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民黨黨部的開票現場,圖片出處:自民黨推特

執政聯盟氣勢削弱,自民黨聲勢敗退中

21號,日本參議院大選開票結果出爐,總計 245席的參議院改選 124席。自民黨與公明黨組成的執政聯盟(以下簡稱「自公聯盟」)改選前共有 147/245 席,改選後剩下 141席(含 70席非本屆改選的席次),執政的自公聯盟氣勢削弱。

如果將自民黨和公明黨的席次分開來看,這次須改選的 124席當中,自民黨在改選前擁有 66/124席,但改選後只剩下 57席,足足掉了 9席,讓本屆參議院改選自民黨失去了 3年來在參議院單獨過半的優勢。

不僅如此,自民黨的政黨比例代表雖然和 2016年參議院大選一樣贏得 19席,但自民黨的政黨票從上一次的 2,011萬票掉到只剩下 1,800萬票。《朝日新聞》指出,如果以絕對得票率(棄權者也包含在有總選舉人數)來計算,這次的選舉結果很可能是第二次安倍政權以來,自民黨支持率最低的一次。

另一方面,公明黨在 7個地方選區提名的候選人全部當選,加上政黨比例代表的結果,從原先的 11席多了 3席變成 14席,可說是表現不錯。

關於在野黨的選舉分析,請參考《【2019日本參議院大選】在野勢力板塊推擠,催生左派民粹主義》。

參議院改選投票率,戰後第二低

自民黨政黨票數減少,某些程度上也和超低投票率有關。

2016年以前的日本參議院大選投票率數據,可以從總務省網站上取得,上表 2019年的資料為筆者所加。資料來源:總務省
2016年以前的日本參議院大選投票率數據,可以從總務省網站上取得。2016年,日本首次將投票權年齡門檻從 20歲調降為 18歲,故 10–19歲的資料只有 2016年而已。資料來源:總務省

目前日本總務省已經宣布,本屆(第 25屆)參議院大選的投票率為 48.80%,投票率是戰後倒數第二低(最低記錄為 1995年的 44.52%)。如果和近五次的國會大選(2013年參議院改選、2014年眾議院大選、2016年參議院改選、2017年眾議院大選和本次 2019年參議院改選)相比,近年的國會大選投票率約在 50–55%之間,但這一次卻只有 48.80%。

3年前的參議院改選,是日本將投票權門檻從 20歲降到 18歲,18–19歲首投族的投票率表現比 20–39歲的青年來得要好,或許也因此提升了 3年前參議院改選整體的投票率。

目前日本總務省只有公布整體的投票率為 48.80%,各個年齡區間的投票率還在統計當中,18–19歲的首投族投票率為何,值得繼續關注。

「勝選」是必然,輸多少才是重點

總結來說,這一次日本參議院的大選只改選 124席,加上執政的自公聯盟非改選的席次已有 70席,自公聯盟要輕鬆過半絕非難事。關鍵在於:

  1. 自民黨能不能單獨過半?
  2. 自公聯盟可以贏得比改選前更多席次,還是自公聯盟席次減少?
    自公聯盟席次減少,意即在野陣營選得不出,衝出好成績。

就這個觀點來看,這一次參議院改選執政的自公聯盟絕對不是「大獲全勝」,自公聯盟過半(勝選)是必然的,自民黨從單獨過半變成要和公明黨合計才能取得參議院中過半席次,對自民黨來說無疑是一大警訊。

然而,本次大選主流媒體都不敢報自民黨勝選結果很難看,只是一味地照著安倍晉三選後記者會上的說詞,拿 3年前的參議院改選做比較,說自民黨這次選出 57席比 3年前來得多,根本毫無意義。因為 3年前改選的席次和這一次改選的席次不一樣,日本參議院每 3年改選半數席次,但參議員任期為 6年,所以每 3年是交替改選不同的席次,不只改選席次的數量不同,要拚連任(改選)的參議員根本就不是同一批人。

所謂的「改憲勢力」根本不存在

與之相對,這次不少媒體關注的焦點為「改憲勢力」是否能衝破三分之二席次,達到修憲門檻。筆者在此強調,所謂的「改憲勢力」只是被執政黨和媒體形塑出來的話術,「改憲勢力」根本就不存在:沒有整合,哪來的勢力?

