、唔分M與共Ng音、走Ng音同埋走w音。唔分N、L音可以話係"懶音"呢個詞嘅至大準則,將"女"講成"呂"或係"你"講成"李"之類就呌唔分N、L音;將"吳"、"五"、"誤"之類嘅字講成"唔"就呌唔分M、Ng音;將"鵝"講成"婀娜多姿"嘅"婀"就呌走Ng音;將"國"講成"角"、"廣"講成"講"就呌走w音。除此之外,重有一個係將"佢"講成"許"(不過有講話呢個唔算懶音)。

韻母有冇分-ng同-n(-k同-t)與共冇分-m同-n。"朋"講成"貧"、"黑"講成"乞"就呌冇分-ng同-n(-k同-t);"點"講成"典"、"添"講成"天"就呌冇分-m同-n。

另外有人會將"懶音"嘅範圍推向聲調,至出名係陰平調裡便嘅高平高降調不分。實在高平調呢樣野只係出現喺學者研究論文入便(有學者重想將呢樣野斬開兩件,實行九調變十調),大部分字典都將高平高降調歸入陰平調,兼且喺註字音嘅時候只會提陰平調,可以知道陰平調裡便嘅高平高降調根本唔多重要。其餘重有陰上陽上調不分與共陰去中入、陽去陽入調不分,前者屬少數(確係有人會將”椅”講成”耳”),後者係又讀音。


標準音問題

"懶音"嘅反義詞"正音"實在反映咗一樣野,就係粵語有個標準音。

標準音唔同普遍讀音(近似嘅講法呌"代表音"),好似話粵語嘅標準音係廣州越秀區口音,噉你就要跟足廣州越秀區口音去講說話;若係話粵語嘅普遍讀音係廣州越秀區口音,噉你講說話嘅口音只係似廣州越秀區口音就得,唔使完全一樣。

不過,我覺得標準音呢樣野同普通話一樣,要一個一個音噉訂出嚟(即係所謂嘅"審音"),然後由官方推出去。至出名嘅係何文匯套正音,一嚟佢自己逐隻字去度一套正音,二嚟香港政府認同佢套正音(教育局用佢嚟做考試參考),三嚟無論電視電台都跟佢套正音。呢三樣事幹實在都同中國推廣普通話做嘅野差唔多,就係爭在立法呢樣野未曾去做,做埋嘅話粵語嘅標準音至少喺香港處算係定落嚟。

不過何文匯套正音到而家都未曾俾人完全接受,主要係因爲啲人唔認同佢堅持用《廣韻》去訂音。之不過實情係佢只係算大部分讀音用《廣韻》訂音,好似個"玩"字唔改佢做Ngun之類嘅讀法,而後期至有嘅加Ng音字好似係"屋"讀"Nguk"佢居然唔講係口語音,而係直接話佢係異讀字。(照"以《廣韻》爲正讀"去講,"屋"讀"Nguk"肯定係誤讀音,香港教育署喺1990年出嘅《常用字廣州話讀音表》"屋"字亦都只有”Uk”嘅讀法)故此石見田部《解.救.正讀──香港粵讀問題探索》就講話何文匯套正音只係"何文匯認可讀音",並唔係乜野"純正的韻書反切音"。

你又會話,字典裡便嘅讀音唔係就係標準音?我認爲佢哋大多數都只係普遍讀音。雖然佢哋都係逐隻字音去訂出嚟,之但係佢哋好少會有所謂官方認證。

大致嚟講,粵語實情係冇標準音,只係得普遍讀音。


西關口音

又有人問,粵語嘅標準音唔係西關口音?西關口音呢個講法實在有啲奇怪,有話因佢經濟發達就用佢做標準音。粵語喺清末有個稱呼呌"省城話",西關喺省城出便(而家嘅荔灣區),點解唔用省城入便嘅口音做標準音,要用省城出便嘅口音做標準音呢?

要講話至早將西關口音定做標準音嘅,應該係東莞人譚榮光。佢喺民國十年(1921年)出嘅《中外拼音字譜》嘅序文講話「今欲統一國語。必先從統一吾省方言入手。而須以廣州西關方言爲正。」不過佢冇講點解會用西關口音做標準音。

而黃錫凌喺民國三十年(1941年)出咗本《粵音韻彙》,喺佢嘅標題處下低有個細標題呌《廣州標準音之研究》,即係話佢會講到粵語嘅標準音。佢喺緒言講話粵語嘅標準音以廣州話做標準,兼且話廣州話同香港處嘅冇分別。雖則唔知佢講嘅廣州話係廣州邊處口音,但係肯定唔係西關口音。篇文入便佢重講笑噉話只有少數西關小姐會用舌尖前音嚟"裝腔",其他西關人係唔會點用到舌尖前音。

實情西關口音可以話係某啲人幻想出嚟嘅完美標準音,西關音嘅資料甚少,眞係任佢點舞都得。而家至常見關於西關音嘅論述,無非得幾個:唔分N同埋L音、零聲母字亂加Ng音(好似係”屋”講成”Nguk”)與共舌尖前音(舌尖元音)。實際上,西關口音係分N音同埋L音、零聲母依然係零聲母同埋舌尖前音已經買少見少。吳筱穎喺2012年寫咗一篇呌《廣州粵語語音研究》嘅學位論文,入便就紀錄咗西關處嘅口音,我哋唔使再估估下。

