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都是隱喻

有點不太確定,不知道算是村上春樹說的,還是卡夫卡說的,「一切都是隱喻」;而一旦人掉入這種狀態,還滿讓人承受不住的。

蝴蝶於周身盤旋不去,我走動著,她隨之起舞。當我幻想起其中底蘊的美學隱喻時,那些動人的可能性時,她最後,倏地直撲上我的臉面。

為了曾經親愛的人,所裝的腳踏車後座,在對方離去之後,螺絲掉了一顆,支架為之傾頹,沒辦法再載人。修過一次,沒隔幾星期,又掉了同一個位置的螺絲。

真有什麼隱喻嗎。

似乎是不同的心境,提供了特殊的感官狀態,彷彿可以洞悉些什麼,而一切的背後又都拉扯到感情,漣漪過於強烈時,真的有些不知所措。

或許,萬物的隱喻從來不是有意識的力量產生的。隱喻是私密性的,只存在於解讀者的思緒中,徘徊不去的某些情愫,恰好成了缺少的敏感度。作家只是將這些幽微的擾動,轉化為能與他人共享的隱喻,以文字的形式。

(2014.05.16)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