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by Greatshot Studio on 2019/9/6.

不敢拒絕地方頭人的大禮,關西電力高層深陷回扣疑雲

CHANG, Yu-Chieh
Sep 28 · 8 min read

近日,關西電力公司(以下簡稱「關電」)爆出高層從地方人士手中收下高額現金與禮品,有間接收下承包商回扣的可能性,重創關西電力公司形象。

在 2011.3.11東日本大地震後,關電在短短 5年內就讓旗下 4座核電廠機組通過新制核電廠安全審查,並成功重啟核電廠,是日本所有電力公司當中重啟核電的先鋒(*)。目前關電旗下還有 3座核電廠機組通過新制安全審查,預定明年度陸續重啟核電。本次關電高層疑似收回扣的疑雲,造成地方民眾對關電的不信任,並與地方政府關係僵化,有可能會影響到未來關電是否能順利重啟核電。

*關西電力公司重啟核電的進展:關西電力公司旗下共有美浜核電廠(Mihama)①②③號機組、高浜核電廠(Takahama)①②③④號機組與大飯核電廠(Ooi)①②③④號機組。在 2011福島第一核電廠事故後,所有核電廠必須要強化地震・海嘯措施等,並通過新制核電廠安全審查,才得以重啟核電廠。各個電力公司得自行評估旗下核電廠機組狀況,來決定是否要擴充核電廠設備以滿足核電廠安全審查新制,或是放棄申請換發核電廠運轉執照,將核電廠機組除役。美浜核電廠①②號機組因為設備老舊,所以關電決定不申請審查,直接將美浜核電廠①②號機組除役。但美浜核電廠③號機組已經通過新制安全審查,剩下最後幾道程序即可重啟。大飯核電廠①②號機組也因為設備老舊,關電選擇直接除役。至於大飯核電廠③④號機組已經通過新制安全審查,電廠重啟商轉中。高浜核電廠①②③④號機組都已通過新制安全審查,但目前只有③④號機組電廠重啟商轉中,①②號機組還剩下最後幾道程序才得以商轉。在 2011福島第一核電廠事故後,目前日本只有 9座核電廠機組通過新制安全審查並重啟,當中的 4座機組(大飯③④和高浜③④)都是關電的機組。關電是目前日本所有電力公司當中,重啟核電整體進度最快的電力公司。

三億日圓手續費沒報稅

時間回到去年 1月,金澤國稅局查稅時發現,負責高浜核電廠與大飯核電廠相關工程的承包商吉田開發(吉田開発),以「發包工程的手續費」為名義,將 3億日圓左右的「手續費」交給了地方頭人森山榮治(森山栄治)。然而,森山榮治並沒有將這 3億日圓左右的「手續費」申報為個人所得税,被金澤國稅局查到森山榮治逃漏稅。

查逃漏稅發現關電疑似收回扣

森山榮治在 2011–2018年間,總計送給了關電 20名職員(含退休人士)價值相當於 3億2,000萬日圓的現金或禮品。金澤國稅局進一步調查後發現,森山榮治曾經將現金轉帳到 6名關電高層(含八木誠會長、岩根茂樹社長、豊松秀己前副社長)的私人銀行帳戶中,扣除掉轉帳手續費,這些轉到關電高層帳戶的現金森山榮治都沒有申報所得稅。

金澤國稅局表示,森山榮治除了直接將現金轉到 6名關電高層的私人帳戶之外,也曾以內藏現金的伴手禮袋送給關電高層。這 6名關電高層在 7年內,就收到了總金額超過 1億8,000萬日圓的現金或禮券。

國稅局:逃漏稅已經繳清

根據金澤國稅局的說法,森山榮治表示自己受到關電的照顧,才會送錢給關電高層。森山榮治也在被國稅局查到逃漏稅後,已經補完逃漏稅。

至於曾經收過森山榮治禮品或現金的 20名關電職員與OB,除了禮貌性的年節送禮外,其他價值明顯高於常理的禮品或現金,在去年國稅局查帳時,就已經退還給森山榮治。但由於這幾名關電高層「保管」這筆現金有一段時間,可視為個人所得,所以這幾名關電高層已經自主申報所得稅,補完稅金。

不是直接從承包商手上拿到錢,就不是回扣?

關電會長八木誠與社長岩根茂樹在記者會上表示,森山榮治是地方上很重要的人物,他們在收到禮物的第一時間拒絕了森山榮治,但因為森山榮治態度很強硬,擔心關電和森山榮治長年以來的交情會因此受到影響,才會暫時收下禮物,擇日再把禮物還給他。

八木會長強調,根據他們內部調查結果,在他們將財物歸還給森山榮治之後,就不曾再發生類似事件。他們也不認為,這些來自森山榮治的高額禮品,是從承包商手上拿來的回扣,沒有工程發包上的問題。

相關人士指出,關電高層收到的高額現金或禮品,很有可能就是來自承包商給森山榮治的「三億手續費」。本案的關鍵人物森山榮治於今年 3月以 90歲高齡逝世。


號稱「天皇」的森山榮治是誰?

