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出處:令和新選組推特

2019日本參議院大選特輯

【2019日本參議院大選】在野勢力板塊推擠,催生左派民粹主義

日本新興政黨「令和新選組」走左派民粹主義路線,成功於在野勢力擠出一席之地。

CHANG, Yu-Chieh
Jul 25 · 15 min read

在野陣營成功阻擋執政聯盟擴張

2019年日本參議院大選結果出爐,總計 254席的參議院改選 124席。在野陣營(非自民黨與公明黨組成的執政聯盟)從改選前的 89/245席增加到 104/245席(含非改選的 51席),成功阻止自民黨在議會取得單獨過半的席次,在野陣營本次可說是選得不錯。

圖片出處:立憲民主黨推特

立憲民主黨坐穩在野寶座,選票集中化

在野陣營當中,立憲民主黨成功坐穩第一大在野黨寶座,席次從地方選區拿下 9席、政黨比例代表拿下 8席,從選前的 24席增加為 32席(含非改選的 15席)。至於國民民主黨(立憲民主黨從民進黨分裂、獨立之後,殘存的民進黨改組為簡稱「國民黨」的國民民主黨)只剩下地方選區和政黨比例代表各 3席(共 6席,比選前掉了 2席)。日本共產黨只保住地方 3席和政黨比例代表的 4席,比選前少了 1席(加上非改選 6席,目前在議會共有 13席,為在野陣營第 3大黨),顯見在野勢力版圖的消長,正朝向立憲民主黨獨強的方向集中。

然而,立憲民主黨明明選出亮眼成績,從改選前的 8+15席變成 17+15席(15為立憲民主黨非本屆改選席次),但立憲民主黨黨魁枝野幸男在記者會上的表情相當沉重,各家媒體的攝影師還得不斷提醒枝野幸男「表情很僵硬」,這一切都和新成立的政黨「令和新選組」(れいわ新選組)來勢洶洶有關。

令和新選組來勢洶洶,氣勢強壓立憲民主黨

根據《朝日新聞》投票日當天的出口民調(exit poll)分析,近年來 30多歲以下的日本年輕選民更傾向投給自民黨,特別是 2007年第二次安倍政權以來,30多歲以下的年輕選民支持自民黨的比率大幅提升,從 20%左右攀升到 40%左右,並於 2016年起,30多歲以下年輕選民的自民黨支持者比率已高於 60多歲以上的高齡選民。

年輕選民傾向於支持自民黨的另一方面,就是左派民主主義路線的年輕支持者比例急降。2010年,30歲以下和60歲以上的左派支持率出現交叉,60歲以上支持左派政黨的比率高於 30歲以下的年輕選民。自 2013年起,30多歲以下的年輕選民的左派支持度始終不及兩成。

立場偏左的中間選民支持度僅次立憲民主黨

本次《朝日新聞》的出口民調發現,這次有 5%民眾表示已將政黨比例票投給「令和新選組」,中間選民(沒有特定支持的黨派立場)則有 10%表示政黨比例票要投給「令和新選組」,這個數字遠遠高於投給公明黨、國民民主黨、日本共產黨或社民黨的中間選民比率。在中間選民對執政的自民黨、公明黨(簡稱「自公聯盟」)的支持度和 3年前參議院改選沒有太大差別的狀況下,《朝日新聞》認為,「令和新選組」的政黨比例票是吸到在野陣營的選票。

圖片出處:枝野幸男推特

大選前夕(7/15),《每日新聞》在東京JR吉祥寺站前的「令和新選組」街頭演講的造勢晚會上,訪問了兩名男性。

在野黨由上而下的菁英視角令人反感

一名住在東京都台東區的 40多歲男性表示,自己在 2017年眾議院大選時投給了立憲民主黨,當時覺得「只有這個黨才能代表我們」,但這次覺得在野黨的主張:「感覺得出都是菁英階級想出來的政策,能感覺到高學歷、高收入的人們用一種『讓我們來教你們吧』的態度在談(政策)」、「現在的在野黨們能讓人感覺到一種『從上而下的視線』的氛圍,對於至今一直覺得被政治(政黨、政客)無視的人們來說,我們對這(由上而下的氛圍)很敏感。」

感受到山本太郎為了市井小民著想的心

另一名東京都稲城市的大四男學生則說,自己在學校的課上得知山本太郎,在推特上查到山本太郎這場街頭演講,便一個人特別跑來聽。這名男大生表示,聽到山本太郎演說時說「為了償還獎學金(日本的獎學金有兩種,一種中文所謂的「獎學金」,另一種則類似台灣的就學貸款)而感到不安的學生們」、「沒有辦法籌出房租水電費而不能搬出去一個人住的人們」,覺得山本太郎是個能代表自己、為自己發聲的人。這名大學生泛紅著臉接著說道:「雖然知道還有其他政黨,但覺得山本先生是會為了我而奮力一搏的人。」

