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是那落在共匪手中的港人的鄰舍呢?

端木皚
端木皚
Feb 12 · 3 min read

有一個人從小漁村往東方之珠去,卻落入了共匪手中。他們剝掉他的自由民主,對著他狂噴催淚彈和胡椒噴霧,又用棍瘋狂打他的頭,然後找來一個個傀儡繼續折磨他。 剛巧有一個牧師從那條路下去,看見他,深怕沒有乖乖地順服掌權者,就從另一邊走開了。 同樣,有一個長老也經過那裏;他走近,看見了,想起那神聖不可侵犯的「政治中立」原則,也從另一邊走開了。 然後,有一個教會在附近的執事也經過那裏,惟恐引得那些共匪的傀儡來騷擾教會的崇拜,殃及池魚,於是連忙趕回教會,掛上「對不起,今晚教會暫停營業」的牌子,然後回家去了。

可是有一個戴著豬咀的同性戀者路過,來到那人身邊,趕看見他就動了憐憫的心, 上前把油和酒倒在他的傷口,包紮好,然後把他扶上自己的牲口,帶到旅店裏照顧他。 第二天,那同性戀者拿了兩個金幣交給店主,說:『請你照顧他,一切額外的開支,我回來的時候必還給你。』


耶穌問:「你認為這四個人中,誰是那落在共匪手中的人的鄰舍呢?」

律師說:「是那個憐憫他的人。」

耶穌對他說:「去照樣做吧!」


耳熟能詳的故事,改編了的。每當我聽到教會仍然喋喋不休地討論「是否應該參與政治」時,我都有一種不耐煩:我們的上帝是一位在痛苦和欺壓中靠邊站的上帝嗎?當香港人被北京打個半死時,教會願意作香港人的鄰舍嗎?還是我們因為種種冠冕堂皇的原因,像故事的牧師、長老和執事那樣,走開,甚至把教會的大門關上呢?

更令人憤怒的是,在教會一貫的政治潔癖上,教會偏偏執著於同志運動的問題。若論什麼是得罪上帝的行為,教會因和掌權者同謀(默不作聲也是一種同謀)而沾滿手的鮮血,比同性戀者大得多,深得多了。起碼他們大多數都不會對暴力和欺壓視而不見,還沾沾自喜。

誰是那落在共匪手中的港人的鄰舍呢?這問題也真該問。

延伸閱讀:

  1. 《對不起,今晚教會暫時營業》:https://bit.ly/3bytyib
  2. 《平安夜?其實沒有平安》:https://bit.ly/2uuHuJz
  3. 聖誕節提醒我們,教會從來都不是政治中立》:https://bit.ly/2HfiwR9
  4. 《牧者應該談政治嗎?》:https://bit.ly/38rwifm

作者 Facebook / 作者 Medium

(歡迎網上廣傳)

端木 皚

《立場》博客、《嘗言道》、《信仰百川》作者之一

端木皚

Written by

端木皚

《立場》及《眾新聞》博客及《信仰百川》作者之一

端木 皚

《立場》博客、《嘗言道》、《信仰百川》作者之一

Welcome to a place where words matter. On Medium, smart voices and original ideas take center stage - with no ads in sight. Watch
Follow all the topics you care about, and we’ll deliver the best stories for you to your homepage and inbox. Explore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the best stories on Medium — and support writers while you’re at it. Just $5/month. Upgra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