插喉一週年

多得面書的重態回顧功能,讓大家可以隨時重溫「當年今日」,我才發現媽媽是去年因為肺炎入院,被確定因喉部肌肉萎縮,吞嚥食物的困難,故此要插胃喉進食營養奶,原來這樣的生活已經過了一年

雖然要算起來的話,媽媽患有腦退化應該可以追溯回十多年前,但真正覺得自己在「照顧」一個腦退化病人,卻是近年的事,而且總覺得每學到一項新技能之後,媽媽的情況已經退化到一個新狀況,結果又要學習另一種新技能,有時候會覺得沮喪的。

像媽媽由碎餐變糊餐,我還嘗試買坊間一些蓉狀的長者食物,想看看媽媽可否就算吃糊蓉狀食物亦能享受得到美味,結果媽媽就「忽然」肌肉萎縮至不能吞嚥了。不過在我來看是「忽然」,但可能對她來說,已經是忍受了很久的事,我也不知道她是否願意,只是看現在的情況,覺得這樣對她來說是最好的。

又或者插喉後的照顧,因為覺得應該會很不熟悉,故此請了私家看護,讓她指導菲傭(還有我,但我常常因為上班跟她來我家的時間錯開…),還小心監察著媽媽的胃液,一發現有異樣(如深啡色)立即送往醫院,後來知道媽媽的胃部並不習慣,所以要同時吸收胃藥,媽媽的胃液顏色才穩定下來。

不過,看護跟菲傭後來在溝通上出現問題——菲傭對她有所不滿,然後因為她們的不小心令媽媽有皮外傷(還擾攘了很久…),看護向我報告及提醒沒有錯,卻搞得菲傭認為是她向我打小報告,甚至說氣話讓看護照顧媽媽好了…(其實她們是介意看護拿的薪水,又認為她每次只是看著她們照顧媽媽,根本沒有工作云云,但我知道她有的是基本醫護知識,當媽媽出現問題時,也是她提點我如何處理…)

最後總算擺平了,比起另外請的看護,菲傭相信的是日間護老中心的註冊社工及急症室的醫護人員(因為不另外收費嘛…);而我也意識到,照顧長者跟照顧孩子沒兩樣,並非把媽媽交給菲傭就可以一勞永逸,也要像個家長般,不時檢查及敦促她們,也要清楚媽媽的狀況,避免發生不必要的意外…當然,還是那句,有什麼事的話,直接送院吧。

最近媽媽的情況算是穩定,菲傭也算和睦相處,希望這樣平和的日子有多久撐多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