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左都要除返落黎」

端木皚
端木皚
Feb 4 · 5 min read

林鄭今早見記者被問及為何不戴口罩,林鄭表示,由於現時口罩供應緊張,特區政府在全球包括內地口罩採購不是很成功,於是在參考世衛建議等後,發出內部指引,除醫護人員等外,其他政府部門人員如非生病、前線工作及前往人流密集地區,否則不准戴口罩,「戴咗都要除落嚟」。

很荒謬。但其實,這正是過去香港二十三年的寫照。

「戴左都要除返落黎」

本來,面對尤如病毒的「強國特色瘋狂無恥」,香港是有不少建制上的保護,令我們可以像戴口罩一樣,起碼對這些「病毒」稍作對抗的。但無奈,這些口罩,一一都被人強行命令「戴左都要除返落黎」。

我們的《英中聯合聲明》:香港在 1997 年被交回中國的國際條約基礎,就是《英中聯合聲明》。其中清晰保障香港和中國雖然名義上同屬一國,但制度上是完全分開的。除了國防和外交外,香港人有完全的自治權。但隨著《英中聯合聲明》成為歷史文件,這些保證當然也被拋進歷史的垃圾桶了。這個口罩,被逼「戴左都要除返落黎」。

我們的政治制度:行政長官和立法會本來應該是體現「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重要制度,他們理應完全由港人選出,從香港人的角度管治香港,並捍衛香港人的利益。但隨著北京不斷粗暴干預歷次選舉,違反承諾取消雙普選,甚至安插「第二管治梯隊」實行西環治港,令這些手執公權力的人其實只是北京的傀儡和玩偶,而非港人的代表。這個口罩,又被逼「戴左都要除返落黎」。

我們的和平集會/遊行權利:根據《基本法》和《香港人權法案》,香港人本來應該有和平集會/遊行權利,但這先被所謂的「不反對通知書」制度箝制,演變至今連有「不反對通知書」也不保證遊行能順利舉行,更遑論政府根本當和平遊行是行禮如儀,#是你教我和平遊行是沒用。這個口罩,又被逼「戴左都要除返落黎」。

我們的選舉制度:一次又一次的 DQ,不但針對候選人,甚至針對已當選者,令我們連僅餘的民意代表都不能擁有(儘管他們的影響力其實已經十分有限)。這個口罩,又被逼「戴左都要除返落黎」。

我們的公務員制度:執行 DQ 政治任務的選舉主任,其實全部都是公務員。香港的公務員沿襲英國制度,本應政治中立,不應該被捲入這些骯髒的政治操作中,但這當然已盪然無存了。這個口罩,又被逼「戴左都要除返落黎」。

我們的司法/法治制度:一次又一次的人大釋法,將本來不屬於《基本法》的原則借「解釋」之名僭建進去,然後強逼法院必須根據這些僭建去解釋香港法律。這個口罩,又被逼「戴左都要除返落黎」。

我們的檢控制度:過去七八個月來,大大小小的鏡頭早已將黑警胡亂使用暴力的罪行公諸於世,昭然若揭。但至今卻沒有任何一位警察被控,這當然是由於警隊內部的互相包庇,根本拒絕調查搜證,令律政司的檢控官想檢控也無從檢控起。中立的檢控制度因此受到根本的破壞。這個口罩,又被逼「戴左都要除返落黎」。

我們的教育制度:2012 年的國民教育雖然最終沒有推行,但這些年來,大大小小的「愛國教育」和所謂的中史課,仍然不斷滲透校園。加上最近針對教師的文革式批判甚至狙擊,令學生無法不受政治洗腦的侵襲。這個口罩,又被逼「戴左都要除返落黎」。

我們的常識:二十三年來,不少歪理充斥著公共空間,權貴將錯謬當成真理般宣揚,謊言也說得流利純熟,漸漸,公共空間的理性和常識就會被侵蝕,人們的價值觀開始被轉移、扭曲。到底什麼是真假、美醜、好壞?公共空間常識對這些的守護於是變得無力。這個口罩,又被逼「戴左都要除返落黎」。

一個個的口罩,就這樣被逐一拆除下來。二十三年下來,香港早已變得無險可守了。

謊言和藉口:「由於現時口罩供應緊張」

更令人氣憤的是,用以拆除這些「口罩」的,是一大堆的謊言和藉口:像林鄭說什麼「由於現時口罩供應緊張」,根本就並非事實:如今人人都知道,懲教署工業組(CSI) 一直都有生產口罩,最近甚至加班趕製。但這大概一億個口罩去了哪裏呢?有消息指不少被運往強國,甚至有人看到,它們輾轉間竟然出現在在屯門賣唱賣笑的大媽面上。說好的「現時口罩供應緊張」呢?

明顯,口罩沒有供應緊張,只是政府沒有好好利用已有的資源去解決香港人的燃眉之急而已。

同樣的藉口同樣出現在上述的其他「口罩」上:什麼要維護國家主權完整,確保公職人員效忠《基本法》(還是效忠北京政權?),甚至《英中聯合聲明》早已是歷史文件等等,通通都是謊言和藉口,目的只是為了拆毀香港人自我保護的藩籬。

結語:香港早已病入膏肓了

沒有了這些「口罩」,令香港人長期處於深圳河以北的「病毒」而完全沒有抵抗能力,而二十三年來,香港早已病入膏肓了。正如神劇《天與地》的名言:This City is dying, you know?

被逼除下「口罩」可以怎樣做呢?既然我們無法保護自己不受鄰近經濟強國的壓逼和侵擾,我們惟有飄颺遠去。容我以夕爺神曲《獨家村》幾句歌詞作結:

你怪我不夠笑容 不懂跟風變通

難及你沒原則 犧牲那初衷 隨舊情斷送

我不屑為求相擁 可啞忍到心裡裂縫

若我所見不相同 獨守一角青空

我怕折腰你怕窮 彼此怎可折衷

唯願歲月靜好 不好跟你安寢 情自然壽終

盲愛和自愛不易兩全 讓我忍痛一刀就這麼兩斷

沒法跟你輕輕鬆鬆假裝卿卿我我只好放手

守護我的獨家村

我跟你同床發夢 可惜語言再不相同

大概做人不想太委曲 都將要絕種

任你嘲笑孤僻也好偏激也好只會自詡清高也好

好過純淨的嘴臉 被媚俗的唇扭轉

各走各路如試煉 不知你或我更安然

無悔未曾可將你改變 都不被你污染

作者 Facebook / 作者 Medium

(歡迎網上廣傳)

端木 皚

《立場》博客、《嘗言道》、《信仰百川》作者之一

端木皚

Written by

端木皚

《立場》及《眾新聞》博客及《信仰百川》作者之一

端木 皚

《立場》博客、《嘗言道》、《信仰百川》作者之一

More From Medium

More on 法治 from 端木 皚

More on 港獨 from 端木 皚

Related reads

Welcome to a place where words matter. On Medium, smart voices and original ideas take center stage - with no ads in sight. Watch
Follow all the topics you care about, and we’ll deliver the best stories for you to your homepage and inbox. Explore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the best stories on Medium — and support writers while you’re at it. Just $5/month. Upgra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