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歡孤傲

~隨植物專家楊國禎散步於石門山

山會長大

楊國禎說,山會長大。真嚇人一跳。

合歡石門山下,可見崩塌的峽谷,偶爾還可見落石翻滾下山,但數十年來,合歡依舊聳立,依舊高拔,依舊驕傲,傲視群山,沒見減損。

楊國禎說,崩塌當然有損山的高度,但菲律賓海板塊和歐亞板板塊,在海底擠啊擠,600萬年來擠出了台灣,也沒停過,也把山越擠越高。一損一長,兩者抵銷了。

他哈哈笑說,還剛剛好,無損合歡高傲。

難怪只許人就山,不許人就人。

陰陽臉

合歡群山圍繞,在石門山巔,可見合歡山主峯與東峯、奇萊主峯與北峯、南湖大山、中央尖山。遠山如影如墨,不知高深;近山則深淺有致,森林之深、草原之淺,有如陰陽臉。彷彿各有地盤,互不侵犯。

楊國禎說,我們所在的位置約海拔3200公尺,海拔3100以上算寒帶,只有於杉生長。冷杉有如陸軍推進,小樹長在森林邊緣,逐年擴大,每年推進19公分,百年19公尺,千年190公尺。

在海拔3100公尺以下,台灣二葉松隨風生長,會落在草原中間,楊國禎說,所以二葉松我們說它傘兵,降落在草原,單兵攻擊。

楊國禎笑說,你看到了陰陽臉的地方就表示那地方在海拔3100以上了。

但為什麼冷杉森林之中,又會出現一大片草原?他說,森林火災啊。這是自然調節,不必擔心。

圓柏求生的姿態

我們散步於往石門後山的小徑,楊國禎警告說,你們可別說我們來登山,我們這只能算郊遊、散步。

小徑中時見玉山圓柏,似生若枯,樹幹灰白,長相奇特,有如偽風雅之盆景,楊國禎解釋說,這是自然體彫,玉山圓柏最能和冷酷的環境抗衡,最能適應環境隨著變形,上頭有風,我就往下長;左邊沒屏障,我就往右長。所以樹幹橫盤旋長「正是求生的姿態」。

玉山圓柏灰色的樹幹,有如去掉表皮的腐肉,慢慢會長回來,楊國禎隨手指著一棵玉山圓柏說,這棵至少有4,5百年的生命了。

楊國禎一再形容合歡生態完整,也奧妙,他說,合歡在海拔3200就有矮盤樹叢,一般要在海拔3500以上。他認為是受落雪積雪的保護。他說,沒想到雪有這個好處吧。

玉山杜鵑

今年玉山杜鵑不若去年茂盛,石門小徑少見花叢招展,但見有大叢的花芽挺立,9月10月長成花苞,明年春開花。

這樣應該明年花期可觀,楊國禎說,也不見得,要等9月10月看看花苞的情況。

楊國禎說,大自然的變幻難期,花沒有年年好這回事啊。

但為什麼在合歡上有玉山圓柏、玉山杜鵑,好像什麼都冠上玉山,是象徵嗎?還是移植?楊國禎說,台灣很多植物都是日本人在玉山發現、登錄,其實不見得只有玉山有,但用了日本人用玉山定名,就延用下去了。

保育觀測站

在太魯閣國家公園合歡山管理站旁邊有幢獨立的二層洋房,那是農委會「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編制6人,還有1位技士,負責6位研究員的生活起居飲食,研究員黃朝慶是楊國禎好友兼同好,兩個講起話來,別人都聽不懂。

黃朝慶說,合歡山區有400多種植物,台灣的特有種就有200多種。楊國禎說,這就是合歡山可貴的地方。

黃朝慶除了研究特有植物,也得保護特有植物,免得被外來種侵犯,這就是所謂的保育。

外來種是怎麼來的?黃朝慶說,跟著人來的啊。他說,只要養植,甚至會跟著肥料進來。

合歡山管理站遊人如熾,打尖野餐休憩;人越多環境越傷,這是不變的定律。

清境之刃

松雪樓本來只是一幢登山小屋,如今卻變成了大飯店,周二路旁,車如流水;登山客只好委屈在滑雪小屋,本末倒置。

遊客日多,楊國禎說,做生意竟然打主意到山訓中心,遊說國防部,不改建,承租也好。他希望國防部要守得住。

來回路過清境農場,一條什麼登山步道,如一把利刃橫過山脈,既突兀又醜陋;兩側什麼樣歐式的民宿都有,和輕鋼架的裸屋混成一堆,說有多怪異就有多怪異。楊國禎說,日本人把農舍多出來的房間當民宿,台灣是把旅舘當民宿。

楊國禎說,清境農場是台灣人對溫帶的想像,但想像畢竟和事實不同。

在清境一輛輛的大型遊覽車爬行,花月不春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