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酮飲食紀錄(第一週)

為了希望能達成治療癌症的理想生酮值,這裡記錄我近期的實驗與反省。

yi-zheng zhou
Mar 9, 2020 · 8 min read

GKI

我一直都知道自己學東西都是很慢的,我也知道這個認知很重要:相較於「相信自己學東西很快的人」,我獲得的挫折感應該相對少一點,因此「慢」的認知成為我學習主要潛在動力。但無論如何,生酮飲食依舊相當困擾我。喔,困擾的來源主要不是來自於「酮」,而在於血糖。

生酮之於我的主要原因不是像大部分人一樣是為了完美(或者皮包骨)的體型,而是為了治療癌症。根據Dr. Seyfried的臨床研究,如果要達到最佳治療結果,我的GKI(血糖與血酮比值)應該最好低於一。(下圖出自於此篇論文。)

在其他地方,則有不少人認為,除了GKI之外,其實血糖最好降到65–55之間(一般認定正常人的血糖應該是70–95之間)。無論如何,各種測試加上經常性自暴自棄,我在達成GKI<1這件事情上一直不夠成功,從下圖看,經過慢慢調整,我好一點的GKI狀態都在1左右,有時一不注意,就會失去控制。

因為我自覺不夠有意識地去控制,所以想要開始仔細紀錄食物及其影響的指數,與其說是希望這些數值本身能有什麼價值,我更期待自己的是,藉由如此仔細學習自己的身體。於是就從三月一日起。

目標:

一、最重要的目標是希望能讓自己的身體處於GKI<1的平均值。

二、次要(因為太難達成,所以不爭氣地變成次要目標)低於70。(我空腹血糖為86)。

方法:

為了要達成目標,除了研究三大巨量營養素的食物比例(但我主觀認為可變很少:脂肪90%、碳水+蛋白質5%。

其他包含:理解間歇性斷食(低於24小時)以及超過24小時的斷食法對我身體的影響。

最後Dr. Seyfried也提到低於正常卡路里需求的方式來讓血糖停留在低點;很多人指出這似乎不是長期之道,因為低於卡路里勢必會讓你不斷瘦下去,這不是對每個人來說都是好事。

工具:

我使用keo-mojo的設備來測量血糖跟血酮。

然後使用cronometer來追蹤所有數值(也就是下面截圖畫面)。

開始:

三月一日

基本上沒吃什麼東西,一天主要的來源是一早的防彈咖啡。

我的防彈咖啡是有15g的MCT油跟15g的酥油,然後用摩卡壺煮出來的咖啡一起用ikea的法式濾壓壺打出來。大約都是早上起床喝,但通常到十點左右就會餓,不像大部分的說法說:一上午都不會餓。但因為我經常一週自然會斷食一天,所以今天就讓他安安靜靜不吃東西過去。但最近一月,我的一天斷食法其實沒有發揮效果,所以到了晚上,血糖還是在4.6這個正常區間。

三月二日

昨天晚上睡前就做了決定,如果我的血糖就頑固地沒有變化,明天決定繼續斷食(除了一早的咖啡,但減去MCT)。結果如下圖,一早起床,血糖值依舊像是沒斷食過,於是就堅持繼續不吃一天。終於到了傍晚,血糖明顯往下降。我自己感受過斷食許多次,沒有感覺到太大不同。差別會是:下床或者從椅子上站起來比較容易感受到一點點頭暈(但不強烈),然後用肌肉扛重物的時候,眼睛周邊好像會有些星光閃爍。今天大約也是相同,但不知道是不是受到別人文章的暗示,或者是今天沒有使用MCT油,感覺自己的焦點比較容易渙散,但對於一個有老花、散光、近視,又在持續吃癲癇藥的人來說,我想這樣的症狀描述應該不太準確。

另外一件事是,今年的生酮狀態經常會讓我的左邊脖子的扁桃腺有點感覺腫脹,不知道是不是有點發炎。一開始我是吃一點普拿疼就好了,後來改成中藥葛根陳皮湯也有很好的效果。但因為我懷疑葛根陳皮的維持我血糖的功能太好。但我想要的不是「維持」,而是為了治病目的而能暫時一段時間壓低我的血糖,所以我近期就沒有繼續喝葛根陳皮湯了。

但無論如何,第二天的效果很明顯,我想知道斷食兩天的血糖值會對未來的影響如何。

三月三日

昨天晚上睡得不好,翻來覆去。很可能是因為天氣變化混亂,無法判斷正確的溫度,所以剛去睡覺時蓋大棉被,後來半夜受不了,起床換成小棉被。更奇怪的是,我進入生酮狀態其實已經很久,但是接近清晨的時候,小腿竟然還是抽筋了。我自己懷疑是不是以前1–3那種生酮數字跟更高的生酮值有一種斷裂性的差距?總之,今天首先注意的是,血糖非常低,還算是理想範圍,接著就以高脂肪、有限熱量的方式試試看這週狀況。

