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狷書行 大歷史論述之一

想想歷史 Thinking About History
作者: 莎拉‧瑪札 Sarah Maza
譯者: 陳建元
出版社:時報出版 
出版日期:2018/04/24

六何法,又稱6W分析法或5W1H,即何事(What)、何人(Who)、何時(When)、何地(Where)、何解(Why)及如何(How)。由這六個疑問詞所組成的問句,都不是是非題,而是需要一或多個事實佐證的應用題。
 
 由此開始,作者開始重新檢視所謂的西方史學的思考,歷史或歷史學,產生的作品有哪些問題,是怎麼生產,有什麼樣的立論基礎,類似形上學一班,重新檢視歷史學,作者特別強調歷史是沒有標準答案,沒有正典,專業與非專業的分野不明顯的學科。只要願意皓首窮經,研究大量資料,轉化成自己的觀點就可以產生文獻。這個問題就開始反問,歷史學系的訓練與其他人有何不同?於是自我省思?

由第一章 whom 開始,介紹歷史大項,以中國史記為例,本紀以敘帝王,世家以記諸侯,列傳以誌人物,表以繫時事,書以詳制度。以人為主,特別是主導世界的人,領導者,帝王將相,很少有女性,這是傳統歷史書寫方式,稱之為上層的歷史,同時也強調所謂的客觀性。方式慢慢改變,特別在十七八世紀之後,馬克思認為推動社會的力量是下層社會,於是慢慢的重視戰役中小兵的觀點,運用數字的社會史與量化觀念,黃仁宇提倡的數字管理去檢視中國歷代。當然本書談到黑人的默默抵抗,奴隸制度的研究,是美好或剝削。歷史的討論很多,但是基督教對於黑人意義的差別,就出現於主動與被動的反抗。與性別,除了女性外,同志,性別革命,我們所知的性別是否可以準確套用於所有人?

接者是 何處 where,是否要強調國別史,如熟知的希臘羅馬英雄傳或羅馬帝國的興起。這些古典著作,更是以民族國家為本,興起的英國史,法國史。直到想像的共同體出現,國別史變得不自然。這些為了要強調營造共同記憶還有共同所遺忘的東西。替全體戰士立碑。這些儀式性的行為。南北戰爭之後為了要團結,立刻拋棄黑人人權,刻意將黑人問題影而不揚。都是政治目的的結果。當疆域更動時,這些人馬上出現認同問題。
 全球史的視野,以工業革命這個字眼,似乎中國帝國強盛千年被漠視,直到華樂斯坦切入。再者無法面對的大量黑人奴隸問題,歷史如何描述這個問題,跨大洋的事件,超越國別,長達數百年,解釋成黑人文明低落?中間有多少轉變?為何西方興起,為何現在世界是這個樣子等問題都是世界史。彭幕蘭的大分流一書是最近的重大貢獻。這些作者如何消化大量的資料,推論的過程以及敏銳之處,而出現的結論。拍案叫絕也好,心中懷疑也好,開始想什麼角度的歷史?作者說很多研究以歐洲中心,例如物種大交換。是以歐洲中心論,或是晚明的白銀流入。自然所謂的地理大發現,古老的印度等字眼,必須檢視自己的觀點!如果以中國的觀點,或非洲的觀點,或者以大海洋的觀點,要如何訴說這個世界,及其變化?

然後是 什麼 what,雖然是以人為敘述者,記錄者,記錄各種生物,如達爾文的五年觀察過程,從觀念到事物,勞工史,天文史,宗教史。更大的是思想史,而有的觀念史!西洋政治思想史,也是這個的代表。談到科學史,湯瑪斯.孔恩的科學革命,像一座大山,典範轉移,常態科學等字眼,不斷的重複於科學社群。本書不斷的說明各種歷史事件,就連社群中人也不一定得知的軼事。波以耳對上霍布斯的真空辯論。前者是波爾定律在中學物理中必然出現,後者是《利維坦》(Leviathan)作者,社會契約論重要推手。科學哲學中各種討論,真理如何出現,也是歷史學。早年看過一本數理化通俗演義,作者是新聞學出身,依然可以寫出津津有味的科學演進歷史,再度證明歷史的非專業性。後段更是說明各種物質史,如蘋果,鉛筆,這都是在台灣出版的物件史書籍,更說道槍砲病菌與鋼鐵,是環境決定論者。晚近生態浩劫,自然環境史及和其他非人類相關行動者。如果細菌沒有幫西班牙人打敗土著,現在的歷史會改變?