先睇N音同埋L音,西關處嘅老人家依然分N音同埋L音。只有一啲中年人與共後生仔不時會將N音讀成L音。

再睇零聲母,西關處嘅老人家與共中年人依然讀零聲母,只有後生仔出現走Ng音嘅事幹同埋零聲母字亂加Ng音。

最後係舌尖前音,無論西關處嘅老人家、中年人定後生仔都冇咗舌尖前音。

你會話2012年同當年嘅西關音梗有唔同,我哋睇睇譚榮光喺民國十年(1921年)出嘅《廣東切音捷訣》,佢提倡西關音做標準音,噉佢部書實係用西關音。除咗舌尖前音重存在之外,佢依然係分N音同埋L音、零聲母依然係零聲母。我哋單睇”第十六裁宰再”呢頁就知道哂:

要我講嘅話,西關音同約莫1920年前嘅省城音差唔多,之後省城音開始出現變化,至同西關音分開。舌尖前音舊底省城音唔算係乜野奇事,存古嘅香港英文拼音依然存在舌尖前音嘅寫法,有話「亞四,擰幾毫子,去買啲水柿」,除咗”柿”字霎時搵唔到英文拼音之外,”四”與共”子”嘅香港英文拼音依舊係”Sze”(四山街)與共”Tsz”(百子里)。


懶音嘅誤解

有講話"懶音"係香港人至有嘅特色,呢種講法實在十分之錯。單講唔分N、L音就可以講到咸豐年,唔係講"咸豐年咁耐"嘅"咸豐年",而係眞係咸豐年。咸豐六年(即係1856年)有位傳教士呌衛三畏(Samuel Wells Williams)寫咗部《英華分韻撮要》,呢部《英華分韻撮要》係研究清末粵語嘅好材料(雖則佢啲例句只係標音而唔標中文字)。入便就提到當時嘅省城人將"南”"字讀成"Lám"、"欄"字讀成"Mán"(應該係"Nán",我思疑佢執錯字粒)、"奴"字讀成"Lò"。不過佢話只有少數字係噉,但係都可以講話省城人開始唔分N、L音。

之後有提到唔分N、L音嘅人就要等到黃錫凌喺民國三十年(1941年)寫嘅《粵音韻彙》,佢就講話:

粵人每將n與l兩母相混,如「南」「藍」不分,「努」「老」同讀,自是語病。

黃錫凌部《粵音韻彙》雖則受香港教書先生歡迎,之但係黃錫凌講嘅並唔係香港口音。實際佢喺1951年至到香港定居,故之《粵音韻彙》講嘅係省城口音

實在直到而家,省城依舊有唔分N、L音嘅問題,李新魁喺1994年出嘅《廣東的方言》就提到:

而泥母字在粵語的許多地方方音中,常與來[l]母混而不分,n~l混讀,多數是[n]聲母字念爲[l],廣州市區及其他許多地方,都有[n]、[l]不分的特點。如廣州市區內的九佛(鳳尾)、新市(棠涌)、石井(槎頭)、江村、神山(五豐)以及市區內許多人的話裏,[n]聲母字都念爲[l]。

故此唔分N、L音根本就唔係香港人至有嘅特色,所謂”懶音”亦唔係得香港人至有。


再講懶音

噉"懶音"應唔應該改呢?我認爲"懶音"呢樣野係要畀人知嘅,我哋應該要去了解而家粵語出現嘅變化。之但係改抑或唔改就由你。

會去理"懶音"嘅,舊時多數係面向大眾嘅行業(好似係做廣播之類)又或者去參加朗誦嘅人,而家就多咗啲對粵語或者音韻學有興趣嘅人。實在"懶音"現象對日常生活嘅影響十分之小:"廣東"講成"港東"你依然知佢講緊"廣東";"好難"講成"好蘭"你依然知道佢唔係講緊"蘭花"。有啲人都已經接受唔分N、L音嘅事實,我見過至少有兩個粵語拼音輸入法係可以用"lei"打個"你"字出嚟。另外有啲人爲咗凸出自己冇"懶音",會特登將啲字加重語氣講出嚟。雖然你係冇"懶音",之但係啲人聽起上嚟反而會覺得你講野有鄉音(可以講話係講得唔自然,就好似啲外國人初初學中文噉講說話)。

有人會講話,縱容"懶音"等於害咗粵語,呢樣野我下回再講。

清以來粵語筆記

邊睇邊學邊寫,順便生草藥

懶.音

Written by

懶.音

真正屎坑關刀

清以來粵語筆記

邊睇邊學邊寫,順便生草藥

Welcome to a place where words matter. On Medium, smart voices and original ideas take center stage - with no ads in sight. Watch
Follow all the topics you care about, and we’ll deliver the best stories for you to your homepage and inbox. Explore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the best stories on Medium — and support writers while you’re at it. Just $5/month. Upgra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