氣候行動中團結眾人的積極願景,以及可以給台灣當前政局的啟示

Tony Yen
Tony Yen
Aug 26 · 7 min read

上一篇文章中,我從氣候營隊內綠色生活的實踐出發,討論歐美氣候營隊中一個很重要的政治概念:在日常的操作中展演另一種更永續的生活形式的可能。這篇文章會接續這個討論,介紹一些歐美氣候行動中更深層的政治概念。

日常實踐的展演,確實有其啟發性、但也有其潛在侷限。最大的威脅在於,反對進步氣候行動的保守派可以改變敘事結構,把故事聚焦在氣候行動者的個人行動上,訴諸個人私德、而忽略永續議題的公眾性。比如以發起氣候罷課聞名的Greta Thunberg在前往聯合國總部時,選擇乘船渡洋而非搭乘飛機,固然有助於掀起我們對於飛行碳排議題的討論,但歐美也不乏右翼保守派開始把話題移轉到「所以她回程要搭飛機嗎?」、「她在海上尿尿不會影響海洋生態嗎?」等等完全沒有意義的話題上。

針對保守派對Greta的無理質疑,德國第二公共電視台政論節目揶揄的推文如下:「Greta Thunberg今日搭船前往紐約的氣候高峰會議。如果她想要一個碳中和的回程,她可能需要搭乘熱氣球到高空中,那裡她才找得到政治人物對話。」原推連結

歐美的氣候行動者因此強調:我們要對抗的不是氣候變遷,而是造成氣候變遷得以發生的犧牲體系。在對抗這個犧牲體系、企圖反轉的過程中,我們因為仍然身處在這個體系當中,偶爾仍不可避免地間接幫助它造成的破壞,這是不得不然的;然而最重要的是,我們提出對抗氣候變遷的解方時,必須跳脫這個犧牲體系來思考,或至少絕不能再製弱弱相殘的情境。

這就代表,歐美的氣候行動圈是不可能接受僅僅以核能取代化石燃料的減碳方案;這不只經濟上技術上不可行,更是從搖籃(鈾礦開採)到墳墓(核廢最終處置)繼續對弱勢族群(特別是原住民)的持續剝削。

對歐美氣候行動者來說,核與煤兩種能源是無法抽離開來單獨支持或反對其中一個的。這就是為什麼,在一個以佔領燃煤電廠相關設施為主要行動的氣候營隊裡,既有一座座被褐煤開採犧牲掉的村莊的紀念墓碑,同時也歡迎反核團體提供給現場重要的非褐減煤情報。

氣候行動者理解到:一個核煤共生、置人們於輻射碳排雙重危害的體系,一個持續補貼高汙染、高耗能產業能源使用的體系,一個只思無限制成長和發展的體系,這些不是開始走回核能老路就能解決;甚至過去半個世紀核能產業發展的經驗讓我們知曉,在絕大多數的情況下它從來不曾真正改變電力系統,而它資本集中的特性,更只是不斷地餵養一開始造成氣候變遷的經濟模式。

更重要的是,任何技術層面的討論,都不可能自外於政治現實。核能和燃煤等化石燃料電廠在經濟上、電力系統腳色上的共同利益,讓它們往往沆瀣一氣、聯手打擊綠能:遠一點的例子像是德國傳統電力集團坐擁核煤,自能源轉型政策開始便不斷恐嚇綠能對電力系統穩定度的潛在危害;近一點的例子則有美國俄亥俄州的核煤電廠經營者聯手取得政府補貼、同時刪減既有綠能和節能政策

大型傳統電力企業在能源轉型的道路上,進展往往最遲。德國四大電力企業RWE在2019年上半,綠能佔發電比僅0.3%,而核煤加總佔比超過九成。原推連結

把眼光自能源面拉遠,縱觀大局,世界各國政壇上擁護核能最大力的主要政治力量,不巧常常就是那些國家中最保守、最排外、最恐同、最民粹、有時來點氣候變遷懷疑論的右翼政客。德國薩克森邦的另類選擇黨在邦大選前拋出蓋新核電廠政見的同時,卻又質疑氣候變遷的急迫性、打擊綠能發展;澳洲保守派聯盟一面扼殺碳稅、一面捨棄大力發展便宜的風能光能一面宣布要仔細檢視在澳洲蓋新核電廠的可能性