所謂的「改憲勢力」多半用指稱執政的自公聯盟,再加上日本維新之會(日本維新之會就是大阪維新之會的全國版。關於大阪維新之會的介紹,請參考舊文《知事、市長雙請辭再互換,2019大阪雙首長選舉提前開跑》),原因在於這三個政黨都想修憲。

然而,這三個政黨徹頭徹尾想改的憲法條文根本不一樣,縱使「改憲勢力」的席次衝破三分之二修憲門檻,這三個政黨沒有整合出想要怎麼修憲(要修哪些條文、要往哪個方向修憲),根本提不出憲法修正案。

安倍晉三在 21號晚間的電視節目上表示,他希望能在自己任期屆滿前夕,也就是 2021年9月,在國會提出憲法修正案,並讓公民複決。安倍晉三做出此一聲明的時間點,眾議院改選的開票結果還沒出爐。

日本要修改憲法,確實需要國會議員(眾議院 100人以上、參議院 50人以上)提案,交由參議院和眾議院各自的憲法審查會審查,參議院和眾議院分別需要有三分之二以上的國會議員支持,才能將憲法修正案遞交公投,在國會通過後的 60–180天內交由公民複決。憲法修正案公投通過之後,才算修憲成功(關於日本修憲流程,可以參考日本總務省《憲法改正の発議》網站解說)。

問題是,憲法修正案一案一投,每改一個地方(一個條文)就要分成不同的憲法修正案,如果想要同時改數條條文,就必須要拆成不同的憲法修正案表決、公投。現在所謂的「改憲勢力」三個政黨想要改的條文內容根本不一樣,他們彼此都沒有達成共識,就算「改憲勢力」的席次衝破三分之二修憲門檻又如何?這三個政黨在現階段就「要改哪些條文、要怎麼改」都還沒有共識也沒有積極地討論,筆者對於 2021年9月這三個政黨是否真的能整合出憲法修正案感到存疑。即使這三個政黨真的達成協議,這三個政黨想改的條文不只一處,屆時必將同時審理數件憲法修正案。

試想去年台灣九合一大選同時出現 10案公投案,到最後考驗的不只是人民對於各個憲法修正案立場,而是在考驗人民的閱讀能力。

事實上,自民黨、公明黨和日本維新之黨這三個政黨當中,只有自民黨和日本維新之黨有提出憲法修正草案。但只有日本維新之黨提出的憲法修正草案,比較有可行性 — — 自民黨提出的憲法修正案幾乎是要改寫整部日本《憲法》,按照憲法修正案一案一審的方式,自民黨的憲法修正草案想要修正的條文內容將近 100處(日本憲法共有 103條,自民黨提出的憲法修正案幾乎每一條都有想改的用字遣詞,每條條文要增修的內容多寡不一,從一個單字、一句話到整條條文都改亦所在多有,在此以 100作為概數),根本不可能執行。

「改憲勢力」三政黨各懷鬼胎

時間回到 3年前,當時的參議院大選的熱門話題就是修憲,「改憲勢力」一詞也是從這個時候開始廣為流傳(3年前的「改憲勢力」除了自民黨、公明黨和日本維新之會之外,還有一個是「日本のこころを大切にする党」,但這個政黨現在已經消失了)。

筆者在 3年前的連載文章七月號:2016日本參議員選舉》中便指出,「改憲勢力」只是安倍晉三用來衝選票用的口號,4個政黨各有想要修改的憲法條文,但 4個政黨想改的條文完全不一樣。