中午做了期待已久的白醬牛腦以及自製美乃滋搭配的兩種沙拉,另加一個滷鴨蛋。牛腦的重點是在於脂肪高,所以可以吃多一點量。市售美乃滋都加了糖,自製美乃滋都用omega3的油,搭配赤藻糖醇,非常生酮也抗癌。鴨蛋據說營養比一般雞蛋高,所以我經常換著吃。

細節如圖,總熱量比我一般算來的BMI低一點,但沒有低太多。脂肪佔了約88%(雖然我設定是90%,但應該還可以接受),晚上生酮值很高,可以算是前所未見,希望這種狀況能夠繼續保持。

三月四日

今天天氣好像有變涼一點,起床量了血糖跟血酮之後,我罕見地在沙發上有睡了一下。沒有運動,但讀了一些書。中午的食物跟昨天改變不大,但從滷鴨蛋改成快速炒的兩顆雞蛋,另外吃了一點點胡桃。

雖然血糖無法繼續往下,然後血酮降了一點,但還算是漂亮的數字吧。特別值得慶幸的是,雖然有時候有點嘴饞,但是基本上沒有太明顯的飢餓感。如果不考慮體重會不會往下,我感覺這是一個可以維持的飲食原則。

順便請大家看看食物本人的照片:

三月五日

今天的飲食跟昨天一模一樣,作息也是,但沒有在沙發上睡回籠。牛腦的部分今天家了很多咖哩粉,超級好吃。但是好吃的「副作用」就是「還想再吃」,不過稍微忍住一下,一天也是沒有太多飢餓感。四十多歲了,今天終於有一點點了解,過去幾十年來的人生,食物絕大多是為了消遣而非需求,當然,如果變成太空人,純粹只是為了產生熱量而吃;或者像希臘人發明止吐藥,為了可以有更多的食量享受美食。這二者我都覺得太過,現在對我來說,就是找到一個可以持續維持在治療區間的飲食狀態。傍晚的數字很漂亮,血糖低,血酮高,這次我夢寐以求的數字,我希望這個狀態能一直維持,如果這樣,連續兩三天的斷食可能就沒有必要了?

讓討厭數字的朋友再看看照片吧(雖然我的食物也不算美哈哈,但我自己相當滿足:))

三月六日

今天跟昨天吃得一模一樣,但因為牛腦剩下不多,決定一次吃完,因此比例上多了半份,熱量也多了不少,其餘沒有變化。「晚上」結果還是很漂亮,但是早上我的數值還是很頑固,也沒有任何人可以跟我說,這樣的結果已經夠棒了。(真想獲得鼓勵啊!!)

三月七日

今天換新主食,原本牛腦想要換成牛肝,但覺得很久沒有吃魚,所以換成澎湖紅新娘。這個東西是好飯友湯兄有次在吃飯時候以一副懷念的樣子說起酥炸紅新娘,而且整隻都可以完食。那個說話情境影響了我。所以雖然我非常不擅於,也其實不會油炸,但我還是立刻到網路上找了冷凍紅新娘,買來試試,網路上有個簡單食譜,只說油炸20分鐘,但我沒有等那麼久(「根深蒂固」地覺得不健康),結果似乎沒有做到「整隻都可以完食」,身體主要的刺還是需要吐掉。今天也偷加了blue cheeze進入午餐。悲傷的是,今天數值不好,特別是血糖回到我正常值。懷疑有二:1.藍色起司作祟。2.我的蛋白質過高。晚上看到這個數值,只能悲傷地去睡覺了。

三月八日

雖然昨天留下兩個問題,但我今天想先測試,如果總熱量下降,會不會解決這些問題呢?(主因是我以前經常六日斷食,所以一早起來發現是週日,便先想這個可能性。)但因為已經大幅控制總熱量,而不是只是管三大營養素比值了,所以我想如果我把飲食控制在某個熱量範圍,血糖是不是也有機會降低呢?無論如何,就今天單日結果來說,這是失敗的。為了拋棄昨日壞心情,把紅新娘放冰箱,烤了一點鯖魚吃,所以菜單大幅修正。晚上數字說不好也不爛。但可以確定明天起放棄blue cheeze看看。

一週回顧:

如果純粹從GKI的角度,我覺得我的數值是不錯的。而且身體的各種適應也明顯在進步(胃口或者抽筋),而且上週體重計沒電,所以沒量。但裝上電池,感覺體重也沒有下降(天啊,怎麼可能)。現在的目標還是繼續維持,繼續研究各種食物的潛在危險,也同時找到生活食物的樂趣:)

生酮筆記

關於網路上用生酮相關治病的各種筆記

生酮筆記

關於網路上用生酮相關治病的各種筆記

yi-zheng zhou

Written by

Editor in Chief of Flaneur Culture Lab, Founder of Fork.work, 文化編輯者, and a patient of brain cancer./行人文化實驗室總編輯、支流文化創辦人以及步行愛好者、嚴格生酮飲食者。

生酮筆記

關於網路上用生酮相關治病的各種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