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软实力缺失的解决之道

中国共产党不应继续碍事,而是应该让多样而充满魅力的中国人做回自己

Aamir Qureshi/Getty Images

文:ROBERT DALY;译:余沫;来源:《外交政策》

中国和美国正在进行一场长期的战略竞争,双方都在寻找方法,试图主导亚洲的安全格局,并让它们自己的价值标准成为世界标准。这就要求其他国家把美国或者中国的目标视作是合法的,并且喜欢美国或中国的文化和制度——换句话说,这就需要软实力。

不用说,美国的软实力很强大,但中国几乎没有。里约奥运会让世界见识到中国新一代明星的魅力,也让我们再次意识到,中国的软实力缺失并不是源于才华的缺失。问题在于,北京仍然无法理解,政府根本不可能管理或者生产出充满活力的文化。

当然,中国一直在尝试。北京已经在软实力建设方面投入大量资源:建设海外学术中心——孔子学院;在华盛顿成立国家媒体中国中央电视台的工作室,并制作了一档24小时联播的英语新闻节目;国家控制下的新华通讯社在时代广场还拥有一块广告牌。中国的大学、智库和公共外交也都着力于建设软实力并赢得国际上对中国政策的支持。然而,即使有这些努力,人们对中国背后的目的的看法仍然处于怀疑和敌对之间;不仅是在西方,即使是一些儒教国家比如日本、南韩、越南也把中国视作一种威胁。

中国官员在海外的所作所为进一步强化了这种看法,人们越来越觉得中国在变得自以为是并常常引起摩擦。6月,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在渥太华呵斥了一名提问人权问题的加拿大记者;而5月份习近平主席访英的先行部队所表现出来的“粗鲁”也少见地引起了伊丽莎白女王的公开批评。任何曾经在国际会议或者竞赛(包括奥运会)上和中国的官方代表有过合作的人都会知道,中国对受到尊重的坚持会导致一种公开的风格,这种风格既没有幽默感,还常常十分好斗。

我们又该如何看待通过个人魅力而不是对祖国的职业忠诚,赢得中国以及国际粉丝芳心的2016年中国奥运代表团呢?

获得女子100仰泳铜牌的游泳选手傅园慧最近成了一名软实力明星,她毫无保留地承认自己对成绩的惊讶,表现出对是否真的实现了最好成绩的怀疑,还(打破了长久以来的禁忌)谈到了月经。一名中国跳水运动员在其女友——银牌得主何姿登台领奖的时候求婚,虽然他遭到一些非议,认为他把一个对女性胜利的庆祝变成了一个男权声明。但这个求婚的突破性在于,这对情侣把这个场合看作是个人而不是国家的成就。于此同时,中国女排运动员也成了本届奥运会中国人民心目中的明星,并不是因为她们赢得了金牌,而是因为她们的魅力和自信。在香港,虽然越来越多地人在反对中国的治理和中国身份,但一场主推12名“金牌女将”的庆功活动的门票却在几个小时内售罄

换言之,中国近代运动史上的那些“爱国机器”已经远去。任何怀疑这一点的人都该看看中国女排队长惠若琪和她的队友赛后在巴士上唱歌的视频。中国游泳队里的“坏男孩”孙杨因为自己过去使用兴奋剂的历史和澳大利亚泳将发生口角,并在斩金之后给观众仍泳帽时尴尬的失手。即使是他,也给这届“中国个性奥运会”做出了贡献,并告诉了世界一个中国冠军也可以像西方人一样毛躁。多么不儒家啊,真好!

习近平在2012年末上台以后,发起了更加强势的外交政策、反腐运动以及残酷的意识形态镇压。多亏了这些人,本届奥运会成了自此以后中国最好的软实力展现。在里约,世界见到了真正的中国青年,这些人超越了中国在西太平洋所投射出的“愤怒的国家主义”的形象。他们即兴的表现,明显没有受到国家的指使;中国宣传部显然和他们所展现的形象没有任何关系。

事实上,政府几乎从来都无法生产软实力。一般认为,北京2008年奥运会是一个体育、管理和美学上的成功,但一年后当中国在西太平洋变得更加强硬的时候,奥运光环并没能帮助中国降低邻国将其视作威胁的想法。中国的文化外交记录同样惨淡。中国是2015年美国图书博览会论坛的嘉宾,但是由北京选送的作家团队(美国人基本不认识他们)的亮相,在谴责中国文字审查和监禁良知作家的抗议者们面前显得黯然失色。中国对肯尼迪中心年度音乐会的赞助、《中国日报》每周在《华盛顿邮报》上的露出以及可爱的熊猫偶尔在国家动物园里产仔,都无法减缓美国对中国越来越差的看法。中国的文化届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的67年间没有产出一个大师级的杰作,但他们却总想不通为什么这些节日和电影没能给中国赢来更多的朋友。

自从习近平在2012年11月成为中国共产党的总书记,对文化、学术和媒体的压制逐月增加。大学被要求减少对外国教材的使用,因为这些教材是有毒思想的载体;电影人和其他创作者被要求他们的作品必须为社会主义服务并传播“正能量”;媒体被要求全部“姓党”,也就是说他们都是党的大家庭的一员,必须听从家长的指挥。

在习近平领导下的中国把自己逼到了墙角:它无法拥有自己需要的软实力(或是训练出有创造力的学生,或是领导知识经济——这个清单可以一直继续),除非有才华的中国人能自由地寻找自己的谬斯、良知和判断。但在习的眼里,给公民这样的自由将会很快地终结共产党的领导。这也就是为什么习把“普世价值”(包括宪政和言论自由)和煽动罪、恐怖主义一样视作一种关乎中国存亡的威胁。习的评论者通常把他对西方、自由和现代价值的供给描述为一种自利而偏执的行为。但从习的观点来看,对党的统治来说,现代自由机制、思考和创造的自由、甚至是一个自由结社的社会和有魅力的民众,都可能是致命的。

只要统治和硬实力仍然是北京的优先目标,中国的软实力计划就会继续失败下去。然而,在里约的短短几周,中国运动员就揭露出了中国越来越现代的公民和他们前现代的政府之间的断层。他们给我们提供了撩人的一瞥,让我们看到,如果共产党更加充分地考虑到人民的精神的话,中国将会怎样。按照习现在的管理方式,我们也许要等到2020年东京奥运会的时候才能再次看到这样的光景。但中国人在里约的表现说明,如果北京可以完全放弃文化管制,并让中国的运动员、作家、电影人、设计师以及所有其他人自由行事,中国的软实力是非常可观的。才华就在那里。如果没有政治的牵绊,中国人将能够再次使中国成为一个文化巨人。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