3年的時間過去了,「改憲勢力」剩下來的 3個政黨,在這 3年來還是沒有就要修哪幾條憲法、要怎麼修憲達成共識(是根本就沒有再談整合),連到這 3個政黨的網站研究這 3個黨想要修改《憲法》的哪些部分,網站內容都還是和 3年前一模一樣。

為了讓大家能快速掌握這 3個政黨究竟想要改哪些條文、又想要怎麼改《憲法》,以下將引用首都大學東京大學院社會科學研究科的憲法學者木村草太教授在 3年前寫的《憲法学者・木村草太が各党の「改憲」マニフェストを読む〜いま最も危惧すべきポイントは?》這篇文章中的論點,整理這 3個政黨的修憲方向。

如果具有簡單的日語閱讀能力(基本上不會太困難,憲法條文漢字很多,只看漢字部分也能大致讀懂意思),建議大家直接點到日本維新之會提出的《憲法修正草案》自民黨提出的《日本國憲法改正草案》閱讀條文,畫線及粗體字部份為增修內容,有現行《憲法》和增修條文的對照。

點此跳過「改憲勢力」三政黨提出的憲法修正草案解說,直達結語「那些主流媒體沒說的事」

日本維新之會:草案最明確,有修憲的道理

日本維新之會想要修改的條文內容有三項:

  1. 教育無償化(國民教育免費)
  2. 改革統治機構以實現道州制(改變現有的中央及地方政府政治權力劃分,補充地方政府財政上的不足)
  3. 設置憲法裁判所

憲法沒說不能「國民教育免費」,為什麼要修憲?

木村草太認為,現行憲法並沒有禁止「教育無償化」,但除了修憲這條路,日本維新之會大可選擇制訂新法即可,不需要大費周章修憲。不過透過修憲的方式,因為需要交由公民複決,木村草太認為某種程度上,這麼做可以交由人民背書,有一定說服力。

想擴大地方自治權力,只有地方議會內閣制要修憲

至於「改革統治機構以實現道州制」的部分,日本維新之會認為二級行政區劃(市區町村)應為基礎地方自治的核心,基礎地方行政區劃沒有辦法負擔的部分,再交由一級行政區劃(編註:日本維新之會將這個層級稱之為「道」或「州」。值得注意的是,現行日本行政區劃只有「都道府縣」,並沒有「州」這個層級)或中央政府「原則性的補充完整(補完性的原則)」。

木村草太認為,現行的日本憲法雖然沒有明文規定「有維持都道府縣制度的義務」,但日本現行的憲法是基於「地方自治」的基礎來設計的。各個地方政府可以自行訂定地方自治條例,雖然在法律的位階上不比憲法或法律來得高,但只要修改地方自治法,就有機會擴大地方自治的權力,達到日本維新之會提出「道州制」構想中的地方自治。然而,日本維新之會的「道州制」構想當中,有一項是將地方自治體的立法機關改為議院內閣制,由地方立法機關的議員推選出地方自治首長,但現行日本憲法規定,地方首長一定要由公民直選,「道州制」的這一部分確實需要修憲才能達成。

不用新設「憲法裁判所」也可以找法官解釋條文

最後是為了防止行政機關或政治(人物、團體)恣意解釋憲法,而「新設憲法裁判所」。木村草太指出,現在關於重大法案有違憲之虞,可以交由法院判斷是否違憲,特別新設立「憲法裁判所」該交由誰來決定憲法裁判所的人事問題(例如:台灣的大法官是由總統任命),這個過程當中是否又會有政治力介入?如果一切交由「憲法裁判所」裁決,是否又會少了人民參與討論的空間?

