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by Mihai Surdu on Unsplash

承認被害者沒有同意性交,卻判加害者無罪:為什麼日本的性侵案難從刑事訴訟獲得正義?

淺談日本 2017年《刑法》修正後「(準)強制性交罪」留下的問題

CHANG, Yu-Chieh
Dec 19, 2019 · 12 min read
目錄(點擊底線文字即可快速跳至各章節)
百年來首次修改《刑法》性犯罪相關條文
擴大性犯罪定義,但法律要件不變讓舉證很困難
・今年3月連續四起性侵案都判加害者無罪
 。採信加害者證詞,認定加害者「不是故意的」
 。長期遭狼父性虐待,卻因「可以抵抗」而判狼父無罪
 。強制性交罪證不足,但其他事由獲判有罪
現行的「強制性交罪」的法律要件難度太高
民間團體呼籲將「強制性交罪」改為「不同意性交罪」

百年來首次修改《刑法》性犯罪相關條文

擴大性犯罪定義,但法律要件不變讓舉證很困難


今年3月連續四起性侵案都判加害者無罪

【點擊底線文字即可快速跳至以下各章節】
・今年3月連續四起性侵案都判加害者無罪
 。久留米判決與濱松判決:採信加害者證詞,認定加害者「不是故意的」
 。岡崎判決:長期遭狼父性虐待,卻因「可以抵抗」而判狼父無罪
 。靜岡判決:強制性交罪證不足,但其他事由獲判有罪
現行的「強制性交罪」的法律要件難度太高
民間團體呼籲將「強制性交罪」改為「不同意性交罪」

採信加害者證詞,認定加害者「不是故意的」

*當時的時空背景發生在滑雪板同好會的聚會上,一名已經喝得爛醉的 20多歲女性遭 40多歲的男性性侵得逞。據被告說法,在和被害者性交的過程中,被害者眼睛是睜開的,過程中也會發出嬌喘聲,而且在性交過後,在場有其他男性要摸被害者胸部時,被害者還可以大聲發出聲音把對方的手揮開,所以被告認為被害者「當下是有意識的」。
最後法官會採信加害者證詞的另一個關件因素,是因為這個滑雪板同好會的聚會數度出現猥褻行為,所以對於時常參與這個滑雪板同好會的加害者來說才會「誤以為(被害人)當下是OK的」,但事實上被害者是首次參加這個滑雪版同好會的聚會,被害者在參加之前並沒有預料會遇上這種事,也不認同當下自己出現在那種場合就代表OK。

長期遭狼父性虐待,卻因「可以抵抗」而判狼父無罪

*日本《刑法》雖然在 2017年修法時新增「監護者猥褻罪」與「監護者性交等罪」,強調法定監護人如果對未成年子女做出猥褻或性交行為,不論過程中是否有使用暴力或恐嚇未成年子女,都適用「強制猥褻罪」或「強制性交等罪」的罰則,但本案的被害者最後被狼父性侵得逞時已經超過 18歲,故不適用「監護者猥褻罪」或「監護者性交等罪」。

強制性交罪證不足,但其他事由獲判有罪

*按照日本《刑法》第 177條,性侵未滿 13歲未成年,不需要「加害者使用暴力或恐嚇被害人」的法律要件,即可以「強制性交等罪」起訴加害者。

現行的「強制性交罪」的法律要件難度太高

民間團體呼籲將「強制性交罪」改為「不同意性交罪」



石川カオリ的日本時事まとめ翻譯。

看到好玩有趣、各種傻眼的日本新聞就會隨手翻翻的日文新聞編譯平台。

CHANG, Yu-Chieh

Written by

大阪大学人間科学研究科グローバル共生学講座(2019/04~)台日・LGBTQ+・移民工・慰安婦・核電,現居日本大阪。合作夥伴:【DQ地球圖輯隊】、【TNL關鍵評論網】、【卓越新聞電子報】、【未來城市Future City】等,合作邀約請洽:yuchieh_osaka@outlook.com

石川カオリ的日本時事まとめ翻譯。

看到好玩有趣、各種傻眼的日本新聞就會隨手翻翻的日文新聞編譯平台。

Welcome to a place where words matter. On Medium, smart voices and original ideas take center stage - with no ads in sight. Watch
Follow all the topics you care about, and we’ll deliver the best stories for you to your homepage and inbox. Explore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the best stories on Medium — and support writers while you’re at it. Just $5/month. Upgra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