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是海

小時候我媽總跟我抱怨,我好像是沒什麼感情的人。我問為什麼,我媽說,「每次學校有活動的時候,你遠遠看到我跟爸爸,都不會打一下招呼。」我不太懂,雖然我不算熱情主動,但也從沒寡情過。我一直到今天才開始有點明白。

媽媽口中的遠,是真的遠,遠到人會變得好小,根本沒有必要做出太大反應,因為聽不見也看不清楚,在人群中更是如此。我也不是都沒打招呼,我有揮揮手,讓他們知道我有看到。我猜媽媽的意思是,希望我像電影裡的小小孩一樣,見到父母會一路穿越人群撲過去吧。我還真的做不到。除了個性不適合,還隱約帶著一些孩子氣的倔強。同學都在旁邊,不能表現得太依賴,招呼要打,也要裝出一副很無所謂的樣子,才不會在同儕間被恥笑。

無論如何,父母願意來學校看自己,其實心裡是開心的。但沒表現得夠多,再怎麼說也都還算不上是沒有感情才對。

下午趁著還有陽光,我一如往常的出門慢跑。在我出門前,爸媽已經先出發去超市買點東西,也順便一起散散步。天氣涼,陽光很珍貴。

走出家門,我遁入小巷弄間,抄著高高低低的小路,朝著國小操場而去。沒過多久,我在剛走下一個陡長的斜坡時,聽見有人在叫自己的名字。聲量僅依稀可聞。一聲,兩聲,我還是沒找到聲音來源,但我已經聽出來是老媽的聲音。最後抬頭望向比此處高上幾層樓的馬路邊,才看到相依而行的老爸老媽,他們剛好回程。那距離真的遠,遠到人會變得很小,根本沒有必要勉強打招呼。

她呼喚我,見到我終於注意到她,又滿懷喜悅的再喊一次我的名字,用力揮著手,就像我是一條離港太久的小船,終於回返。我突然懂了。對於這個家,她的感情是海,如果我想起家,無論幾次都會將我推送回岸。我在海上很渺小。

(2015.11.28)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