「令和新選組」支持者相對年輕

本次《朝日新聞》的出口民調指出,「令和新選組」的支持者以 40–49歲居多,50歲以下的支持者佔六成。相對於日本共產黨和社民黨的支持者是以 50歲以上為主,可以看出「令和新選組」的支持者相對年輕。《朝日新聞》認為,「令和新選組」是今年 4月才成立的政黨(成立之初屬於政治性團體,選後贏得 2%支持率,現已升格為政黨),和其他政黨相比,「令和新選組」的準備時間較短,而「令和新選組」靠著社群媒體操作打空戰(相對於實際走上街頭和選民互動為「陸戰」,「空戰」指的是利用網路、媒體和其他政黨較勁)的方式,讓「令和新選組」接觸到網路社群使用者,支持者年齡分佈才會相對年輕。

從歐洲吹到日本的民粹主義

細看「令和新選組」提出政策:「將最低工資提高到時薪 1,500日圓」、「555萬人份的獎學金(編註:類似於台灣就學貸款的概念,畢業後需要還錢)由國家代你還」、「讓僱傭關係安定化,增加公務員人數」。上述政策和其他在野黨(立憲民主黨、國民民主黨、日本共產黨和社民黨)提出的主張很近,但「令和新選組」的政見和其他在野黨最大的不同是,面對日本將於今年 10月將消費稅從 8%上漲到 10%,多數在野黨只有喊出「消費稅凍漲」(消費稅維持在 8%就好),「令和新選組」卻喊出了「廢除消費稅」的口號:廢除消費稅,讓物價下降,國民實質薪資提升,就能讓景氣復甦。

山本太郎認為,「廢除消費稅」和「獎學金國家代你還」有 29兆日圓的財政缺口,這部分的費用就從向企業徵收的法人稅來補,或是從收入高的人身上抽更高的所得稅。國家不應該壓榨底層小市民,從小市民身上挖消費稅,更應該從收入更高的人身上拿錢,來補貼社會福利的資金缺口。

民生經濟成選戰焦點

這次一次的參議院改選,最大的議題就是民生經濟:面對日本今年 10月即將上漲的消費稅,還有日本金融廳在參議院改選前爆出「退休前要先存夠 2,000萬日圓,再加上國民年金才夠過完後半生」報告書,這些都是和小市民生活息息相關的民生經濟話題。

所有的在野黨都有抓住這個民生議題,緊迫追打執政聯盟。百姓生活苦,日本財政又出了問題,該如何補這個財政缺口並不容易。舉例來說,假若真的從企業或高所得的人身上抽更高的稅,就有可能讓企業出走,反而不利於整體經濟發展。

廢除消費稅是「究極的民粹主義」

一名不具名的自民黨幹部表示,「令和新選組」喊出「廢除消費稅」和「最低工資上漲到時薪 1,500日圓」是「究極的民粹主義」。獨立記者石戸諭也將「令和新選組」定調為「左派民粹主義」政黨,更稱歐洲近年興起的民粹主義狂潮,在這次的參議院改選吹進了日本。

圖片出處:枝野幸男推特

比起論述更講情,菁英左派辦不到

東京工業大學日本政治思想學教授中島岳志指出,日本左派政黨在「令和新選組」出現以前,不管是立憲民主黨黨魁枝野幸男,或國民民主黨黨魁玉木雄一郎,這些都是菁英型政治人物,提出政策一定會顧及所有角度,不管問他們什麼問題,他們都會認真仔細地回答。然而,「令和新選組」的山本太郎不一樣。當山本太郎在街頭演講被問倒時,他會說:「這個我不知道」、「這裡有比我更懂這個議題的人的話,可以幫忙解答嗎?」中島岳志表示,山本太郎能說出這些話,但那些菁英中年男子是絕對辦不到的。

中島岳志接著說到,山本太郎的演說最重要的就是傳遞情感,比起論述他更著重在講情意。「活在這個讓人想去死的社會,這不是很奇怪嗎」、「難道生產性(*)能用來衡量人的價值嗎」、「好好活下去吧!」

