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月的層次 — — 讀李白〈靜夜思〉的另一種可能

看月的層次

— — 讀李白〈靜夜思〉的另一種可能

文:黃國軒

(網上圖片)

以前知道李白〈靜夜思〉有另一個版本,除了思考到真偽和孰先孰後的問題之外,還細味過「原版」中的詩藝。當時我比較兩個版本,發現到鑒賞〈靜夜思〉的另一種可能。

耳熟能詳的版本「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的境界自不待言,流傳廣,而且意象鮮明,情意深刻,基本上已是不證自明的好詩了。可是,這是否等於「原版」一無可取呢?本來這個問題一直放在我的心中,但最近文友Jacky撰寫了〈「床前明月光,李白在何方」 — — 為《靜夜思》選一張最合適的床〉一文,啟發我重新閱讀〈靜夜思〉的兩個版本。

〈靜夜思〉 李白
床前看月光,疑是地上霜。
舉頭望山月,低頭思故鄉。

〈靜夜思〉的問題其實很多,這是研究中國古典詩的讀者都了解,但一般讀者未必會知道和關心的。當中至少有三個問題,一是哪個版本才是未經他人修改的「原版」;二是兩個版本帶來怎樣的審美差異;三是「床」當解作何義?有說是睡床,有說是井床,牽涉到詩歌中的詩人當在室內還是戶外等等,這個問題是兩個版本都存在。凡此種種都影響著我們如何理解詩歌的意象和情感。這首詩可以稱得上是最簡單又最複雜的詩了。

「床前看月光」這個「原版」當是現存可見較早出的一個版本。據說北宋《樂府詩集》是這個版本,日本流傳著的也是這個版本,即便是現時學術界比較權威的瞿蜕園、朱金城注的《李白詩校注》和[清]王琦注、李長路和趙威點校的《李太白全集》等等,同樣都用上這個「原版」。從現時的文獻研究可見,相信這個「原版」已經得到不少學者的正視和認可了。

當然,我們還是可以比較兩個版本的優劣。由於後世讀者對大詩人的愛慕,以及建構詩人在文學史上的形象,往往會從結果反撥,把優秀的版本視為大詩人所出。這種現象屢見不鮮,因為大詩人寫出好作品,是理所當然的事。不過,如果要一再追問,就會發現這種假定是想當然矣。修改者何曾不可以比原作者出色?大詩人又何嘗不曾寫出平庸的作品來?這些情況同樣屢見不鮮的。

這篇文章,自然不是要捲入我沒有能力處理的考據問題,而是要提出欣賞「原版」的可能性。假如這個「原版」就是李白的原作,我們應該想一想李白為何這樣寫?它是否不值一提的劣作?

從「床前看月光」到「舉頭望山月」,當中兩個動詞看似重複,實則是兩個層次。相信這兩個近義的動詞是為人所詬病的地方,只要解通的話,我們該會較容易接納「原版」。

今傳的版本「床前明月光」和「舉頭望明月」,雖然出現了兩次明月,但是因為少了一個「看」字,讓人感覺沒那麼累贅,還營造出一片明亮的印象。它沒有寫出「看」字,直接點出意象「明月光」,引發內心「疑是地上霜」的聯想,這月光似乎是映照在室內或戶外的地面。整首詩隱含著詩人的視角,從地上到天上再到地上的變化。反觀「原版」,正因為多了一個動詞「看」字,詩人所注視的月光就當在天上,而不在地上。也正因為不在地上,「疑是地上霜」一句才有必要講明「地上」,那天上的月光,好像地上的霜。否則,「床前」和「地上」表現的空間意義就太相近。

(網上圖片)

這又牽涉到詩人當在室內還是戶外的問題,雖然我初步計算過李白使用「床」字作睡床義確實多於井床義,而在這首詩中,我認為兩種解法都可以。假設詩人在戶外,在井床旁邊看到天上的月光,他引起了一種幻覺,疑心那月光就是「地上霜」,結合末句的思故鄉之意,詩人可能想起了故鄉地上的「霜」。即使詩人在室內,他在床邊也可以看到窗外的月光,再慢慢倚著窗邊,或是步出室外。總而言之,他看月看得出神,月亮在不知不覺間隨著時間移動,詩人必須要引頸探看,才能凝視那快要隱沒在山後面的月光,所以「舉頭望山月」是進深一層的看月,「望」不但有刻意地看,還有追看的意味,捨不得它越離越遠,一如故鄉與詩人的距離。

再說,今傳的版本在第一、三句均作「明月」,也無法體現出這種變化。明朗清輝的意境固然是今傳的版本所散發的永恆魅力,但是「原版」卻很可能循著相反的方向渲染。從「月光」到「山月」的轉換,詩人發現到光芒正在暗淡下來。「原版」營造的,或許不是「清暉」,而是「黯然」。月亮到了山邊,不但消減了「光」字,還添了一份遙遠而寂寞的味道。結合起來看,詩中可能隱含著李白的焦慮,他怕月亮和故鄉會離他而去,完全消失。正因如此,在那快將隱沒,甚或已經再望不到月的時候,詩人只能無可奈何地低頭,在心中思念自己的故鄉。惟有在心中,故鄉才可永恆。然而,說是永恆,也不是永恆,因為再這樣待下去,李白會忘掉故鄉的點滴嗎?會忘記故鄉的地上霜嗎?「低頭思故鄉」,是自然而然的行為,同時也是要竭力對抗無情的時間、空間、月亮和自己也拿不穩的記憶。

(網上圖片)

以上的解讀,是我一直比較「原版」和今傳的版本的想法,嘗試提出欣賞〈靜夜思〉的另一種可能性。今傳的〈靜夜思〉自然是廣泛流傳又造詣非凡之作,但「原版」卻並非不值一提的劣作,它仍能體現出李白的心境和構思,萬萬不可輕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