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哆啦A夢:與大雄的》電影大長篇系列

哆啦A夢(日語:ドラえもん),幾乎是台灣七八零年代共同的童年回憶,甚至五六零年代的大人們,在他們出社會成長過程中,哆啦A夢也是個不可忽視的角色。但在每天晚上吃飯時間全家一起坐在客廳看「哆啦A夢」的時光裡,你也有沒有印象自己曾看過哆啦A夢的「電影」呢?今天就讓我們來聊聊這個國民童年「哆啦A夢:大雄的電影大長篇」吧!

《哆啦A夢》 是由日本漫畫家藤本弘(筆名藤子·F·不二雄)和安孫子素雄(筆名藤子不二雄A)共同創作的漫畫作品。連載期間從1969年-1996年,在 1987年藤子不二雄A與藤子·F·不二雄拆夥,爾後就一直由藤子·F·不二雄繼續創作直到1996年藤子·F·不二雄去世才結束。

左為 藤子.F.不二雄、右為 藤子不二雄Ⓐ

從1980年開始,每年春季3月都會上映哆啦A夢長篇電影版, 至1996年藤子逝世為止有16部,逝世後至2004年有8部,2005年暫停一次,自2006年《新大雄的恐龍》開始,製作團隊決定重新製作新電影版系列,但不再創作大長篇漫畫,而是改創作電影漫畫化作品「映畫ストーリー」( 電影改編漫畫版),通常都是改編原著動畫或是同一個故事主軸架構下繼續發展創作作品,目前至2018年共13部。

左為1980年上映的《大雄的恐龍》、右為2006年重製版《新·大雄的恐龍》

拓展短篇漫畫的情感

原先這種長篇漫畫設定「僅此一次」的情節,結果在1980年上映後受到諸多好評,第一年上映就有15.6億日圓的收入,再加上藤子先生本身也很喜歡這種設定,比起短篇漫畫更能表達故事的情節與內涵,故從1980年代開始就固定每年春季3月發行一部。


「新」的延伸與突破

自2006年就不再創作新的漫畫大長篇後,每年的電影就開始以「1~2年舊電影改編成新電影,一年創作新電影」的形式下去。好比說:

2006年《新·大雄的恐龍》改編自1980年《大雄的恐龍》
2007年《大雄的新魔界大冒險》改編自1984年《 大雄的魔界大冒險》
2008年《大雄與綠之巨人傳》
2009年《新·大雄的宇宙開拓史》改編自1981年《大雄的宇宙開拓史》
2010年《大雄的人魚大海戰》
2011年《新·大雄與鐵人兵團》改編自1986年《 大雄與鐵人兵團》
2012年《大雄與奇蹟之島》
2013年《大雄的祕密道具博物館》
2014年《新·大雄的大魔鏡》改編自1982年《 大雄的大魔鏡》
2015年《大雄之宇宙英雄記》
2016年《新·大雄的日本誕生》改編自1989年《 大雄的日本誕生》
2017年《大雄的南極冰天雪地大冒險》
2018年《大雄的金銀島》

可以看到每1~2年就會有一部改編自過去藤子先生的大長篇作品,至於2019年我們會看到的是新作品還是改編的「新」故事呢?就讓我們等待明年3月份一起揭曉吧!



後記:關於哆啦A夢的小知識

大雄(全名野比·大雄)是野比家中的獨子,住在日本東京區的四年級(後期改為五年級)的小學生,大雄本身對於運動和唸書都很不擅長,學業成績極差,時常遭通學欺負和老師的處罰;此外,大雄運氣也是出奇的差,出門常常被狗咬,連猜拳每次都會輸,也常常被附近打球的人被球砸到。

因為大雄這樣的命運,已經影響到了未來子孫的生活和表現。為了改善這樣的情況,大雄的玄孫(孫子的孫子)從未來22世紀帶了貓型保母型機器人「哆啦A夢」來幫助大雄改變命運,劇情中利用哆啦A夢許多未來世界的道具來幫助大雄,一步步地帶領大雄走向不一樣的人生。

關於角色與劇情設定

作者藤子曾表示,主角大雄是依照自己小時候的樣子來設定。作者小時候運動神經並不發達,而且總是在看漫畫。而靜香也被認為是作者心目中理想女性典型。至於胖虎與小夫則是以小時候經常欺負自己的朋友為原型。

儘管哆啦A夢拿出了高科技的未來道具,但在人們過度依賴科技的結果,反而在結局常常出現反效果,甚至造成別人的麻煩,所以被認為作者想要傳達的「雖然文明進步,但最重要的還是使用的人」思想。

另外大雄家中的雙親因為物價和生活費而煩惱,大雄因為與身邊朋友的友情鳩葛等,儘管是一部以兒童為主的漫畫作品,但也包含了許多黑色幽默和諷刺原素,體現出大人世界的真實性。


大長篇劇情的主要含意

相較於短篇漫畫的簡單敘事,大長篇其實每部都有很深的涵義,其中最想要傳達的是「團隊合作、友情的可貴」,以及「哆啦A夢和大雄之間那段永遠不可抹滅的家人感情」。電影中常常引人熱淚的都是大雄拚了命拯救哆啦A夢的場景,那種無法割捨的友情羈絆是比起哆啦A夢短篇故事,更能帶給觀眾長遠與珍惜的回憶。

《哆啦A夢》的評價

哆啦A夢在日本文化中佔有相當重要的地位,在2005年日本財團在紐約舉辦的展覽會中,負責企劃的藝術家村上隆認為:

「『哆啦A夢』所展現的特色是代表著1970年代,將日本的「願望、滿足、需求」之心性明確的表示與分析出來。那個年代的日本由於電子技術的發達,比起個人的知識與勤勉,反而預測利用機械來解決問題,提示對未來充滿著魅力的象徵。

這段話象徵著日本在泡沫經濟前的繁榮與富庶,儘管已經經過了好幾個十年,但哆啦A夢作品中依然保有一開始最純粹的風格與趣味,甚至在多次的日本災難中象徵著改變未來的可能性,可見其對於日本一般民眾的影響力有多大。

拍 10 下:謝謝你喜歡我的解說!
拍 30 下:我會寫更多關於「電影知識」的文章
拍 50 下:我有你這讀者寫這篇也心滿意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