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亮逃不了:RM《mono》(上)

RM《mono》playlist cover

防彈少年團(BTS)隊長 RM(金南俊)在今年 10 月 23 日發行了第二張個人作品《mono》,共收錄 7 首歌曲,乘載了他 16 到 18 年的心境紀實,異於上一張《RM》是以 Mixtape 的名義,這次用 “playlist” 的形式釋出,更著重在歌曲間銜接的脈絡與易聽性。


☾ tokyo

像迷失小雨東京
離開自己的城市後才長得出鄉愁,之後不管回不回來,鄉愁永遠存在。

這首歌放第一首再好不過了,幾乎一下就將整張清單定調。

如果於他是異鄉,(東京這個代號)所要藉來敘述迸發的孤獨,那麼於我又忍不住想到首爾,首爾是第一座讓我體驗這種感覺的城市,讓我感到亦親近亦疏離。

可能當時跟郭第一時間都覺得這首是整個列表裡最好的,太好了,孤寂星球的最佳詮釋,我又忍不住想這些東西被我接收到時都是幾光年外的情緒了,好難過,痛都痛了還要讓我滯後反芻這些。

但我越來越深刻理解到的是,我們真的是同種人,用同樣的脈絡在思考悲傷跟種種自詰的動物,裡頭的獨白離我遙遠亦陌生,無詞旋律的哼唱成為綿延的殘響,他始終是吹笛人。

溫柔引我入(地)獄。


☾ seoul(prod. HONNE)

我會永遠想念這裡
他的溫柔與殘忍,就是讓極值於體內共存。

金將這張命名為《mono》(可解單一、黑白),並有目地性的讓那份留白成為誤譯的時差,他要這份白開放給世界解讀,可是其實我只在意他自己的解答,所以在真正看到歌詞版影像後,我又像被狠揍一拳。

玩文字重義本來就是他的擅長,但這次先給聽者模糊的想像,過了幾日才再推翻,對我成為致命的折磨,我沒有想過後半部的那句有可能是 “I’m leavin’ you.”,而且「離開」比「住、存在」還前,邊聽那幕邊行經隧道,我跟著緊緊感覺身體被抽成真空。不是我在離開城市,而是城市在離開我。

我想到赫那樣唱著,像在闊別,像永遠回不來。“I’ll miss you.”

我想念首爾也想念台北,而我理所當然地會想到台北,其實早前我說我恨不了它,大概也是因為我並非在這裡出生,我是活到整個人生最美好的時光(當然直到現在都還是)才來到這裡,我對這裡只有無限心軟及無限依戀,大概是一生都會忍不住想回來的岸口。

這首歌反覆出現的歌詞:「若愛跟恨是相同意思,我多愛你/若愛跟恨是相同意思,我多恨你」,讓我想到他之前採訪說人是會聯想到事物反面的生物,他寫過的詞也一而再再而三的讓正反義的詞彙共存。

我從很早以前就想像過,如果 Rapper Line 被放在正負軸上,那閔可以無極限趨近負值,錫無極限趨近正值,反而是金在零的點上,可是他並非無浪和平,他在那是同時經驗正負狠狠拉扯的靜止,老實說觀看這個他讓我感到更難過也更心疼。


☾ moonchild

說出自由的那刻,便沒了自由。

這歌名太害人了,導致我對這首歌抱了過多的期待,雖然他說這首歌寫在〈四點〉以前,但我對月亮的想像已經被〈四點〉深深制約了,我不會說對它失望,但它確實並沒有原本我想的那麼深刻。

他說本來這首歌唱歌的部分找了另外的人來唱,但是被拒絕了只好自己來,一方面覺得他自己詮釋也挺好,卻也好奇對方到底是誰啊(竟能不要)。

撇開曲,歌詞還是有出彩及刺痛我的部份,他說:「說出自由的瞬間自由便不存在了。」自由是什麼?自由對我來說是高中時,周邊的人最愛掛在嘴上說的兩個字,唸著唸著真的自我催眠當下的 “我們” 真實為自由之身,那麼多體制、那麼多圍牆,現在看來它僅像是困縛在底下小小的我們,自以為堅毅又打破(超脫)一切的咒語。

“ 야경이란 게 참 잔인하지 않니/누구의 가시들이 모여 펼쳐진 장관이 ”(所謂夜景難道不覺得很殘忍嗎/它是蒐集某人的刺所展出的場景)我想像眼前一片夜景,城市仍在呼吸,那些光芒我可能打一輩子都不會將之比喻做「刺」。

他的夜晚,我看他的夜晚。

刺們互相擁抱,就像總是覺得月光溫溫柔柔,偶爾還是會想到它的利刃好像也能割我耳朵。

紫色的月亮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