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置地記者早前寫咗楊千嬅,我就寫容祖兒。咁啱早排演唱會其實搵咗楊千嬅做嘉賓,仲唱咗容祖兒成日演唱會唱嘅《連續劇》(拿,鐵粉就知)。然後就到台下啲鐵粉(即係我同置記)格劍。

其實有冇佢寫楊千嬅都好,我都只係寫容祖兒,實情我篇文早過佢開始寫,不過就梗係達者為先。咁你話怕唔怕相形見絀 。心情惡劣?唔怕。一來,有乜好怕?由第一日寫文就係格劍架啦怕同人比較嘅,永遠收埋在條褲入面吽臭,寶劍永不出鞘,逃學威龍善良的槍,永遠唔開,咪唔怕自卑。嗒真啲呢句嘢。

二來,都真係唔同。音樂嘅嘢我識條鐵咩。話寫容祖兒,然後好似寫時代,拆開其實係講女,最後都係講自己。全無公共性,只講自己嘢。以為係咩流行文化分析嘅,可以起身了。


再講一次,其實係講女。但件事源起係今個星期我睇容祖兒演唱會,第十次。

咁即係我試過一個人去睇演唱會。但真係未撚痴線到自己一個睇容祖兒。至少在我成長嘅年代,香港流行曲,就係男女情愛嘅衍生工具市場。買唔起正股咪買輪咯,好多新一代聽聞都冇買過正股。正如我地,未戀愛已經聽情歌,好似有份入市咁。溝唔到女冇仔溝嘅,咪去聽歌去演唱會,就好似談咗場戀愛咁。亦即係未做愛已經睇四仔咁,冇伴侶嘛,唯有自戀影院,這夜我寂寞但高興。

容祖兒,陳慧琳,楊千嬅都係不同既衍生工具,背後代表住唔同嘅asset class,股票債券物業咁,背後係唔同既價值觀,唔同嘅回報同唔同嘅風險,雖然有時唔係咁鮮明分到。而有啲人係好把撚,well balanced,好似我咁,乜都聽,亦都係好花心,咩女都啱。你聽巴哈蕭邦就即係唔投資,冇風險,保證輸死(即係我而家做嘅嘢)。

而啲衍生工具,玩到太大規模,去到啲輪都幾十億成交呀,甚至去到啲I kill you later咁,wag the dog,倒頭嚟影響返正股。冇返一兩首主題曲,你點證明自己真係戀愛過?

當然,衍生工具同現實都係有距離,買得太多輪,到炒正股時就覺得「做乜唔撚郁嘅?咁悶嘅?」。做愛一樣,「做乜唔撚郁嘅?咁悶嘅?」。聽得太多情歌睇得太多四仔,嚟真時就梗係會失望。所以我覺得新一代對現實不滿係好合理的。我其實唔明白如果我十五歲已經晚晚睇口爆群P,到我真係有性生活時可以玩乜。亦因為咁,朋友叫我食蟲食鴨仔蛋我都唔去,倒唔係真係好噁心,而係我心諗,我三十歲就食蟲,咁五十歲食乜?食屎?亦可能因為咁,而家新一代反而玩純愛 — 因為呢啲係佢地反而少見到嘅嘢。正所謂冇嗰樣整嗰樣,啲日本仔明顯因為玩得太變態,近十幾廿年一樣係玩純愛風。

咁容祖兒,當然係呢個愛情衍生工具市場入面,其中一隻最活躍嘅冧把。在我心目中,容祖兒就代表失戀。如果愛情有神,佢就係愛情嘅死神。我覺得聽容祖兒,或者睇佢演唱會,同你去睇《死神來了》差不多。睇一次死神來了,點橫死點坐過山車死晒太陽燈晒死,乜都齊。同樣地,你去一次容祖兒演唱會,等於戀愛咗好多次,同時又失戀更多次。咩初戀(再見我的初戀,怯)暗戀(特別嘉賓)單戀畸戀苦戀(阿門,啜泣,摩登時代,習慣失戀,心淡,分身術)被虐(痛愛,破相)三角戀(一拍兩散)多角戀(十六號愛人)婚外戀(好事多為)男仔頭畀人以為唔使人愛(告解)姐妹搶男朋友(出賣)事業搶你男朋友(天之嬌女)甚至失戀自強(搜神記,貪嗔癡),全部齊晒,梗有一款死法啱你。你可以體會到自己感情不同嘅死法,每一種。但the beauty is,同你睇恐怖片一樣,唔會真係死,喊一輪,第二朝你就可以重新做人。幾咁好呢。然後聽晚再聽過。

聽一次歌,好似談一次不後悔嘅戀愛咁。而本城只宜失戀,不宜戀愛。 理論上, 談一次戀愛, 先可以失一次戀, 一出, 一入。但聽一隻CD,或者去一次演唱會,絕對唔係愛一個上一課,往往你失左十二隻戀,碌到隻 bonus track等到N call(唔好堅持讀encore), 都未談到一次戀愛.

