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王與寵物(電子視覺小說後續)

前篇:

感謝朱栗可借出的弟弟人設和電子視覺小說設定(本來沒打算寫下去可是看了漫畫版的弟弟後一秒改變主意)

那麼,正文下收


睿智、仁慈又善良的國王養了一隻寵物。

他的寵物血統純正,非常優秀。當國王撫摸寵物淺綠色的皮毛時,他會半瞇起黃色的眸子,發出「呼嚕呼嚕」討好的撒嬌聲;當國王伸手時,他的寵物臉上會掛著倔強的表情,小心翼翼地靠過來;當國王遇到危險時,寵物會賭上性命保護他。

國王非常非常喜歡他的寵物。


帕可的手到現在還殘留著砍殺怪物的觸感。

柔軟的脖子、溫熱的血液、哀傷的鳴叫。

他親手把刀刃送進自己姐姐的體內。

帕可閉上眼睛。

夜風吹拂大地,卻帶不走他的罪孽。

帕可握著項鍊,水藍的晶石裡藏著姐姐淺綠色的髮絲。終有一天,他會把她帶回吉爾塔。

但不是現在。

帕可要先讓人們付出代價。他必須成功,他不要姐姐死得沒有任何意義。

帕可睜開眼睛。


國王知道他的寵物睡覺時經常作夢。

有時是美夢,有時是噩夢。負責照料寵物的人會記錄寵物說過的夢囈,然後回報給國王聽。

大多時候都是毫無意義的話,不過最近他在夢裡總是試著傷害自己。

是那個藥的關係嗎?國王問自己。但就算他的寵物真的想死,那又如何呢?他離不開那個藥,因此不會真的跑去自殺。

只要寵物還能動,就沒有任何問題了。他會為了那個藥,賭上性命去保護國王。

為了獎勵寵物,國王把他脖子上水藍色的項圈清理好。拿出晶石裡頭的東西,放入那個寵物夢寐以求的藥。

國王覺得自己善良極了。


吃過藥後,帕可在高級絲綢上睡著了。

朦朦朧朧中,他感覺到有人撫上他的臉頰。

指尖劃過空氣,溫柔地落到脖子上,然後收緊。

帕可呼吸不了。

他呻吟了幾聲,不敢睜開眼眸。世界被漆黑的潮水包圍,他覺得自己孤身一人。

四周很冷,帕可的身體發出悲鳴。

耳邊傳來熟悉的音調。「為甚麼要殺了我?」是姐姐,聲音平靜得聽不出任何情緒。

手繼續收緊。帕可縮成一團,瑟瑟發抖。

這就是他的懲罰嗎?親手殺死姐姐,而自己活下來了。

他的罪名就是活著。

帕可不斷咳嗽,身體抽蓄。他握著姐姐的手,努力把它們拉離自己。「我必須要殺了你。」不知不覺間,帕可大喊起來。

這無關乎拯救世界或是甚麼別的偉大的理由,他只是為了她這樣做。

一開始帕可不過是想找到姐姐。可是當他看到她變成怪物的模樣時,他哭了出來。

纖細修長的美麗身軀變成肥大腫脹的醜陋姿態;清澈明亮的眸子此刻目不可視。姐姐很喜歡自己的嗓子,可是現在只餘下粗糙的咆哮聲。

她的榮譽、她的驕傲、她的自豪,全都通通不見了。

不僅如此,姐姐其實很愛好和平。她不喜歡傷害人,卻不得不殺了哥哥,然後又為了帕可殺了很多很多的人。

最終,她變成被世人憎恨、連人都稱不上的邪惡之物。

因此,帕可必須殺死姐姐。這是他唯一能為她做的事。

「我還不能死。」

帕可不會道歉的。

要是姐姐恨他,就讓她恨吧。這是他應得的。

身上的重量消失,帕可小心翼翼地睜開眼睛。姐姐正低頭看著他,眸子裡藏著心痛與不捨。

剎那間,帕可懂了。

殺了他,是姐姐現在唯一能為他做的事。

她的表情很哀傷。「你會很艱苦的。」

「我沒關係。」帕可虔誠地說,聲音低得近乎耳語。

然後,他自睡夢中醒來。


牢房的空氣很冷,帕可虛弱地躺在地上。他的手有氣無力地壓在腰間。鮮血不斷湧出,帕可的生命正在流逝。

我要死了嗎?他模模糊糊地想。儘管帕可擁有能斬殺怪物的力量,卻躲不過國王的陷阱。

真是愚蠢極了。

可是他不能死。他還不能死。

恍惚中,一個人影走了進來。眼前是張開的手掌,上方有一顆藥丸。

「選擇吧,是要吃下這個藥活下去,還是留在這裡孤獨地死去。」

帕可要活下去,無論付出甚麼代價。

他想念他親愛的姐姐。他不想再孤身一人。

帕可伸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