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入土之前死去

「其實等你真的工作了以後,你就知道理想很難了。」

我很驚訝不過是一場演講就撞壞了我的情緒。

台上站著的講者,來自某個有血汗工廠之稱的知名巨型企業,看起來約莫三十出頭,念的是國內頂尖大學,頂尖碩士,接著服國防役就進了這家公司,如今過了十二年都沒換過,在公司裡一路升遷,每一兩年就會被外派到世界各地幾個月,可能是中國,也去過英國跟法國等等。目前結了婚,剛生下一個小孩。

「我這樣算升很快嗎?還好啦、還好,普通而已。就只是嘛,老闆叫你做什麼,做就對了,不要找那麼多藉口,什麼有家室要顧啊,那樣講,老闆怎麼敢重用你。」

「成功的秘訣就是,要抱持著開放的心態,被分派工作之後快速學習,然後完成。」

不知道這樣的一個形象,是不是在每個人心中,都能被稱為成功。他賺的錢一定多,我也敢肯定他非常努力。但我看到的,只是一個已然屈服的人。不只有「開放心態」,還能「快速學習」不囉嗦,為什麼會升遷快速?就是一個聽話的工作機器,一個好用的人才。老闆給他錢,就能買下他的時間,他的生命;他放棄選擇,不再辯駁,沒有目標之後錢財就是唯一,什麼都好只要會給錢就好,一切錢能買到的小確幸他終將擁有。他說服自己屈服。

我們人生的目標,就是變成一個好用的人才?是的,找到理想是不容易,要完成更是困難,困難到很多人都放棄。但他試過了嗎?而我又試過了嗎?那樣的人生是我要過的嗎?有多少人,是早就已經死了,只差還沒蓋棺入土。

昨天我在操場慢跑到傍晚。臨走之際,暮色掩了下來,我注意到一個身穿襯衫西裝褲的中年大叔,背著背包,耳上掛了藍芽耳機,挺著寬碩的腰圍,一圈又一圈的走著。猜想大概是剛下班的上班族,為了健康勉強自己運動。他兩眼發直,沒有表情的兩頰鬆弛,塌出了一張失神的面容。望著他疲憊的身影,我不知道他承受著什 麼。

一顆踢偏的足球朝他滾去。他停下腳步,用腳尖使個勁就將足球穩穩挑起,還提起膝蓋多頂了一下,才將球捧住。我很確定那時他低頭望著手上的球,停頓了。來自操場中央的學生呼喚他,將他喚回。於是他以驚人的協調性,輕拋足球,擺動整條右腿把球給踢了回去。

夜色中,他望著飛出去的球,笑著,不知道想起了什麼他以為已經遺忘的。

(2015.10.21)

Show your support

Clapping shows how much you appreciated 霽縷’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