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調的記者會:對向車擦撞後衝上人行道,滋賀縣大津市保育園死傷意外出了什麼事?

CHANG, Yu-Chieh
May 11 · 8 min read

交通事故撞傷帶隊出遊的幼稚園小朋友

本週三(8)上午 10點15分左右,滋賀縣大津市的琵琶湖畔縣道さざなみ街道大萱六丁目交叉口發生一起車禍。一輛在岔路口準備右轉(*)的輕型汽車A和來自對向的直行車輛B發生擦撞,造成直行車輛B衝向人行道,撞上當時正在人行道上等紅綠燈的レイモンド淡海保育園(*)隊伍,包含 13名 2–3歲的幼童和 3名保育士。

案發當下現場即有民眾打電話報警處理,13名幼童和 2名受傷的保育士也在第一時間被送往醫院急救,但有 1名 2歲男童和 1名 2歲女童在抵達醫院前宣告死亡,目前還有 2名幼童昏迷不醒。

造成這起事故的兩名駕駛(52歲與 62歲)分別以過失駕駛傷害罪的嫌犯遭警方逮捕,案發當時兩輛車內都只有駕駛一個人,並沒有其他乘客。事件當時在路口等待右轉的 52歲女性駕駛表示,自己當下沒有看清楚前方,至於撞上保育園幼童的 62歲女性駕駛則表示,她為了要避開右轉車輛,而將方向盤打向左邊。目前這名開車撞向保育園幼童的 62歲女性駕駛在當天晚上獲釋。

由於日本是右駕,所以「右轉」的待轉車輛,相當於左駕的台灣「左轉待轉」。*「保育所」和「幼稚園」差在哪?
日本的幼托機構分成「保育所」和「幼稚園」兩種,「保育所」收的是 0歲到學齡前的嬰幼兒,而「幼稚園」則只收 3–6歲的幼童(滿 3歲到上小學前)。
「保育所」和「幼稚園」法律定義不同
幼稚園適用《教育基本法》,是專門提供滿 3歲到上小學前(學齡前)的幼童接受教育的場所。但保育所適用《児童福祉法》,在目的上,保育所除了提供嬰幼童教育之外,還包含照顧、帶寶寶的功能。
幼稚園就是只收3歲以上
也因為幼稚園只收 3–6歲的幼童,所以有些保育所選擇只收 0–2歲的嬰幼童,等到嬰幼童年滿 3歲後就必須要轉往幼稚園就讀。但也有些保育所會開設 3歲專班、4歲專班或 5歲專班,形成幼兒托育一貫化的保育所。
「保育士」在保育所
日本的「保育士」則是通過國家資格考試,具有專業相關知識的幼托人員。擁有「保育士」資格,才能在「保育所」照顧 0–3歲的嬰幼兒。這次大阪市寄出的「環球影城年票」,就是提供給「保育士」。
——引用自舊文《太缺幼托專業人員,大阪市:來工作就送環球影城年票!日本「待機兒童」出了什麼問題

在人行道上等紅燈卻被撞死

汽車發生擦撞後直接撞上在人行道上等紅綠燈的保育園小朋友們,短短一行字就能充分讓一般大眾感受到這是一場心痛的悲劇。レイモンド淡海保育園幾乎每天都會帶著孩子們沿著琵琶湖畔散步,案發當下 3名保育士們帶著 13名 2–3歲的幼童們站在人行道的內側,是人行道中線導盲磚的內側,乖乖等著紅綠燈變燈,然後一台車就這樣衝上保育園孩子們所在的人行道,造成 2死 2昏迷,其他人受到程度不一的輕重傷。

網友指出,案發現場的Google街景照正好就是保育士帶著一群小朋友們(馬賽克部分)站在馬路內側等紅燈。

記者逼問園長崩潰,變調的記者會

以新聞來說光是這樣就很有畫面感了,但這起事件最大的爭議在後頭——當天晚間 18點,レイモンド淡海保育園召開記者會說明整起事件經過,席間レイモンド淡海保育園園長在記者們的追問下崩潰大哭,讓日本各界一片撻伐這些記者到底在搞什麼,為什麼在人家傷口上灑鹽,把保育園園長逼到這種程度。

在這場記者會上,各家記者們先問到 2名送醫不治的小朋友生前個性如何,是如何決定這次散步路線的、今天派了 3名保育士是怎麼樣分工等關於事發當下現場狀況的問題。接著,有記者沒有做好事前調查,說錯案發現場和保育園的距離(記者將 200m講成 1km,園長回答 2歲小朋友根本走不了那麼遠)或搞錯出遊目的地。

