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州的鴨子和南澳的鴯鶓

太陽能和節能政策對殘載的影響

Read in other languages: English

最近我找到了一張傳神表達南澳過去幾年殘載曲線變化的情況:

Definition of the residual load. Source.

2012年時,加州的輸電業者提出了有名的「鴨子曲線」概念,以描述在加州觀察和預測的殘載曲線。在那之後,這樣的概念就被拿來應用在世界各地的類似狀況。

2013年加州預測的鴨子曲線

不過,並不是所有的殘載曲線都發展成像加州那樣的形狀;有些澳洲人便一直想把南澳州的殘載命名為「鴯鶓曲線」。

鴨子/鴯鶓曲線過去幾年實際上的演變情況

對南澳來說,最有意思的地方是午夜時殘載突增的狀況;過去因為燃煤電廠缺乏彈性,熱泵被設定成在午夜使用以消耗夜間多餘產電。

很明顯地,未來人們更有理由將熱泵設定成午間預先加熱。這將會帶來大約200MW的彈性負載。

對加州或南澳來說,一個預料之外的情況很可能是夜間尖峰殘載的大幅下跌。這大概跟整體用電需求下降有關。加州和南澳的節能政策應該非常成功。

這樣當然能減少傳統電廠上線的必要性,也減輕了系統對於彈性的需求。正如另外一位觀察者指出的:

當鴨子曲線這概念被推出時,人們假設傍晚的用電量會逐年成長,造成傍晚電力市場的壓力,所以便有了拉長的鴨脖子。
但在固定費率的誘因不再存在以後,太陽能板的擁有者更有經濟上的理由提升產電自用率,也就是他們現在正在做的事情。
另外,OECD國家的能源消耗自00年代中葉開始即因能效提升而逐年下降,而此一趨勢在提出鴨子曲線的假說時並沒有被考慮。故鴨子曲線並沒有按照最一開始的預測發展。 
Solar Duck pancake
用電需求的下跌亦降低了尖峰殘載時系統的彈性要求

總地來說,鴨子/鴯鶓曲線並沒有發展地如一開始預測般地可怕。更進一步,當未來儲能和更有智慧的需量管理嶄露頭角時,加州和南澳將可以更良好地馴化他們的動物。

這場圍繞鴨子還有鴯鶓的討論讓我不禁也好奇台灣的殘載曲線應該取名成甚麼名字。我先做個提議:可以叫做藍鵲曲線。不知大家覺得如何?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