綜合上述,木村草太認為,雖然日本維新之會提出的憲法修正草案,有很大一部分不需要靠修憲這條路就能達成,但在某種程度上能夠理解為什麼日本維新之會想要修憲。

公明黨:想在《憲法》裡新增「環境權」

看完了日本維新之會,接著來看執政聯盟之一的公明黨。公明黨雖然不像日本維新之會或自民黨有提出明確的憲法修正草案內容,只有在網站上列舉出大方向。木村草太認為,公明黨提出的修憲方向看起來像是政策,基本上不需要修憲都能達成。

在公明黨的主張當中,特別吸引到木村草太注意的一點是,公明黨的說法是「維持既有的憲法條文內容,再追加環境權等條文來『加憲』」。

木村草太指出,關於環境權必須要先點出「是誰向誰要求怎麼樣的權利」。如果公明黨指的環境權是指「自然環境保護權」,那反對辺野古基地的民間團體,是否能以「保護」儒艮(俗稱美人魚)的名義,反對中央政府在辺野古填海造陸建設新的美軍基地?(關於辺野古基地問題,可參考舊文《沖繩下個月辦地方公投,三成縣民投票權「被取消」》)

如果公明黨指的環境權是「日照權」,那地方居民能不能告建商在住家周邊建造大型建築物,擋到陽光?又或者,以擁有「在安全環境下生存/生活的權利」,住在核電廠周邊的居民可以要求讓核電停止商轉?

木村草太指出,環境權經常被討論的點是,環境權能否以憲法作為依據?歐洲就曾有過因為主張環境權,而造成國土開發延宕的例子。對於一般百姓來說,國土開發計畫和自己沒有直接關係,但如果因為在憲法中新增環境權而影響到國土開發計畫,最終會為此感到困擾的,只有要訂定政策的執政黨。

自民黨:曖昧不明,不曉得在改什麼鬼

木村草太認為,自民黨在其憲法修正草案的最後只寫到,要堅守現行憲法「國民主權、基本人權的尊重、和平主義」的基本原則,「努力達成國民的共識,以修憲為目標」做節,但具體作法並沒有講清楚。(編註:誠心建議大家試著閱讀自民黨提出的憲法修正草案的前文,你會懷疑自己是否回到傳統八股文的世界,歌功頌德,讚嘆「我國」歷史悠久,為了要子子孫孫能世世代代將「我國」優良的傳統傳遞下去,在此制訂本憲法)

木村草太指出,自民黨提出的憲法修正案,和現行憲法最大的不同,在於「關於國民義務的規定有所增加」。雖然大家總是說「權利伴隨義務」,但木村草太認為,行使權利時不能遭到濫用,一定要以公共為優先考量,特別是寫在《憲法》中的義務規定,同時也具有解除權利保障的效果。

木村草太特別點出自民黨版憲法修正草案的第 21條和第 24條為例。

憲法第21條:保障集會遊行與言論出版自由

【表現の自由】

第二十一条 集会、結社及び言論、出版その他一切の表現の自由は、保障する。

2 前項の規定にかかわらず、公益及び公の秩序を害することを目的とした活動を行い、並びにそれを目的として結社をすることは、認められない。

3 検閲は、してはならない。通信の秘密は、侵してはならない。

木村草太指出,自民黨版的憲法修正案,是在既有的第 21條後方多加 2項,但這 2項當中就多了一條「遵守公共秩序的義務」,這項「義務」可以正當化當權者以「造成他人困擾」為由,來限制人民集會遊行或媒體報導的自由。

憲法第24條:關於家庭與婚姻的基本原則

【家族、婚姻等に関する基本原則】

第二十四条 家族は、社会の自然かつ基礎的な単位として、尊重される。家族は、互いに助け合わなければならない。

2 婚姻は、両性の合意に基づいて成立し、夫婦が同等の権利を有することを基本として、相互の協力により、維持されなければならない。

3 家族、扶養、後見、婚姻及び離婚、財産権、相続並びに親族に関するその他の事項に関しては、法律は、個人の尊厳と両性の本質的平等に立脚して、制定されなければならない。