作者行文轉到本書第二部分,如何生產文獻 how to produce。談到歷史學的特色,各種資料,文獻。專業與非專業,在中國古代早有史官設置,西方世界多半是有閒人如國會議員吉朋。直到法國大革命之後,才有正式歷史組織,大學也慢慢開始授予學位。這些很多是為了形塑國家意識。歷史學者以往是為國家服務,慢慢都是一群菁英觀點。早年以WASP為主,連黑人與閃米人都無緣。慢慢才有了學術與大眾歷史。例如說以傅儀觀點,東三省的國家有何意義?創新觀點的寫作,通常是業餘作家。其中討論比利時國王在剛果暴行的著作。增廣見聞外,也可以討論比利時與剛果的關係,或是大屠殺中的盧安達關係。任何號稱無觀點的紀錄片是否真如所說的客觀?電影亦也產物之一。開始談到如何展示所謂的史料,如博物館,一定有其觀點。以二戰原子彈觀點的展出,如果展出廣島核爆的傷者,那麼屬於當時的士兵飛行員一定意見很多,因為這種展出必然會減少決定投彈的正當性,是要靠辯論塑造歷史?在台灣就是二二八,是報導國軍進入統治這個島嶼或是展示之前多少公務員被殺,社會動亂!主導展覽者的政治意圖?這是身為歷史者必須詢問?
 史料和檔案是否決定了歷史?史料是很有趣,日誌也許單日來說瑣碎無聊,但是連續多日乃至多年,這個完整的紀錄就可能挖掘眾多的歷史事件,中國綿延千年的天文觀察史是否可以對當代天文物理有貢獻?也許無法,但是其記錄天狗食日與歷史中弒君的對比,可以知道記錄為真或否?這也是一種研究方向,不斷像過去取經,這就是歷史學。

如果歷史是找出一種解釋。 原因或意義?why? cause or meaning。何謂歷史一書提出,研究歷史就是研究原因。因果與時間關係密不可分,但是只能推測的因果關係是否必然?比較,連結,概念化,脈絡,是全球史分析方式,同樣也可以追尋規律和模式:但是因為並非所有問題都有單一答案,很多問題不同觀點答案不同,於是社會科學,馬克思主義與年鑑學派,多元歷史,微觀歷史。紀爾茲、傅柯以及新文化史衝擊單一的回應原因與結果,加上最後的一篇出現,歷史是折衷主義再度出現。

歷史是當代或過去,乃至於未來? 事實還是虛構?when, fact or fiction(history in every time)。如果歷史是事件的因果關係,那麼你所選擇的材料,是否全面,通過你自己的選擇,就不是客觀性。很多證據不一定可以窮遍,以考古為資料的自然史,怎麼敢保證恐龍這種生活史必然如此,建構於被發現的古物上。如同歷史學的進展,原來都是白色男性為主的階級,到婦女,黑人陸續進入,整個視野開放也帶來不同的觀點,主流與邊緣,是否可以互換。如非洲,口述歷史是否可用,重建這個區域的歷史?語言學的引入,能指所指的差異,連語言中的隱含觀點,事物都是被建構。扭曲或想像:我們如何劃定界線?例如美國西部開拓史,如果轉換為原住民,會怎麼寫?
 本書寫了很多歷史著作與觀點。什麼樣的框架去觀察研究歷史,隨之的問題與投射,自然有不自覺忽視的事務。不同國家來看世界,男性,奴隸,注意到的項目截然不同。隨時提醒自己立論基礎與相對特點。優劣互現。

「歷史學家不能給你答案,但隨著時間的推移看問題,可以教你如何提出正確的問題。」
 — 莎拉.瑪札(Sarah Maza)

書寫日期:2019/0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