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不爱国?

- 读龙应台《你要我爱什么?》后的延伸思考

在国际比赛中,若国家队赢得比赛,我们会感到高兴,因为在我们眼中,国家队代表了国家,也代表了我们。代表我们的国家队赢得比赛,除了高兴,瞬间还有一个更厉害的情绪会产生出来:爱国。

是的,我觉得那是一种情绪。但如果爱国是一个动作呢?

“集體要怎麼愛?任何一個集體都是無數個不同主張、不同氣質的人所組成,即使這群人有了同一個主張,那麼我可能「愛」的也是湊巧那某一個主張而已,如何無限上綱到「愛」那個集體呢?” - 注(一)

如以上所言,我们爱国,我们爱一个集体,其实应该是爱这个集体的主张。所以看到国家队出国比赛会感到骄傲,国家队赢得比赛会让我们瞬间“忽然爱国起来”,我们爱的对象应该是一个让国家队赢得比赛的主张,而且是由国家发起的主张,这样才对。是吗?

但其实我们都不太知道是什么主张令他们赢得比赛。我们甚至不太知道国家有什么主张。

如果国家没有主张,我们还可不可以爱她?如果一个集体没有主张,我们可不可以爱它?

若没有主张,有记忆,也可以。我们通常因为某些记忆而产生特殊的感觉。一个集体里的人有某些共同的记忆,我们可不可以爱?

但这又只是爱这个共同记忆而已,不算是爱这个集体,对吗?

如果这个集体是我有份创立的,那总可以爱了吧。如果我拉了几个朋友组成一支队伍去参加比赛,我总可以爱这批队友了吧。我爱我们一起奋斗的精神,我爱我们一起拥有的回忆,我也爱这些人。但这些人和国家的差别是,这些人是真真实实存在在我身边的,我和他们的距离很近,我们有直接的交流。

所以,爱不爱国,就看你对这个国家的成立有多少贡献,跟这个国家的人有多靠近,有多少交流。但就算你真的能够跟全国上下的人都很靠近,都有很多交流,这个爱的对象也是这个国家的人,而不是国家。或许,如果一个国家只有几十个人、土地范围又很小的话,大家都很靠近,那么我可以简单地把“爱这个国家的人”称为“爱国”。但像我的国家,三千万人,东西南北地理环境各不相同,生活文化也有差异,更不用说历史背景有多么大的分别了。对,我们一起考过小六会考,我们一起学唱国歌,但我们距离很远,我们没有交流,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我要如何爱呢?

更何况,国家还不只这些人,它还包括政府、国歌、国旗、政治制度、社会制度、公民团体…… 这么复杂;国家的定义还有几个不同的理论去界定。真的好复杂,真不知道如何去爱国了。


注:
(一)龍應台 《你要我愛什麼?》
http://www.cw.com.tw/article/article.action?id=50748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