自民黨版的憲法修正案第 24條,是在既有的第 24條新增第 1項,並將原本的第 1項和第 2項改為第 2與第 3項,並稍作調整。

木村草太指出,雖然後 2項修改的內容也非常重大,但這次單就新增的第 1項來討論。自民黨憲法修正草案第 24條第 1項創設了「家人必須要相互扶持」的義務,多數的人應該都認同家人間要相互扶持,但從個人的道德變成《憲法》上規定的國民義務就有很大的不同。木村草太擔心,這一改會讓取得社會福利(如:看護照顧)的權利開倒車,原本可以申請公家的看護照顧服務,會因為「憲法說家人有義務要相互扶持」,而讓公家的看護照護制度消失無蹤。


以上是木村草太針對俗稱「改憲勢力」提出的憲法修正草案的分析。「改憲勢力」一詞吵了 3年,但這 3年來關於「改憲」可說是一點進展都沒有,甚至自民黨和公明黨還為此鬧得有些不愉快:問題就出在日本憲法第 9條。

公明黨黨部的開票記者會,圖片出處:公明黨推特

「改憲勢力」喬不攏就是喬不攏

憲法第 9條明定,日本必須要永久放棄武力與發動戰爭,讓日本《憲法》又稱「和平憲法」。安倍晉三及其帶領下的自民黨希望修改《憲法》第 9條,解禁集體自衛權。關於日本憲法第 9條的論爭在此不贅述,總的來說,自民黨希望修改憲法第 9條,但對於以創價學會為背景的公明黨(創價學會與公明黨目前的關係曖昧不明,分屬兩個不同的組織,但外界對半會將兩者做連結)來說,解禁集體自衛權這點,已經踩到創價學會核心價值的地雷,對於部分創價學會的成員來說,難以接受公明黨和自民黨站在同一陣線,公明黨內部對於自民黨要修《憲法》第 9條的態度也很分歧。《每日新聞》在這次參議院大選前,有針對所有候選人進行立場調查,發現公明黨提名的候選人當中,有 87%(20人)反對修改《憲法》第 9條;最後開票結果,13名當時有回答問卷且當選的公明黨候選人當中,反對修改《憲法》第 9條的人佔 77%(10人)。

那些主流媒體沒說的事

回到這次參議院大選。文章最一開頭點出,這一次執政的自公聯盟氣勢削弱,但仔細來看自民黨和公明黨的表現,就會發現氣勢削弱的只有自民黨,公明黨算是選得不錯(多了 3席)。所以自民黨到底失掉哪些江山?就是文章最後要和大家分享的小八卦。

這一次參議院大選,自民黨花了最多心力助選,甚至讓安倍晉三本人兩度親自跑一趟助選的重點區就是秋田縣和新潟縣。

秋田縣:為什麼「陸基神盾」要放我家!?

2017年,日本因為北韓發射了導彈,而決定向美軍添購陸基型飛彈防禦系統「陸基神盾(Aegis Ashore)」。「陸基神盾」設置地點原本規劃地點有兩處,分別是秋田縣的陸上自衛隊新屋演習場,另一處為山口縣萩市的むつみ演習場,雙邊民眾對於「被選為」飛彈防禦基地有所不滿,認為中央政府輕視偏鄉地區,才會將「陸基神盾」擺在這裡。

結果不知道什麼原因,中央政府突然作出了「秋田縣新屋演習場是唯一適合地點」的決定,再度引發民眾不滿。接著又爆出當時政府的「陸基神盾」選址報告書資料有誤,其中一個最誇張的錯誤是,政府居然使用Google Earth計算各個預定選址和山的距離與仰角會不會妨礙到雷達作業,秋田縣男鹿市和鄰近山頂的仰角明明實際上只有 4°,卻因為Google Earth比例尺的問題,算成約 15°。因為Google Earth比例尺問題,將數字灌水的地方達 9處。為了這個錯誤,東北防衛局召開居民說明會,結果還在會議上打瞌睡。之後又發生說詞反覆,在地方被問到「陸基神盾」需不需要防海嘯時語帶保留,接著在東京被在野黨質詢時,又說需要替「陸基神盾」蓋工程防海嘯。

