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人可擋我路」

你試過幾多次,為咗一個問題,喺一晚之內徵詢咗不下十個人嘅意見?

置記人生中,印象中要咁樣發散英雄帖,朋友、同事、舊同學、網友⋯⋯幾乎會呼吸又有少少知識嘅都諮詢一下,真係冇幾多次。無他,我慣咗獨行獨斷,冇咩事都唔打搞人,免得問咗人意見又唔聽,人哋感覺被冒犯就唔好。

不過今晚,我真係好似落水狗咁,搏老命四圍搵水泡搵援兵,為嘅係集思廣益,為一條問題,求一個工整得嚟又得體嘅答案。

好簡單咁講,當你嘅仕途嚟到一個十字路口,左邊轉上三號幹線,風馳電掣又多拖頭、貨櫃車穿穿插插;右邊轉入彌敦道三步一街口、五步一燈位, Start-Stop engine 爆偈都似;中間直行有咪錶位可以擺低架車行開食支煙、打個書釘先再上車。呢啲關頭,你,需要搵人畀意見。

返工同投資一樣,你想要獲得更高回報,就需要承擔更多風險。留意返呢度個邏輯。我冇講過承擔更多風險就會有更高嘅回報。仍然混淆緊嘅朋友請聽返楊千嬅嘅舊歌《因為.所以》。

職場上,最高風險嘅位置係 CEO ,以及一眾董事 (Directors) 。一來間公司有咩行差踏錯,佢哋最容易上身,二來佢哋押上咗個人嘅名譽去出任呢啲職位,柒咗的話他日都好難行走江湖。呢啲風險因素,多少解釋咗點解佢哋人工高,或者有董事袍金收。

咁當然唔係人人上到去 C-level 。但係隨住監管機構嘅花式日新月異,金融行業要孭飛嘅人都越來越多。以證券行同基金經理為例,證監會 (SFC) 本身已經設立咗「負責人員」 (Responsible Officer ,簡稱 RO) 呢個崗位,要求每間持牌機構至少有兩條粉皮為公司嘅業務同營運負責任。

去到 2017 年,繼英國監管機構訂立 Senior Management Regime 去管束各個職能嘅負責人之後,香港嘅 SFC 都引入咗 Managers-In-Charge (“MIC”) 嘅制度,務求將八大範圍嘅負責人一網打盡,唔好有事就攞個 RO 人頭嚟祭旗。邊八瓣?整體管理督導 (Overall Management Oversight) 、主要業務 (Key Business Line) 、營運及內部監控、風險管理、資訊科技、財務及會計、合規、以及反洗黑錢及反資助恐怖份子。除咗頭嗰兩項,後面六項 MIC 基本上都係後勤部門。呢班幕後功臣 (或者幕後黑手) ,通常唔使攞 SFC 牌照,以前阿官大人真係識佢哋係老鼠。

正所謂水至清則無魚,香港嘅金融市場仍然蓬勃,盲嘅都睇到香港呢個池塘微生物眾多,五顏六色、百花齊放。喺「搵食啫,犯法呀?我想架?」嘅三段式前提下,重賞之下,必有勇夫。無論係跨境的金融業務,抑或係為石頭爆出嚟嘅暴發戶服務,只要有個價錢,金融市場都總有人願意去做呢份苦差。

我自問唔係一個只看回報、不計風險嘅人。前瞻了,也要後顧,顧住自己後欄,唔好行錯路、叉錯步而鎯鐺入獄。退一步講,自己做過一間咩公司,都希望間公司日後唔好聲名狼藉,或者喺其他人口中聽到太多負面評價。

所以呢,當機會降臨,躍躍欲試嘅好奇心、坐司機位 (in the driving seat) 嘅控制慾、 Challenge Accepted 嘅好勝心,都會同另一面戰戰兢兢嘅自己腦交戰。但凡轉變,就總有風險。把握機會,機會也可能反咬你一下。做新嘅崗位,新嘅老細可能待薄你。突破樽頸位,或者樽蓋就在眼中要你撞到頭破血流。

不過咁。打,唔一定贏。唔打,就一定輸。如果在上者開到聲,君要臣死,臣不能不死,只可以諗下點樣死得舒服啲或者冇咁難睇難。退路,其實喺機會降臨嘅一刻已經封閉。你以為直上公路好危險咩?留喺街道上停滯不前,一樣可以出問題。敬酒唔飲飲罰酒,睇電視劇睇得多,自己千祈唔好制。

圖片來源: https://flic.kr/p/fxH1rN by DVIDSHUB

今晚收集到嘅意見當中,建議去馬同建議明哲保身嘅各佔一半。我唔知係自己已經本住豁出去嘅心情,去迎接生命為我安排嘅每一個挑戰或者關口,抑或係我眼大睇過龍,對於其他人見到嘅風險視而不見。儘管轉變來得比預期早咗至少一年半載,但係及早擁抱,總好過蘇州過後冇艇搭。食住行業發展條水,以膽博膽,鬥快喺隻船沉之前跳去另一隻船再玩落去,可能係好多金融從業員無奈地玩呢個遊戲嘅心法。

多謝每一位朋友畀過嘅意見。我最終選擇 follow my heart ,隨心意走,唔再以退為進或者盲目講一啲自我否定嘅說話,坦然承認自己希望接受下一個挑戰,其實多少有一啲釋懷。當決定做好一件事,望著萬馬千軍都直衝,就唔會有閒思雜想去左顧右盼,事情,自然就會做好。

「無人能改正 昨天的你會更好
無人能保證 昨天的你會更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