這是當天記者會全記錄,逐字稿可參考note網友teeeec的整理(僅日文)。

另一名記者則問到:「帶出去散步是從幾歲的小朋友開始呢」,園長答道,天氣好的時候對推著嬰兒車帶 0歲幼兒外出感受自然風,1歲或 2歲的孩子也是如此,要讓他們感受自然走出戶外才是最好的,但散步時間分配和小朋友們玩樂的時間有關,都是經過仔細思考才帶他們出去散步的。這名記者又繼續問到:「有需要等紅綠燈過斑馬線的路線是從幾歲開始呢」,園長回答 2歲以上之後,這名記者沒搞清楚這次事件從記者會一開始就講過這次遇難的是 2歲班,又接著問這一班的年齡組成為何。

還有一名記者反問園方對於這次事故的掌握度如何,例如平常這條路上的交通狀況,或這裡以前有沒有發生過交通事故。聽完園方的回答,這名記者則說:「所以從平常就知道這裡是有點危險的場所嗎?」這一連串的記者提問挑起閱聽人的敏感神經,網路輿論痛批這些媒體良心何在。(關於更多細節可以參考記者關震海的文章《大津市車禍記者殘酷質詢 :誰殘酷 這是誰的「即時新聞」?》)

為什麼這場記者會採訪時間會變調?

以新聞採訪來說,為了要掌握事件全貌,採訪加害者、受害者以及事件相關人士是有必要的。前朝日新聞播報員、現任Abema Prime主播的平石直之指出,這次事件很難直接跑去問這些被撞傷的小朋友們,從這個角度來看保育園召開記者會相當於代替這些孩子們發言。不過,以這次事件來說事前已經很清楚保育園小朋友們真的就只是在路口等紅綠燈,如果要確認園方是否有照顧或管理上的疏失,記者還是有必要採訪保育園。只是,媒體需要反省的是是否真的有必要在當時那個時間點問這些問題,以及是否有必要不停追問下去。

前每日新聞、Buzzfeed記者石戸諭也有同樣看法,記者問的問題是要找出事實真相並揭開事件全貌,但這次會有這麼大的反彈,都是和記者問問題的方式以及態度有關。例如,有記者問園方:「(小朋友)出發去散步前是什麼樣子呢?」某些程度上這可能是為了帶出事故悲劇性才問的問題,但這場記者會主要是要讓大家了解事件的全貌,在現場問這些問題完全無助於此。石戸諭也說到,如果當時記者是想要向園方表達敬意,記者問問題的方式可以改成:「園長還有什麼想和大家說的話嗎?」

由於這場記者會帶給多數閱聽人的感受只有「為什麼有些記者要這樣逼問保育園」,レイモンド淡海保育園沒有任何過失,發生這種憾事保育士還能做什麼來防止這種事故發生?隔天(9)日本推特上掀起一波批判媒體與「謝謝保育士」(#保育士さんありがとう)hashtag風潮。

暫時不能外出,孩子期待能出去玩

在事發之後,レイモンド淡海保育園表示本週將不會再帶孩子們外出散步。園長說:「孩子們很期待能出去玩,如果安全上確定沒有問題,希望能在下週帶孩子出去。」

根據日本厚生勞動省的《保育所保育指針》,文中建議沒有庭園的保育園能夠多帶孩子們外出散步或到公園活動,同時也提醒到園方必須要定期檢視平常會帶孩子們行經的道路或公園是否有危險性,並將相關情報傳達給所有職員知道。厚生勞動省保育課的負責人表示,目前他們還沒想到未來該如何防止類似的事故再次發生。

另一方面,這次案發現場的人行道上沒有加裝護欄,只有人行道和車道間的路緣。事實上在 2012年4月,京都府亀岡市曾經發生一起 10名小學生在上學途中的死傷意外,當時文部科學省便緊急調查全國上學路段的危險性,將 7萬4,000多處左右高危險性的路段,9成以上全面加裝護欄或整理人行道路面。但當時調查只有針對小學以上,像保育園或幼稚園這種孩子外出一定會有大人跟著的散步路線,道路安全問題都是交由保育園自行處理。滋賀縣道路課負責人表示,這是案發現場路寬 4公尺,因為有裝路緣就沒有加裝護欄,目前考慮未來讓警察跟著孩子們一起外出,由警察保護孩子們的安全。



石川カオリ的日本時事まとめ翻譯。

看到好玩有趣、各種傻眼的日本新聞就會隨手翻翻的日文新聞編譯平台。

CHANG, Yu-Chieh

Written by

大阪大学人間科学研究科グローバル共生学講座(2019/04~)台日・LGBTQ+・移民工・慰安婦・核電,現居日本大阪。合作夥伴:【DQ地球圖輯隊】、【TNL關鍵評論網】、【卓越新聞電子報】、【未來城市Future City】等,合作邀約請洽:yuchieh_osaka@outlook.com

石川カオリ的日本時事まとめ翻譯。

看到好玩有趣、各種傻眼的日本新聞就會隨手翻翻的日文新聞編譯平台。

Welcome to a place where words matter. On Medium, smart voices and original ideas take center stage - with no ads in sight. Watch
Follow all the topics you care about, and we’ll deliver the best stories for you to your homepage and inbox. Explore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the best stories on Medium — and support writers while you’re at it. Just $5/month. Upgra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