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uowei Cheng 鄭國威
Jul 31 · 6 min read

壞消息:人類離下一次大規模的無差別屠殺 — 我說的是希特勒、毛澤東、甚至是薩諾斯規模 — 越來越近,而且這名屠夫可能就只是一個普通的,過於傷心的人,不需要掌握國家最高權力或是收集到六顆無限寶石。

或許你還記得在 2017 年 10 月 1 日晚上,美國拉斯維加斯發生了一起駭人聽聞的槍擊事件。一位除了交通罰單之外,沒有任何犯罪紀錄的 64 歲審計員跟房地產商,花了一個禮拜運送 14 支 AR-15 步槍、8 支 AR-10 步槍、以及其他林林總總的武器跟彈藥,總共超過 20 箱的「行李」到位於曼德雷海灣飯店,由賭場免費提供給賭客,位於 32 樓的套房,朝下方正在參加「91 號公路豐收節」的群眾開火。

那天晚上,58 人被槍殺,422 人遭到槍擊,總共有 851 人在恐慌中受傷。這名犯罪者隨後自殺,直到現在,我們依舊不知道他的動機是什麼。

這種屠殺事件在美國層出不窮,維基百科上整理的列表樸素地讓人驚心,頻率跟死傷規模在這個理應是逐夢的國度逐年增加,更顯得荒唐。其中,許多犯罪者就像賭城這位一樣,抱著自殺的慾望下手,盡所能將傷亡規模擴大,能殺多少,就想殺多少。

這樣的人與類似的事情,在其他國家,包括台灣,也出現過。在美國,犯罪者多半持槍攻擊,而在比較難取得槍械的地方,類似的犯罪者則用刀、開車,或是像 2015 年德國之翼航空 9525 號班機的飛行員一樣,載著 150 名乘客跟組員,往山壁撞去。對這樣的人來說,能使用的科技決定了他們造成的傷害規模,這也是為什麼槍枝管制在美國時常成為政治辯論熱點,畢竟瘋狂跟心碎難以一一阻絕,死刑更不足以讓他們畏懼,盡量讓瘋狂跟心碎的人頂多能拿到菜刀而非半自動步槍,應該是比較簡單的選擇。

好,總之我們可以(從那麼多的悲劇中)確認,世界上並不缺想要死,而且打算拉很多很多人跟他一起死的傢伙,目前這些人個別能夠造成的傷害雖然已經很大,但畢竟還遠遠未達幾百萬受害者的規模,原因僅僅是因為他們還沒辦法獲得殺傷力如此大的科技,但要是他們可以呢?

身兼創業家、小說家與科學傳播者的 Rob Reid 在最新的一場 TED 演講中探討了這個不容迴避的議題,而他認為合成生物學 (synthetic biology) 就是那項科技。我看了之後,覺得值得與各位分享。

世界上早就有人掌握可以消滅數百萬人,甚至全地球文明的武力,不是嗎?美國掌握了原子彈,接著是蘇聯,然後數十年過去,目前檯面上大概有九個國家擁有核武,多了好幾倍,彼此互相牽制。然而核武受到嚴格管制,生產跟管理所需要的成本也非同小可,雖然 007 電影一直以恐怖份子想方設法得到核武來說故事,但也反過來證明了這種程度的殺人武器不是一般人玩得到的。

合成生物學就不同了。Reid 在演講中以 H5N1 禽流感為例,這種病毒非常致命,一旦感染,死亡率超過 60%,但因為無法人傳人,造成的死亡人數跟其他傳染病比起來只是小巫見大巫。然而在 2011 年,有兩組非常厲害的科學家,想要了解 H5N1 的傳染力,於是對這種病毒做了基因改造,讓病毒能透過空氣,在雪貂中傳播,這研究成果也代表如果有這個意思,把病毒改造成能夠在人與人之間傳播,也是做得到的。

這件事在當時引起軒然大波,科學界激烈辯論到底該不該將論文發表?該刪除部分內容嗎?這樣的研究到底有什麼意義?當時的美國國家科學顧問、生物安全與炭疽熱專家 Paul Keim 說:「我想不到有任何其他傳染性有機體比這個更恐怖」,「跟這玩意比起來,炭疽熱一點也不可怕」。