參議院大選前,關於一個「陸基神盾」中央政府就接連出包,加深秋田縣民對中央政府的不滿,這點完全反映在選票上:秋田選區的自民黨現任參議員想要連任,卻被在野黨提名的新人擊敗。

秋田、新潟、沖繩、愛媛的共通點:安倍政權

類似的情況也出現在新潟。新潟因為重啟柏崎刈羽核電廠爭議,還有新潟選區的現任參議員塚田一郎失言風波(其實他只是說要「忖度」(揣測上級沒有明言的心意)安倍晉三和麻生太郎,然後就丟掉國土交通副大臣的官職了),讓塚田一郎沒能連任成功,由在野黨提名的新人當選。

另外像沖繩選區也是由在野黨聯合提名的候選人獲勝(沖繩的地方vs.中央問題,請參考舊文《沖繩下個月辦地方公投,三成縣民投票權「被取消」》),還有加計學園(*)所在的愛媛縣也是由在野黨聯合提名的候選人當選。

*安倍晉三與加計學園  去年,愛媛縣加計學園以國家戰略發展計畫區的名義即將成立日本最大型獸醫學系,其中加計學園的的理事長為安倍晉三友人,被《朝日新聞》爆出文部科學省收到〈來自總理的意向〉一文而遭起疑。
但加計學園最大的疑點在於,自1984年起除了既有16所大學設有獸醫學系以來,文部科學省以獸醫市場一飽和為由,否決了各大學欲設立獸醫學系的請求,其中加計學園所在的今治市自2007起共15次向文部科學省請求新設立獸醫學系,都被文部科學省退回。
2013年第二次安倍政權設立了「國家戰略特別區域」制度,2015年6月起由內閣府主導,向全國募集適合新設立獸醫學系的地點。2016年1月今治市被指定為國家戰略特別區域,同年10月7日京都府與京都產業大學發表設置獸醫學系的構想,而後於11月9日國家戰略特區諮問會議上決定修正法律,附加上「(新設立的)獸醫師學系須為原先未有相關學系的區域」一條。
2017年1月4日內閣府發表在今治市可能於2018年4月開設獸醫學系的學校只有一所學校報名,1月20日選定為加計學園,3月31日加計學園向文部科學省申請設計新學系的認可。目前確認加計學園獸醫學系將於2018年4月開設,將成為52年來新設立獸醫學系的大學。──資料來源:《維基百科》加計學園問題

秋田的「陸基神盾」、新潟的重啟核電和「忖度」失言風暴、沖繩的辺野古美軍新基地爭議、愛媛的加計學園問題,通通都和安倍政權有關,在安倍晉三領導下的自民黨沒有辦法在這些地方拿下席次,也不足為奇。



石川カオリ的日本時事まとめ翻譯。

看到好玩有趣、各種傻眼的日本新聞就會隨手翻翻的日文新聞編譯平台。

CHANG, Yu-Chieh

Written by

大阪大学人間科学研究科グローバル共生学講座(2019/04~)台日・LGBTQ+・移民工・慰安婦・核電,現居日本大阪。合作夥伴:【地球圖輯隊】、【關鍵評論網】、【卓越新聞電子報】、【未來城市@天下】等,合作邀約請洽:yuchieh_osaka@outlook.com

石川カオリ的日本時事まとめ翻譯。

看到好玩有趣、各種傻眼的日本新聞就會隨手翻翻的日文新聞編譯平台。

Welcome to a place where words matter. On Medium, smart voices and original ideas take center stage - with no ads in sight. Watch
Follow all the topics you care about, and we’ll deliver the best stories for you to your homepage and inbox. Explore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the best stories on Medium — and support writers while you’re at it. Just $5/month. Upgra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