在呢方面,容祖兒咁紅(應該冇反對?),除咗因為佢唱得好(應該都冇反對?),仲有就係呢種歌路。而呢樣嘢佢係同楊千嬅相似的 — 甚至我年代每一個香港女歌手都係咁。畢竟流行曲,係好多歌迷(不論男女)嘅愛情投射,家仇國恨呀咩嗰啲,屌,講呢啲,我地年代唔興的。

但,正如賴叔講過,楊千嬅紅得起係十分R頭的:樣唔靚,身材哈哈哈,唱歌又唔係好,演技又哈哈哈,但都係紅得起。可能就係觀眾緣啦。另一個好相似嘅就係鄧麗欣。容祖兒,都係唔靚,甚至稱得上醜(當然紅咗有錢咗打扮化妝甚至整容都幫到唔少),但至少唱歌好聽,仲要唱咁多年現場都好少失拖,紅得好合理 — 不過,至今都未嫁人,更唔好講生仔。同啤咗一件嘅丁太比,就冇咁圓滿 — 我知,女權撚左膠又要鬧,但就恕我係咁沙文。特別係,喂,唔係叫你做大韓民國或中華民國總統喎,流行文化戀愛代言人喎,唔生仔結婚,點圓滿?唱情歌唔結婚生仔,即係拍四仔唔中出咁咯。你家強嗰啲,幾千萬身家,又寫字樓收租又乜,仲點唱《我是憤怒》?嬲個租客唔交租?


好,容祖兒講住咁多,之後真係講女。每一次睇容祖兒,都係同女,同唔同嘅女。咁當然囡囡(即係,我老婆)應該係唯一一個睇過超過一次嘅(水姐肯定等我睇過唔止一次演唱會,但容祖兒我唔肯定有冇兩次)。而容祖兒演唱會係比較易搵女睇,亦都女會去睇的。應該話,根本我唔使特登搵個歌迷去。基本上普普通通嘅港女,有免費飛嘅,好似我約親都會去 — 我甚至唔使問佢係咪歌迷

特別係有個年代,我係好多演唱會飛嘅,主要係我做傍友,老細大面子(老細唔係真係出糧嘅老細,係相對於傍友,你當我係食客又好咩都好,而老細唔係大面Bella)。有時仲要係好靚嘅位,頭十行嗰啲。後來有次我仲畀咗張飛律勤(假名),當其時應該我結咗婚。咁莊子在不龜手之藥嘅故事話齋,用在我手上就同囡囡睇多次啫,但用在律勤(都話假名!)身上就更大功用嘛,所以我讓咗畀佢。不過好似唔係容祖兒,好似係黃偉文之類。佢好似成功溝咗/上咗條女,無辜負我張飛。

下集講下,到底2009年發生咩事。有女出場,卜卜脆,保證。Stay tuned。其實一早寫完。

下集在此:


身痕文學

裝文青,文化生活。語言歷史人文科學旅遊乜都有。外國為主。歐洲,日本,韓國,東南亞,台灣。一般飲飲食食或影評請睇「瘜肉都市」

Ivan Li 李聲揚 - 華麗后台

Written by

葉念琛,張小嫻,勞蘇,小企鵝,東歐。主要都係鍾意錢。去過下切爾諾貝爾同瓦努阿圖,教過下書,撈過下投行,最愛始終係寫文。相信香港人好醜陋,相信社會需要不受歡迎的言論。相信人生如現場睇波,買平飛嘅人噓得最大聲。 Facebook page: https://www.facebook.com/ivanliresearch/

身痕文學

裝文青,文化生活。語言歷史人文科學旅遊乜都有。外國為主。歐洲,日本,韓國,東南亞,台灣。一般飲飲食食或影評請睇「瘜肉都市」

Welcome to a place where words matter. On Medium, smart voices and original ideas take center stage - with no ads in sight. Watch
Follow all the topics you care about, and we’ll deliver the best stories for you to your homepage and inbox. Explore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the best stories on Medium — and support writers while you’re at it. Just $5/month. Upgra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