「民粹主義」本身不是壞事

中島岳志認為,左派因為需要理性規劃出最適合社會的方案,而形成左派聚集了一堆菁英但不懂得人民的話術,不懂得該如何將訊息傳遞給民眾。所以過去多半是保守右派的政治人物,比較擅長操弄民粹主義,而山本太郎大概是日本政壇當中第一個走民粹主義路線的左派。中島岳志強調,在政治學當中「民粹主義」一詞並沒有好壞之分,民粹主義可以說是反菁英、反威權主義的大眾政治運動:在大眾化的民主主義時代裡,政治與行政中心由菁英份子把持,民粹主義反對的是這種現狀。

左派民粹主義的隱藏訊息:貧富差距擴大

中島岳志接著提到,近年來世界各國吹起民粹主義,主要都以高舉反移民旗幟的右派為主,例如:美國川普就是一例。與之相對,美國民主黨參議員同時也是總統候選人的桑德斯(Bernie Sanders),就是走左派民粹主義,主張在華爾街徵收新稅,將這些費用拿來補貼大學生學債。立命館大學政治思想史的山本圭准教授補充道,特別是在貧富差距擴大的時候,左派民粹主義的主張對民眾來說更具說服力,或許「令和新選組」這次備受矚目,背後隱含的訊息就是日本社會的貧富差距擴大中。

關鍵在立憲民主黨手中

中島岳志認為,日本儼然形成的左派民粹主義,接下來的關鍵掌握在立憲民主黨黨魁枝野幸男的手中:民粹主義最重要的就是如何取得平衡,需要有一方掌握局勢,如果山本太郎和枝野幸男能相互尊重、共同奮鬥,就有機會形成能制衡執政聯盟的在野連線。


這次山本太郎雖然以一個人獨得 99萬1,752票,成為本屆參議院改選最高票落選的政黨比例代表候選人,還打破 2001年以來公明黨浮島智子以 44萬5,000票左右最高票落選的紀錄。

山本太郎旋風至少還有六年

筆者認為,這股左派民粹主義的「山本太郎旋風」至少還會再日本政壇呼風喚雨 6年:直到舩後靖彥和木村英子參議員任期結束前,山本太郎都能以「令和新選組」黨魁的身份,持續在日本政壇發揮影響力。不僅如此,「山本太郎旋風」的能量可能比山本太郎參議員時期還要更強:現在「令和新選組」已經從政治團體升格為政黨,山本太郎就能以黨魁身份和其他政黨的領導人會面,媒體曝光度或許也能打破先前的「玻璃天花板」現象,讓山本太郎或「令和新選組」得以在電視台節目上露出

至少山本太郎在開票當天(當時還在開票)的記者會上表示,如果他這次連任失敗,就會投身接下來的眾議員改選,「只有參選這條路,迎接挑戰」,並要一口氣提 100個眾議員候選人民粹主義最怕走到後來亂開支票謊話連篇,讓我們盯好盯滿山本太郎到時候是不是真的提 100個候選人)。事實上,山本太郎會做出這個決定並不意外,因為他在選前就高喊:「讓我當上總理大臣」、「如果山本太郎當上總理大臣要做什麼呢?」,日本憲法雖然只說總理大臣要從國會議員中選出,但從日本憲法施行以來,憲政慣例都是由眾議員擔任內閣總理大臣,或許山本太郎打從最一開始就計畫要選下一次的眾議員,這次才會用政黨比例代表「特定枠」制度,把舩後靖彥和木村英子排在自己前面,如此一來就能充分發揮母雞帶小雞的效果,比自己的選票全部轉為政黨票也說不定。

這是山本太郎落選後的第一則貼文:「落選了就要在 4天內搬離議員會館事務所,7天內搬出議員宿舍,是很硬的行程表。很抱歉在選後一直沒有回應,今天晚上應該會發文。44歲、失業、無家可歸,衝啊!」


石川カオリ的日本時事まとめ翻譯。

看到好玩有趣、各種傻眼的日本新聞就會隨手翻翻的日文新聞編譯平台。

CHANG, Yu-Chieh

Written by

大阪大学人間科学研究科グローバル共生学講座(2019/04~)台日・LGBTQ+・移民工・慰安婦・核電,現居日本大阪。合作夥伴:【DQ地球圖輯隊】、【TNL關鍵評論網】、【卓越新聞電子報】、【未來城市Future City】等,合作邀約請洽:yuchieh_osaka@outlook.com

石川カオリ的日本時事まとめ翻譯。

看到好玩有趣、各種傻眼的日本新聞就會隨手翻翻的日文新聞編譯平台。

Welcome to a place where words matter. On Medium, smart voices and original ideas take center stage - with no ads in sight. Watch
Follow all the topics you care about, and we’ll deliver the best stories for you to your homepage and inbox. Explore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the best stories on Medium — and support writers while you’re at it. Just $5/month. Upgra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