這些國際上政壇走向再再顯示,選擇核能的代價不只是核能本身的危害而已;為了擁核進行的政治宣傳和操作,往往得和一國境內右翼民粹的勢力結盟,從而助長民主政體崩壞的風險

值勘欣慰的是,越來越多氣候行動者理解到氣候與能源議題團結其他進步派抵制反民主勢力的迫切性,也在許多地方有不少斬獲。歐洲綠黨過去一年來的興起是其中一個跡象,而美國民主黨總統擬參選人之一Bernie Sanders最近延伸參議員Alexandria Ocasio-Cortez構想所提出的「綠色新政」 (Green New Deal),則是2020美國總統大選最值得注目的政見之一。

綠色新政除了能源、交通、供熱等等傳統氣候能源政策的基本範疇外,還囊括了社會其他面向林林總總的變革,包括健保、貧窮、就業、…等等議題。當被問及到「這根本是進步政治的願望清單吧?」時,綠色新政的支持者會大方回答「沒錯!」,並且指出,只有全面性地處理目前經濟模式下造成的社會問題,我們對氣候變遷的解方才能有效實行。這呼應到德國能源轉型專家Craig Morris的口頭禪之一: 「並不存在能源貧窮的問題,因為我們要處理的是貧窮本身。」

聚焦回台灣,過去曾說要在太平島挖石油的擬總統參選人韓國瑜,近日又拋出了重啟核四、綠能成熟後再做發展等等擁核論者常見的拖延戰術當作能源政策政見。正如其他國家的許多擁核政治人物一樣,該名擬參選人很不巧地是靠民粹主義當上地方首長、並且也對台灣民主體制有不少潛在危害。

馬政府時代的前朝失敗官僚過去無力解決的問題,不可能現在請他們重返政壇就能順利處理;面對台灣當前的各種難題,我們需要的是更嶄新、更具系統性思考的政策思維。因此,當我們持續從韓國瑜破綻百出的能源政策中猛烈攻擊的同時,也可以參考歐美氣候政治支持者反制右翼民粹的作法,提出更宏觀的政策想像做應對;團結眾人的希望與願景,已經證實有機會能夠抗衡分化弱者的恐懼和造謠。希望台灣明年的總統大選,能讓世界再次看到理性戰勝民粹、團結戰勝分化。


補充:台灣許多擁核者亦會拿Greta當作擁核的理由,卻常忘記Greta在受到諸多網路擁核者質疑她對核能的態度時,曾如此陳述:「我們已經不能再繼續只聚焦在個別且分開的議題上,比如電動車、核能、肉、飛行、生質燃料等等……只要我們繼續讓『那核能咧?』這種話術持續存在,(認真地面對危機)就不可能發生。這是在浪費我們的時間、這是一種氣候緩靖主義。我們必須同時考量諸多面向,並以前所未見的速率朝向改變…在開始眼觀大局以前,讓我們先排除(核能)這個討論吧。」這段話對於台灣異常適用。

(本文原載於媽媽監督核電廠聯盟粉專中)

能源轉型文摘

這系列文章收錄各種能源轉型最新的學術研究、新聞或文章。

Tony Yen

Written by

Tony Yen

A Taiwanese student who studies Renewable Energy in Freiburg.

能源轉型文摘

這系列文章收錄各種能源轉型最新的學術研究、新聞或文章。

Welcome to a place where words matter. On Medium, smart voices and original ideas take center stage - with no ads in sight. Watch
Follow all the topics you care about, and we’ll deliver the best stories for you to your homepage and inbox. Explore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the best stories on Medium — and support writers while you’re at it. Just $5/month. Upgra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