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保無償化

日本3–5歲幼托免費新制上路(下)|人人有獎的「幼保無償化」解決不了問題

CHANG, Yu-Chieh
Oct 6 · 7 min read

伴隨今年 10月1日「一國兩稅制」的日本消費稅新制上路,日本政府也在同一天正式推出「幼保無償化」。簡單來說,就是將消費稅從 8%調漲到 10%當中多出來的 2%稅收,用來補助家有 3–5歲學齡前幼童的幼托費用,或是家有 0–2歲嬰幼兒的低收入戶(住民税非課税世帯)可以免費將孩子送到幼稚園或保育所。

然而,這項看似可以舒緩家長經濟負擔的政策,卻刻意或無形間造成家有學齡前兒童的家長間產生新的階級。這項政策是否真的解決日本幼托現狀的問題?這項政策究竟幫到了誰又害到了誰?本文接下來將探討日本政府這回推出的「幼保無償化」到底出了哪些問題。

— ▌前篇:


擴大實施就達不到最初目的

回到「幼保無償化」本身,原先「幼保無償化」是希望透過鼓勵幼托機構申請為經政府機關認可的「認可保育所」或「認定幼兒園」的方式,藉機淘汰不適合的私托機構。

2012–2016年間,日本幼托機構共發生 29起因為讓嬰幼兒趴睡窒息而死的事故,當中有 23件就是發生在沒有經過政府認可的「認可外保育施設」。日本厚生勞動省在 2017年度前往「認可外保育施設」實際調查時便發現,有 44.6%的「認可外保育施設」不合格。

問題是,現在「幼保無償化」擴大適用範圍到「認可外保育施設」後,就失去了原先希望藉機淘汰劣質私托機構的目的,只會讓絕大多數家有 3–5歲學齡前兒童的家長感到開心而已。

全面適用的「幼保無償化」只會讓貧富差距擴大

在「幼保無償化」實施以前,原本就有針對中低收入戶提供幼托補助。如果是領政府生活補助金生活的「生活保護世帯」,不管孩子幾歲去哪間幼托機構一律免費。如果是不需要課徵市町村民税的「低所得世帯」,幼托費用上限全國一律是 9,000日圓。至於年收在 1,000萬日圓以上(住民稅達 39萬7,000日圓以上)的家庭,幼托費用上限全國一律是 10萬4,000日圓。

現在推出「幼保無償化」,只是讓高所得的家庭賺到一筆,他們可以這筆原本要拿來將孩子送去幼托機構的費用拿去別的地方投資,這樣只會讓有錢的越有錢,沒錢的人生活還是照舊,造成貧富差距擴大。

解決不了問題,還可能造成幼托品質惡化

再者,「幼保無償化」是否真能解決目前幼托現場的問題,或是會衍生更多問題,都該被打一個大問號。

目前日本幼托現場的問題是,有幼托需求的家長多於幼托機構可以負荷的量,保育士人手不足、工作量過大,都會造成幼托品質惡化。

現在日本政府推出的「幼保無償化」方針,基本上就是鼓勵家長把孩子送去幼托機構,雙方家長都外出工作變成雙薪家庭。一旦 3–5歲學齡前兒童的幼托免費,就會有越多家長願意將孩子送到幼托機構,或延長幼托時間(別忘了「預かり保育」有補助)。如此一來沒有從源頭解決幼托機構人手不足的問題,反而加重保育士的負擔,造成幼托人員的勞動環境惡化。

要先從品質下手,接著才是減輕家長負擔

日本綜合研究所的主任研究員池本美香表示,2013年南韓就曾實施過針對 0–5歲學齡前幼童幼托全部免費的政策,但很快就發現這會造成幼托現場人手不足、幼托品質日益低下,而且還沒有達到南韓政府預期能提高出生率的目標,而有一派認為應該廢除這項政策。

池本美香指出,目前有不少先進國家都推行過幼托免費的政策,從成功的案例當中可以發現,「幼托免費」要能成功,必須要先確保幼托品質沒問題,接著才是減緩家長經濟負擔。但日本至今都沒有獨立機關來評價幼托機構的好壞,一切都交由地方政府自行處理。而且幼托專業人員一旦取得保育士資格,也不需要定期換發證照,如此一來沒有人可以替家長把關幼托機構品質的好壞,家長也無從判斷幼托機構的好壞。

0–2歲比3–5歲更需要照顧

池本美香接著提到,這次日本政府推出的「幼保無償化」還有兩個問題:一個是針對 0–3歲嬰幼兒的協助相對薄弱,以及這次政策完全沒有顧及沒有使用幼托服務、自己在家帶小孩的家庭。

這次的「幼保無償化」是針對 3–5歲學齡前幼童幼托費用全免,0–2歲的嬰幼童只有低收入戶家庭(可免繳住民稅)才享有幼托免費。

問題是相對於 3–5歲的學齡前幼童,0–2歲的嬰幼童是更需要大人細心照顧的群體。按照日本「認可保育所」的規定,每 3名 0歲幼童須有 1名保育士照顧、每 6名 1–2歲幼童須有 1名保育士照顧、每 20名 3歲幼童須配 1名保育士、每 30名 4–5歲幼童須配置 1名保育士。

沒有幫到現在最需要幫忙的家長

目前擠不進去「認可保育所」的「待機兒童」有 9成都是未滿 3歲的嬰幼童,但日本政府這次推出的「幼保無償化」是只有針對把 0–2歲的孩子送去「認定保育所」且符合低收入戶資格,才享有幼托免費的補助。

現在最需要幼托機構、擠不進去「認可保育所」的家長,反而被排除在這次「幼保無償化」的對象外,只能去找私托或保母,最糟的情況勢必得自己在家帶小孩。而這些自己在家帶小孩的專業主婦/夫,在這次的「幼保無償化」政策當中就只有孩子 3–5歲的時候每天 4小時的「教育」課程是免費的,要延長幼托時間還領不到補助

只從大人的角度思考,沒有從孩子的角度出發

池本美香認為,日本政府的改革都只著眼在「解決少子化」、「女性活躍」,但卻從來沒有從孩子的角度去思考孩子究竟需要什麼樣的照顧,才會出現像這次這樣只先想到要減輕家長負擔,卻沒有先想到要顧好幼托品質的政策。池本美香總結道,所有幼托政策最大的前提就是要先確保幼托品質,減輕保育士負擔,具體做法有加強提供 0–3歲嬰幼童的照顧,並將「幼托免費」限定在有品質保證的幼托機構。


石川カオリ的日本時事まとめ翻譯。

看到好玩有趣、各種傻眼的日本新聞就會隨手翻翻的日文新聞編譯平台。

CHANG, Yu-Chieh

Written by

大阪大学人間科学研究科グローバル共生学講座(2019/04~)台日・LGBTQ+・移民工・慰安婦・核電,現居日本大阪。合作夥伴:【DQ地球圖輯隊】、【TNL關鍵評論網】、【卓越新聞電子報】、【未來城市Future City】等,合作邀約請洽:yuchieh_osaka@outlook.com

石川カオリ的日本時事まとめ翻譯。

看到好玩有趣、各種傻眼的日本新聞就會隨手翻翻的日文新聞編譯平台。

Welcome to a place where words matter. On Medium, smart voices and original ideas take center stage - with no ads in sight. Watch
Follow all the topics you care about, and we’ll deliver the best stories for you to your homepage and inbox. Explore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the best stories on Medium — and support writers while you’re at it. Just $5/month. Upgra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