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ANDREW SCARBOROUGH的腦瘤與飲食故事(隨機選擇)

yi-zheng zhou
Jul 27, 2019 · 3 min read
  1. Andrew Scarborough是位腦瘤患者(Anaplastic Astrocytoma)。
  2. 開刀取出大部分腫瘤之後,放棄正統醫療方式。(因為IDH1 wild type, unmethylated for MGMT, loss of 1p but not 19q).
  3. 從此採用生酮療法(4:1 Ketogenic Diet),但似乎狀況沒有變更好。(甚至更糟:對於許多食物開始覺得敏感,原本似乎沒有發炎的體質開始發炎。)
  4. 經過仔細的食物與症狀日記(說來容易執行極難)與檢視,他發現自己對植物的水楊酸過敏,從此完全不吃植物。這對他來說是很大膽的決定,因為他一直覺得植物才能提供很多礦物質等營養。但他讀過Deep Nutrition以及Primal Body, Primal Mind之後,發現並非如此。
  5. 特別是第二本書,讓他了解Paleolithic Ketogenic Diet,後來他才了解到有Paleomedicina這樣的醫療機構,可以治療各種疾病,包括癌症。
  6. 後來他主要就是吃比較油的魚、 蛋以及肉,並且加上各種內臟(腦、 胰臟、肥羊心、羊肝)、骨髓、各種可食昆蟲,等等。都從當地的屠夫取得。
  7. 當他轉變成全肉與間歇斷食,長距離走路以及正向心態、高氧治療之後,他的腫瘤似乎完全消失。然後此時我補充一些外在酮(沒有咖啡因與甜劑,可能會成為抽筋的引燃器),這可以讓減輕運動而引起的抽筋。(我有反射式抽筋。)
  8. 整個過程我都採用Thomas Seyfried的 ‘Glucose Ketone Index’作為監測標準。我的腦瘤很敏感,我注意到我有一個很清楚的最佳治療抽筋的飲食控制區間(3–5mmol/l)
  9. 另外我在新陳代謝的彈性很大:我是自然酮體很高的人(重點在於高品質睡眠、經常在自然環境中,我的呼吸也許也有幫助,然後我很瘦。)壓力會增加血糖,但我慢慢知道如何處理它們。
  10. 我的生命重心都轉變到癌症研究。目前在倒數第二年的研究階段,希望接下來能出版出夠好的研究論文。然後我會繼續念博士,以新陳代謝療法為主題。我現在也陸續把過去有反應的某些植物加入飲食中,並沒有問題發生。甚至,我開刀的疤痕也漸漸復原,希望他能維持下去,讓某些潛在的症狀也全部消失。
  11. 我沒有相信這個方法可以「治癒」(cure),也不建議所有人都採用。但它在我身上發生了奇蹟,也讓我的生活得以回來、讓我的腦修復。我也相信,如果我停止這些作法,我的腦瘤會再出現,所以我不會放棄這種飲食方式。
  12. 這種生酮飲食模仿了某種斷食狀態(加上omega3跟6的比例),讓胰島素降低,讓血糖保持低而平穩。這樣吃,不只因為我覺得舒服,也因為我知道,相較於植物,吃動物可以有極豐富稠密的生物營養素。
生酮筆記

關於網路上用生酮相關治病的各種筆記

yi-zheng zhou

Written by

Editor in Chief of Flaneur Culture Lab, Founder of Fork.work, 文化編輯者, and a patient of brain cancer./行人文化實驗室總編輯、支流文化創辦人以及步行愛好者、嚴格生酮飲食者。

生酮筆記

關於網路上用生酮相關治病的各種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