閒聊:關於語言切換

圖片取自:https://www.corvallisadvocate.com/2019/cityspeak-trans-non-binary-neighbors-and-allies/people-profile-heads-vector-background-pattern-2/

我剛到嘉義念研究所時,住在民雄地下道旁的公寓,一樓外面有個大型綠色垃圾子母車,要丟垃圾就包一包拿到樓下丟。

那時候回收分類還沒開始,特別在南部,所以我常看見一位衣衫襤褸的老先生,大概有 75 歲,爬進子母車裏頭撿拾可回收換錢的廢棄物。有一次,我剛好拿著一袋垃圾下樓,裡頭有好幾個寶特瓶,遇到那位老先生,我就操著糟糕的台語對他說:「阿杯哩後,加五歸咧『寶特瓶』你咁愛?」

沒想到他彷彿聽不太懂我在講什麼,於是我直接把寶特瓶拿出來,他才帶著微笑地回我:「好、好,你就擱著!我來整理。」

他說著國語,口音是老外省人的腔調。

身為一個台語很糟的外省二代,我刻意用台語去跟陌生人交流,結果對方其實跟我一樣是外省人這件事,當下給我一種奇怪的感受,不只是因為我判斷錯了。這件事情讓我反思很久:我在嘉義,我以為老先生應該是閩南人,所以我選擇用他的語言來搭訕他,但結果他不是。而除了所在地以外,我是不是因為判斷他的經濟階級比較低,就認為他應該是閩南人?如果是這樣,那為什麼會有這種歧視跟刻板印象?我明明就是在一個很窮的低級外省人社區長大的,「收破爛」的外省人我又沒少看過(我家也短暫收過),為什麼我會理所當然認為對方不是外省人?還是因為我長大去外地讀書之後,自覺離開了(或假裝離開了)原本的階級?還是我看了許多描繪台灣窮苦人的影像故事,而裡頭的人都操台語,所以才覺得該用台語?

類似的狀況後來還發生過幾次,前幾年是在台中光復新村,我打算跟一個顧水果攤,看起來大概 80 多歲的老婆婆問水果價錢。雖然那裡曾經是眷村,但我想大概都搬走了,而且他周圍的攤子都是講台語,所以我就用台語問她,結果她就用老外省腔調的國語回我。

最近一次則是在我家附近,有一家原本賣雞排的攤子收了起來,改放「修理電風扇」的招牌。這其實有點怪,畢竟現在要是這種小家電壞了,大概就扔了或是拿去全國電子之類的店,更何況「只修」電風扇,怎麼想都不是好生意,而且位置還在民宅社區裏頭,除了附近鄰居應該根本沒人知道,應該沒有人會花那麼大工夫拿電扇來修。

但我剛好就是鄰居,而且是那種會把電風扇拿去修理的人。於是有一天我就扛著家裡一台壞掉的老電風扇,走到那家門口。我同樣用台語問好,用台語說我要修電風扇,結果開門的是一個穿著乾淨白色汗衫的老先生,看起來有 70 多歲,也是個外省人,口音也很重。我跟他說這台老風扇的問題,並說如果沒法修了也沒關係,他診斷了一下,很專業地跟我解釋他認為是什麼問題,要換一個新馬達,多少錢(超便宜),然後跟我說下午三點來拿。我去拿的時候,他還又解釋了一次修理的過程,用的馬達有多好,銅線有多粗,也順便清潔了裡外。現在我正吹著這台像是新的一樣的電扇。

講這幾個我個人印象深刻但沒有什麼代表性的案例,只是想作為以下的引言。我以前就思考過自己的一個習慣,就是只要在得跟陌生人打交道的場合,我都傾向於預測對方的語言與溝通方式,然後盡量模仿跟靠近對方。我原本並沒有察覺自己會這麼做,而是在跟別人對照之後,才發現自己的習慣。我注意到我有些朋友在跟陌生人交談就是做自己,不太改變講話的方式跟風格,有的朋友反而會更凸顯自己的特點,吸引大家,掌握溝通的局面,而我則是會不自覺地想融入對方、或想模擬對方,包括語言跟非語言的溝通。

可能是因為我自知從外表看來,並不像是一個好親近的人,所以想透過這種方式降低對方的心防。也可能是因為我並不認為自己有任何值得彰顯的特殊風格需要保持,所以傾向於選擇放棄自我,加入對方。但偶爾遇到剛剛講的那種狀況,就會覺得「我在幹什麼?」

我的台語講得很糟(但現在卻是從小大到台語講得最好的時候),很容易講沒幾個字就得切換回國語,或是一句台語一句國語,而我通常認為,在台灣,我只要展現出 1) 我台語真的很糟 2) 我很願意用對方比較熟悉的語言來親近對方,對方就應該可以接受我這種爛台語。

比較起來,我的英語比台語好多了,就比較不會有這種語言切換的狀況,而且如果我必須講英語的時候,通常都是我跟對方除了英語無法用其他語言溝通的時候,所以也不會有講一講忘記英語該怎麼說,就切換為國語的情況,因為我知道那也沒用。

很多人不喜歡國英語夾雜這種說話方式,原因很多,我認為跟說話者的背景、兩種語言各自的掌握程度、聽眾的背景、聽眾對說話者的觀感、說話的場合等等都有關係。例如,如果說話者明明中文就很好,而英文卻沒那麼好,對中文很好的聽眾就會覺得「何必呢?矯揉造作罷了。」特別是聽眾對這個人也沒有好感的情況下。

我平時不太會有中英夾雜這個毛病,但有些特別的時候,會國英語不斷切換,例如有幾次到大學演講,班上有外籍生。據我所知,他們的中文都不夠好,所以像這樣的演講通常是鴨子聽雷,只能坐著休息或做自己的事。由於我事前不知道,所以也沒辦法改簡報,但又怕他們無聊,只好講一段國語,然後插一段英語,或是不自覺地講起現在被稱為「晶晶體」的國英語交雜句子,希望能讓聽講的人都有參與感一點。

然而,我卻很常國台語夾雜,例如以前去偏鄉地方演講,有時候會國語句子夾台語詞彙,或是台語句子夾國語詞彙,並以為自己這樣說話是貼近對方、討好對方,但對方聽我這樣講話,很有可能覺得很討厭也說不定。

通常事後自己想想,我在「討好習慣」下的語言切換行為,其實欠缺思考,只是想討好「想像中」的對方,不是最好的方式,甚至也無助於對方理解,但在遇到某些場合就是會直覺地這麼做。

我想,這個習慣還是改掉比較好,不然就認真一點把台語學好。

— — — — —

【宣傳】我的 Youtube 頻道成立了,歡迎訂閱: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OXeXCmNvxPrX-EvGzUPOFA

鄭龜煮碗麵

提供大量的問題,但沒有解答。

    Kuowei Cheng 鄭國威

    Written by

    Blogger/Entrepreneur/Science communicator/Father/Taiwanese

    鄭龜煮碗麵

    提供大量的問題,但沒有解答。

    Welcome to a place where words matter. On Medium, smart voices and original ideas take center stage - with no ads in sight. Watch
    Follow all the topics you care about, and we’ll deliver the best stories for you to your homepage and inbox. Explore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the best stories on Medium — and support writers while you’re at it. Just $5/month. Upgra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