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夜晚的街道上

走在夜晚的街道上,我遇見了一隻白色偏瘦的狗兒。

我吹聲口哨,牠聞聲便迅速轉向我,不太有力氣的睜著雙眼。因為擔心由我靠近的話會嚇著牠,我試著在原地拍拍手釋出善意,希望牠能主動靠過來。

如同我所期望的,牠緩緩朝我靠近,但還是在一段距離外停下腳步,約為兩條手臂那麼遠。接下來無論我怎麼逗弄,牠就杵在那裡,偏著頭望向我左手邊某個遠處。總之不是望著我。

我眼見無技可施,便逕自往前走了。

說也奇怪,我背後竟傳來啪搭啪搭的細碎腳步聲。猛一回頭,只見那隻狗兒原來就跟在我身後。我繼續走,然後再停下腳步。牠亦步亦趨的跟著,只是始終和我保持一段距離,不願接近,卻也不像是想離開。

我那時幾乎就相信我們之間有什麼深不可測的連結了。

就在我走著走著,信賴牠會一路跟著我到公車站時,腳步聲停了。我回頭望去,發現牠埋頭在其中一棵行道樹下的小堆垃圾,壓根忘卻了我的存在。

我心中的什麼好像失落了,默然對著牠苦笑。

有時候呀,總會相信自己生命中的某人真正嚮往的一切,但往往在週遭景色流轉之間,那人卻已經在他處找到了更想追求的存在;抑或是,那人只是想在過程中有個陪伴,想要什麼,挖空了心卻也說不上來。

無關乎道德意義上的批判,只是一旦經歷過,回想起來難免還會有些無奈。當一件事情沒有誰對誰錯,任誰都會覺得不知所措。

(2013.10.25)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