森山榮治是前福井縣高浜町的助役( 助役是職稱,指的是輔佐地方首長事務的地方公務員(特別職),位階相當於副町長。2007.3.31日本《地方自治法》修法後,「助役」一職已更名為「副 市/町/村 長」),原本他是京都府的公務員,一直到 41歲(1969年)才換到福井縣高浜町,接著升上民生課長、核電廠相關的企劃課長,並於 1975年升上収入役( 收入役是專門負責會計的地方公務員(特別職),相當於都道府縣的出納長。2007.3.31日本《地方自治法》修法後,「收入役」一職已更名為「會計管理者」),1977–1987年擔任相當於副町長的助役。從助役退下後,直到 2010年的 23年間擔任地方的教育委員,也曾任教育委員長。

高浜町表示,由於森山榮治已經從助役退職超過 30年,高浜町沒有立場評論森山榮治退休後的私下活動。

沒有森山榮治就接不到工作

由於森山榮治曾任核電廠相關業務的企劃課長,結識不少核電廠相關業務相關人士。任職助役期間也大力推動核能發電,在退休後也積極幫忙地方中小企業牽線,承包核電廠相關工程,被地方人士稱為「天皇」。至於關電內部則以「Mさん」代稱森山榮治,就連關電的八木誠會長見到森山榮治,都要尊稱他為「先生」(日文的「先生」是對老師、僧侶等的敬稱)。

有承包商私下表示,如果要接下關電的工程,沒有森山榮治的幫忙就沒有辦法搶到。

本次被國稅局查到給森山榮治三億日圓手續費的吉田開發,在 2015–2018年間接下至少 25億日圓的高浜核電廠或大飯核電廠相關工程。對比 2013月8月吉田開發的獲利只有 3億5,000萬日圓,吉田開發在接下核電廠外包工程後,2015年8月獲利超過 10億日圓,到了 2018年8月獲利更高達 21億日圓。


法律專家批評:關電高層太沒概念

熟悉稅務法規的中央大學酒井克彦教授表示,關電幹部應該要向社員指導稅務法規,結果連公共性質很高的電力公司高層,都走到要等到國稅局查稅才發現問題,覺得失望透頂。酒井教授認為,關電高層說自己是「暫時保管」來自森山榮治的現金,如果是「暫時保管」的話根本不需要補繳所得稅,但他們卻自主申告補繳稅,就會讓人覺得做的和說的內容很矛盾。

通常,像是郵局或日本銀行等和公共事務關係很高的業者,根據法令可以被視為「相當於公務員的職員」(みなし公務員),如果涉嫌收賄的話,就可以以《刑法》收賄罪的方向辦理,但電力公司的職員不屬於「みなし公務員」。

但甲南大學法科大學院的園田寿教授指出,如果電力公司在發包工程時,就有先算好回扣再發包,接著再從承包商手上輾轉將現金放到自己的口袋,就可以朝向《会社法》的特別背任罪展開調查。


民眾抗議殺到,地方首長要關電說清楚

在關電爆發高層疑似收回扣的同時,福井縣廳前聚集了不少抗議民眾,批評前公務員居然送錢給電力公司高層,也有反核電團體聚集在福井縣美浜町的關電本部抗議。

福井縣高浜町副町長岡本恭典表示,這一次的事件並不能連結到「核電果然不能用的」,希望關電可以盡快改善組織內部文化,不能讓核電失去社會信賴。福井縣杉本達治知事則表示,就關電的企業行為規範感到遺憾,這會影響到關電和國民・福井縣民之間的信賴關係,關電有必要向大眾說明清楚。


石川カオリ的日本時事まとめ翻譯。

看到好玩有趣、各種傻眼的日本新聞就會隨手翻翻的日文新聞編譯平台。

CHANG, Yu-Chieh

Written by

大阪大学人間科学研究科グローバル共生学講座(2019/04~)台日・LGBTQ+・移民工・慰安婦・核電,現居日本大阪。合作夥伴:【DQ地球圖輯隊】、【TNL關鍵評論網】、【卓越新聞電子報】、【未來城市Future City】等,合作邀約請洽:yuchieh_osaka@outlook.com

石川カオリ的日本時事まとめ翻譯。

看到好玩有趣、各種傻眼的日本新聞就會隨手翻翻的日文新聞編譯平台。

Welcome to a place where words matter. On Medium, smart voices and original ideas take center stage - with no ads in sight. Watch
Follow all the topics you care about, and we’ll deliver the best stories for you to your homepage and inbox. Explore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the best stories on Medium — and support writers while you’re at it. Just $5/month. Upgra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