棕紅綠橘藍:文湖線之二/那個妳,還在嗎?

夜颺/內湖高中

原來我的出發
只是想逃走
只顧掙脫卻不曾為誰停留

眼前忽然一亮,我進到第一節車廂,到底多久……沒有選擇「第一節車廂」了呢?

什麼時候開始,我們只是匆匆忙忙,魚貫地來來去去,不停地忙碌著,有時卻也不知道在忙些什麼。16歲的我,什麼時候開始把自己搞得這麼疲憊。我不記得了。究竟從什麼時候開始。

背著背包,老實說我也不知道今天要去哪裡,只是心裡有個聲音,要我今天拋開一切來漫無目的的……坐捷運 — — 一件對臺北人來說再平凡不過的事情,但,誰在乎呢?很多時候重要的其實是過程,對吧?

在經過了南港軟體園區,經過了基隆河之後,有對父女在大湖公園上了列車。那個小女孩,也跟我小時候一樣,特別愛坐第一節車廂的車頭那個位置,她熱烈地跟她父親說著等一下想吃哪家內湖的美食。

就像2009年那年夏天的我,在通車後沒幾天,就興沖沖的拉著我爸,坐坐看這條等了快十年的捷運。我也像那個小女孩,向爸爸撒嬌說想吃西湖站的哪家美食,那是我第一次搭乘文湖線的記憶,那時也沒想到,從此文湖線和我的生活會如此密不可分。

還記得,小學六年級畢業時,我渴望認識世界,或至少,讓我多了解台北這個城市。當時也不知道哪來的勇氣,一個斜背包,一雙白布鞋,一個mp3,好像就可以讓年幼的我,有勇氣去面對未知世界,讓捷運就這樣帶著我,在臺北進行屬於我自己的旅行。

回頭那天會不會有誰叫住我
還是說那天已經沒人記得我
追過的風景在我身後
像影子越遠越長
原來風景最美是因你停留

或許我這樣愛漂泊、旅行的個性,就是那時候所種下的幼苗吧。不知不覺,到大直站了,這段捷運,會潛入地下,因為列車頂上就是機場。看著車廂玻璃印著疲憊倒影的我,忍不住想念那些以前的記憶,那些,我常常跑向松山機場觀景臺的日子。

我們人生總有許多風景,也會經過許多過客,而我覺得機場是個相當浪漫的地方。多少的錯過,多少的過客,在眼前來來去去。機場,是一個可以坐一天的地方,可以安然的度過猶豫不決的時間,看著每個人的時間飛快地轉動,心,好像也比較靜了。在準備考高中的那些日子,搭捷運時經過松山機場,我總會抬頭看看這片空地,看看臺北難得一見的,那麼大塊的天空,看看那些夜晚在機場留守或準備起飛的小光點,想像也許自己就買了一張去日本的機票,可以讓我逃走,遠走高飛。這樣子被考試壓迫的心,好像才能得到一些舒坦。

可是時光
它從來不停留
冷凍的愛 等時光來解凍
原來我的盡頭
就是讓自己回頭

列車就這樣經過了喧囂的城市,在擠滿了人與吵雜之後,好像又恢復了平靜,我也不知道今天的目的地。麟光站到了,還記得他說過:「從麟光站到辛亥站,是一段神祕的路程,心情不好如果來坐這段路,就會豁然開朗的,而且,一定要坐車頭才看的到噢!」不知不覺,我進入了黑暗中,我不禁莞爾一笑,這也不過是個隧道嘛,突然,轉彎處出現一個漸漸放大的光點,眼前忽然一亮 — —

啊,原來我剛剛一直在作夢
嗚嗚上學又要遲到了~

可是時光
它從來不停留
冷凍的愛 等時光來解凍
我原諒了自己
不再讓自己難受
不去天涯海角只想守著你
那個回眸

一如往常的穿上制服,今天還是得搭到文德站啊,望著窗外的大湖公園,不禁對那個夢境覺得莞爾,嘿!女孩啊,我又對著車窗玻璃的倒影說:還記得當初那個勇敢無畏的妳嗎?

妳變了嗎??那個牽著爸爸的手、那個嘗試想要旅行、那個站在機場觀景臺看飛機的妳還在嗎?

-

我說:「或許不是我們變了,而是我們越來越接近真實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