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迟讲故事 #8

相对于玩游戏或者睡觉的同学们来说,我更喜欢在巴士上看风景。

从喧闹的上海市中心,沿着延安高架路,一路开到我家门口,但不作停留。然后径直驶向高架路,延伸到无尽的远方,来到乡间小路。在餐馆吃了顿饭,便又开向下一个地点。醒来的时候,已经在杭州的闹市区了。

手里捧着一本书,便能心安。看到龙应台写了整整一本书而又看不懂的文字,我就进入混沌。周公离别的时候,耳朵里插着耳塞。颠簸颠簸着,就忘记了曾经的不快。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