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一夫一妻制不太自然?

希望這樣的標題不會太驚人

最近在朋友的推薦下看到一部很有趣的影片,探討關於Monogamy — 單配偶制。在閱讀本文之前,建議請先觀看影片,對英文不熟的朋友在Netflix上也可以找到有中文字幕的版本。

這部影片並不是在抨擊單配偶制是一種過時的制度,是介紹單偶制度的由來,並訪問專家和不同關係的情侶對於非單配偶制(non-monogamy)的實際看法。

以我的觀點來看,我認為人都有選擇的自由,所以除了“傳統的”單偶制外,不管是開放式關係(Open relationship)或是多邊戀( Polyamory)等其他關係,我認為都是一個很好的選擇。如果你問我能不能接受,我是不排除各種可能性啦...

然後,我不是要來毀三觀的。

非關愛情

在古代,最早的婚姻是利益的結合,自農業開始發展,財產和所有權的概念也隨之衍生出來。尤其是將女性視為財產,生育帶來人力,而人力就是經濟實力的基礎。

兩個人在一起將擁有獲得土地和財富的機會,兩個家族的結盟會有更大的統治權力。而單配偶制度更確保繼承者是自己的子嗣,講到繼承,就和財產與權力脫離不了關係。

麵包當然比較重要

15世紀的佛羅倫斯不僅是文藝復興的起源重鎮,同時也是銀行業的發源地。當時因為瘟疫的關係,適婚女性的人數遠多於適婚男性。在婚姻市場中,若沒有足夠的嫁妝作為籌碼,女兒的父母可能就要擔心嫁不出去的女兒要被送到修道院孤老終生,或是更慘一點的,淪落到妓院。

為了解決支付龐大嫁妝費的經濟壓力,佛羅倫斯政府在1452年成立了名為「嫁妝之山」(Monte delle doti) 的婚姻基金。當女兒年滿五歲時,父親可享有11-12%的高利率存入該基金給政府,在七年半或十五年之後女兒適婚之時,即可領出這筆錢當作嫁妝。

如此一來,政府可以有穩定的財政收入,父母也不再為子女的婚事煩憂。嫁妝基金讓當時菁英分子的婚嫁被保障在階層之內,確保娶進門的媳婦不會貶低家產,財富得以延續或更加繁盛。某些學者也指出,相對於當時其他城市不穩的經濟盛衰,嫁妝之山正是讓佛羅倫斯經濟穩定的基礎,也是權力與治安也長久的原因。還真是所謂的齊家、治國、平天下呢!

阿諾菲尼的肖像》描述當時的婚姻與基金有關的嫁妝支付 from Wikipedia

權力的遊戲

影片中指出,埃及豔后與安東尼的婚姻,是代表兩個盛大帝國統治的集權。權力與婚姻結合的例子在歷史上不勝枚舉,也常成為古裝戲劇的重點。以我最愛的《權力遊戲》為例:拉姆斯‧波頓強迫迎娶珊莎‧史塔克的目的,是為奪取統治權的正當性。而剋夫小玫瑰 — 瑪格麗·提利爾的三次婚姻的目的都很簡單,因為她想當皇后,所以她汲汲營營,不管是要與哥哥一起分享同一個男人,還是把虐殺女僕當情趣的暴君屁孩,或是沒有主見的媽寶都沒關係,只要能當皇后她都能嫁。

至於丹妮莉絲·坦格利安,第一次的婚姻是兄長為換取軍事力量的交易,第二次的婚姻則是為了鞏固統治權。順帶一提,目前為止在這齣戲裡真正相愛的都沒有甚麼好下場。看看囧恩與女野人、彌賽菈與多恩王子、萊安娜與雷加。

當愛無法與制度結合時

“朋友們離婚的人數,開始超越結婚的人數 ” — 《我可能不會愛你》

離婚大概是單配偶制最痛的點

儘管現代婚姻已脫去權力與財富的枷鎖,某些文化中仍有講究門當戶對與非自願性結合的婚姻。但大多數的時候,我們還是可以選擇與相愛的另一伴結婚,就算不幸離婚也沒關係。但有個前提,只能是一個對象,這無疑是當代主流的價值觀,說是天經地義也不為過。

在我們接觸的多數文化中,愛情故事歌頌著一男一女克服萬難,最後終成眷屬。對,沒錯,而且還是限定一男一女,同性情侶通常還不會有甚麼好下場。若不是在某些伊斯蘭國家,感情裡絕對容不下第三人。不忠、欺騙、嫉妒和失衡,是最好的戲劇題材,俗套沒關係,誇張一點更好。我推薦墨西哥黑色喜劇《花醉金迷》,揭開劈腿的多樣性,無須動腦,好笑又好看。

在多數一夫一妻制的文化中,可說是絲毫沒有容忍第三者的餘地。在我們的社會,這樣的感情破壞者會被冠上小三、小王,或是狐狸精等臭名。針對女性的負面詞彙遠多於男性的事實,還只是女性在婚姻制度中被壓迫的冰山一角。

儘管已21世紀,性平議題仍相當熱,女性在婚姻中處於弱勢的例子,看看最近上映的《瘋狂亞洲富豪》就知道,婆婆看不慣媳婦,媽媽看不順眼兒子的女友,還有為了家族顏面不能說離婚就離婚、為了丈夫必須隱藏自己事業能力的女人。順帶一提,這部電影大概是我覺得暑假最好看,在我心中今年的排名甚至比《復仇者聯盟3》還好看,從細節到整體幾乎無可挑剔。

太好看了所以我想放張圖片

電視劇《犀利人妻》裡的小三甚至被塑造成患有精神疾病,無法遵守一夫一妻制的女性被視為偏離正常。若換成男性,劈腿的人可以大言不殘的說出,「大家都會犯的錯」或是「不喜歡她就不是男人」這種話。

為何忠於婚姻這麼難?

影片裡從生物學的角度來看,單偶制一點都不正常。基因上和人類相近的倭黑猩猩,雌性會藉由和不同的雄性性交,以獲得最好的精子,競爭後勝出的精子與卵子結合,繁衍出最好的子代。

如果我們把這個概念套用到人類身上,不用想也知道這會引起多大反彈,很多人認為我們和動物是不一樣的。你無法保證要是無法確定自己的父親是三個人中的誰,還可以像《媽媽咪呀》一樣開心地唱唱跳跳。

推卸責任給生物學,大概會被單偶制支持者指責為無法遵守紀律的人,說婚姻制度是嚴守紀律一點也沒錯。但隨著時代發展,以及個人追求不同形式關係的慾望,我們是不是能有更彈性的制度與多元的包容性?

我很同意在影片後面這些專家提出的觀點,雖然單偶制在生物學上看起來不自然,但人類的特別之處在於我們有能力可以做到不自然的事情。還有不論是單偶制或是開放式關係,重點在於我們如何發展和選擇我們想要的關係,而不是限制在傳統的制度中。

from HOW TO MAKE POLYAMOROUS RELATIONSHIPS WORK, ACCORDING TO A SEXOLOG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