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斯拉是如何一進場就馬上虐殺競爭對手的?

南澳百日大電池對未來電力市場的啟示

Read it in other languages: English

去年夏天,特斯拉宣布要在百日之內替南澳州建造完成一史上最大的電網級電池系統。

在新聞公布的當下Reneweconomy便指出,一顆100MW的智慧電池最主要的目的並不是提供平衡殘載的彈性服務,但對於頻率穩定、電壓穩定等等輔助服務(Ancillary Service)市場將帶來劇烈的變革

雖然在剛興建之時,我們已經大概知道特斯拉電池會帶來的效果,不過當完整的數據出現的時候,大電池對於電力系統的變革仍然令人吃驚。

根據特斯拉提出的數據,電池只佔了南澳輔助服務市場總裝置容量的2%,但在運轉至今卻擁有高達55%的市佔率,甚至降低了輔助服務市場價格90%。

百日大電池做的,也只是讓價格回歸正常,避免傳統電廠靠輔助服務賺進暴利而已。

不過,說這樣是在虐殺其他既有的傳統電廠也有點不公平;其實百日大電池做的,也只是讓價格回歸正常,避免傳統電廠靠輔助服務賺進暴利而已。

過去Reneweconomy便指出,澳洲電力市場價格居高不下的原因之一,在於燃氣電廠在各種電力市場中「策略性競價行為」(strategic bidding behavior)。特斯拉電池風光上線之後對輔助服務市場價格的壓低,某種程度上佐證了這方面的論點。

有人警告,一顆電池就可以搶下55%的市佔率、降低市場價格90%,可能會對未來專攻輔助服務的電池發展上產生限制。

不過隨著傳統電廠陸續除役、更高佔比的再生能源發電量等等趨勢慢慢變得更明顯,輔助服務市場中對電池等等更有智慧、更有彈性的需求應該只會增加。

而且眼光放遠,電網級儲能電池有朝一日也會開始提供殘載平衡的服務的。至於這個「有朝一日」到底會落在甚麼時候,便是我最近要來好好研究訪調的事情了。


關於南澳能源轉型近況的一些題外話

輔助服務市場變革對系統的長期影響

傳統電力系統的控制思維就好像在開一輛大卡車,而新興的電力系統則比較像同時牽著10台腳踏車。

以系統尺度觀之,如果頻率穩定和電壓穩定等輔助服務能藉由反應極快的電池來供應,整個系統的傳統電廠最低必載就會大幅降低。這樣自然也會增加整個系統面對殘載變動時的調度彈性。
(在一些100%再生能源的研究裡面,最重要的議題之一就是各種儲能設施如何能完全解除傳統電廠對電力系統造成的這個「最低必載」的限制。)

一個簡單的類比會是,傳統電力系統的控制思維就好像在開一輛大卡車,而新興的電力系統則比較像同時牽著10台腳踏車。很明顯地,控制10台腳踏車的彈性要求和反應速率要求遠比控制一台大卡車來得大,但如果能夠良好管理,10台腳踏車可以做出更局部、更細緻的穩定控制。

(關於能源轉型過程中頻穩、壓穩和殘載平衡等等彈性服務的技術與思維變革,有興趣者可以參考我最近在低碳刊出的拙作及完整版的文章。)

保守派的反擊

一直以來,澳洲的保守派政府(澳洲政壇話語中稱其為Coaltion)和其搧客媒體不斷將南澳州的高電價和仰賴鄰州電力進口的情況歸咎於他們正在進行中的能源轉型工程。這完全是種歸因謬誤。

南澳州自古以來就一直仰賴鄰州電力進口,更高比例的再生能源發電樣其實減少了這樣的對外依賴、增進能源自給度(這部分他們其實和加州的狀況類似)。另一方面,實在沒有證據證明高佔比的再生能源提高了批售電價,同一時間那些再生能源佔比較低的州零售電價的增長反而還比較高

較高的再生能源佔比並沒有帶來較高的零售電價漲幅

當然,當特斯拉大電池宣布興建後,保守派也不斷訕笑,說這純粹是天方夜譚、怎麼可能辦到;而當興建完成之後,保守派又改口說這種程度的裝置容量根本沒辦法撐過緊急狀態超過一個小時......(有人說過要拿它當備用機組嗎?倒是如果這種電池的快速反應能力,對於穩定和維多利亞州的跨州輸電線有莫大助益)

雖然說風土民情不同,但看到澳洲保守派這種論述邏輯時,是否總覺得既視感滿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