要改造 H5N1 病毒變成終極殺人武器並不簡單,起碼在 2011 年很困難。然而科技並沒有止步於科學家的實驗室,兩年之後,也就是 2013 年,現在大家很熟悉的 CRISPR 基因編輯技術誕生,然後快轉到 2019 年的現在,你在 Google 搜尋 CRISPR 就可以輕易找到外包服務,相關技術在高中就學得到。事實上,隨著科技發展,將合成生物學推廣到一般人的門檻全都降低了,包括基因組定序的價格在過去十年從 1000 萬美元下降到 1000 美元有找,上網買套基因編輯工具跟訂個外賣一樣方便,生物駭客 (Bio Hackers) 自我改造、分享基因編碼也因此成為風潮。

身為小說家的 Reid 於是邀請大家想像一下:要是有位認真、聰明的科學家,為了探索知識,而製造出一種新的病毒,既致命、傳染力強、而且潛伏期長達好幾個月,以至於就算世界上幾百萬、幾千萬人都感染了,在爆發之前也不會被察覺。他把研究資料存在學校的伺服器或雲端上,結果被電腦駭客入侵,檔案被發上了暗網,再也刪不掉,那麼就只等一個稍微懂病毒學,而且想要讓數百萬人跟他一起從地球消失的傢伙將檔案複製下來,用生物列印機印下來了。

他提醒我們,事實上,2012 年 7 月 20 日,在美國科羅拉多一間正在放映《蝙蝠俠:黑暗騎士崛起》的電影院裡,扮成小丑開槍殺死 12 個人的犯罪者,就是一個生命科學博士生,而且還拿過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的研究經費。

如果犯罪者撿到致命病毒跟撿到槍、或是撿到刀一樣簡單,在自家車庫或廚房,用著平價化的生化設備就可以把事情搞大,那麼超乎想像的破壞就不遠了。而科技快速發展,正在讓那一天加速逼近,可能就是幾年之後的某一天,可能就是後天。

我們能夠只留下科學研究的好處,例如治癒癌症、用人造肉替代真動物,改善地球環境等等,而不接受其壞處嗎?很遺憾,風險無法消滅,但我們可以努力控制。Rob Reid 認為我們得抗拒禁止相關技術研發的念頭,因為那麼做只是把灰塵掃到地毯下面,讓未登記、不被管制的合成生物學實驗室帶來更糟糕的後果。另外,我們得徵召更多專家,就像打敗薩諾斯也無法只靠美國隊長一個人撐,而在滅世病毒之前,沒有選邊站的餘地。接著,我們得加快速度,或許這樣的事件還需要個好幾年才會發生,在想死且想讓所有人跟他一起死的這一小撮人,與門檻大幅降低的滅世等級病毒技術交集的那一刻來臨前,我們得搶得先機。

最後,每一個人都得加入,讓自己成為社會防疫的白血球之一。如果只把這問題交給少數菁英,就會像是華爾街造成的金融危機跟科技公司造成的隱私個資危機一樣,總是少數企業獲利,整個社會受害。Reid 認為我們需要開始開發更普及、更能快速回應新疫情的疫苗生產技術,讓每一個藥局、甚至家庭都能是疫苗中心;開發更敏銳、更無處不在的病原偵測技術,安裝在我們的手機上;我們該更關注人們的心理問題,更願意伸出援手,因為這些犯罪者在犯罪之前,絕大多數也都是心靈破碎不堪,需要協助的人;我們更要讓合成生物學界將這樣的考量納入行業倫理中,例如鼓勵科學家將工作 20 % 的時間拿來研究應對之道。

過去 100 年,人類經歷過了一觸即發的核武冷戰時期,經歷過獨裁狂人領袖的殺戮風暴,也正接受糟蹋生態後的考驗,作為一個智慧物種,我們犯過的錯誤太多,但也挺住了,然而新的合成生物學危機沒有留給我們做錯一次的餘地,我們得做對。

— — — — — — — — — —

這篇根據 Rob Reid 的演講而改寫的文章寫完之後,我先給了我同事過目,不過我同事覺得 Reid 的說法有太多跳躍跟漏洞,空想過頭而不符合科學,因此並不認同。我聽完她的意見之後,覺得也有道理,但我還是決定把這篇發表出來,我想我同事應該過不久會忍不住回應一篇吧!

鄭龜煮碗麵

提供大量的問題,但沒有解答。

Kuowei Cheng 鄭國威

Written by

Blogger/Entrepreneur/Science communicator/Father/Taiwanese

鄭龜煮碗麵

提供大量的問題,但沒有解答。

Welcome to a place where words matter. On Medium, smart voices and original ideas take center stage - with no ads in sight. Watch
Follow all the topics you care about, and we’ll deliver the best stories for you to your homepage and inbox. Explore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the best stories on Medium — and support writers while you’re at it. Just $5/month. Upgra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