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佳龍不戴套,赤條條地強暴了石岡

一場會五大荒謬。
雙林、雙英、雙秘書長林仁惠、林子淩,絕代雙嬌,剪斷了龍根。

1

本來,台中市政府準備不修棧道,直接暗度陳倉,靜悄悄地把「東豐快速道路第1、2標隧道案替代方案第二階段環境影響評估範疇界定會議」給開了,強推大甲溪南岸地面路線,但不幸消息走漏,石岡東豐、后豐自行車綠廊附近居民大集結大團結,跑到開會的地方抗爭,擠進會場,亂成一團。這會不開也就罷了,一開才知道有多荒謬──荒謬的不是當地居民抗爭亂,而是台中市政府什麼都沒準備,也不講程序,就是要硬幹。這已不是午夜醉後撿屍性侵了,而是在光天化日之下強暴。

這會兩點開始,台中市政府由環保局出面,建設局背後操弄;請了27位專家學者,還有2個不曉得是什麼理事長,四排位子,坐了兩排,另兩排是業務單位,以及民意代表、區里長,陣容相當。專家學者座前有名牌,大名清清楚楚,而業務單位那兩排,座前什麼都沒有,也不曉得誰是誰,除了環保局副局長「陳主席宏益」。這是第一個荒謬。

開會之前,石岡抗爭居民上百人湧入,坐在旁聽席,也佔了會議室的半壁江山,比起來台中市政府召來與之對抗的東勢贊成派相對少數,但一張看牌差點引起群架,還好警察有備而來,把舉牌的人請出去,儘快開闢防火巷,兩方才沒肢體衝突。

接著就是業務單位報告,這個業務單位報告就夾著東勢派發言;東勢派一講話,抗爭派就開汽水鼓噪,沒完沒了。為什麼要讓東勢派發言?環保局人的說法是,他們有登記發言。

這個奧妙大了。這場會,房屋土地要被幹掉的石岡當事人不知道,而是風聞而至抗爭進場,東勢派怎麼會先知道,還登記發言呢?環保局的幹法是,在網上申請旁聽,准不准也不通知。這種暗黑手段,比NCC還爛,NCC至少准不准還通知一下申請人。反正,台中市政府就是想黑箱作業。這是第二個荒謬。

第三個荒謬是關鍵。環境法律人協會秘書長林仁惠、惜根台灣協會秘書長林子淩,先後指出,這場會議不該繼續。

林仁惠說,台中市政府寄給他的開會資料,兩大本「環境評估」,和開會主題「範圍界定」無關,也就是說,台中市政府根本就是準備忽弄,以為大家傻傻的當舉手部隊就通過了。

林子淩更進一步說,依據環保法,環境評估第二階段,應該由當地居民代表出席,但是,開會通知上沒有這些人。當地居民雖然來了,也不應該坐旁聽席,而該坐與會席。

這個程序上的大問題,石岡抗爭居民用力鼓掌,支持會議無效。雖然,環保局官員強辯有請他們,但石岡里長陸永晟立即表示「毫無所悉」,還被先知道的里民罵半死。

第四個荒謬最荒謬,會議主席,這個坐沒坐相的環保局副局長陳宏益,來頭不小,幹過「行政院環保署資源回收基金管委會副執行秘書」、「彰化縣環保局局長」、「行政院環保署環境督察總隊技正、科長」、「台灣省政府環保處技士、股長」,可稱資歷完整,竟然回答說,「走不走程序,都要走到這一步。」

這種話竟然出自政府高官,完全沒有「沒有程序,就沒有正義」的概念。這話也表示,台中市政府就是要硬幹,符不符程序,根本不在乎。

陳宏益堅持要把會開下去,全場,包括有2000元出席費的專家學者都反對。因為沒有人背書了,最後協調的結果,把會議改成座談會。至於,還會不會有鬼,誰也不知道。

2

東豐快速道路斬首東豐、后豐自行車綠廊道,不只是損失了全台第一條自行車道,住在豐原朴子里豐勢路二段的傅桂香說,921地震,地沉,她家由二樓變成了一樓,毀了一次,她在公園睡睡袋沒水沒電過了兩個月,撐了過來,好不容易重建一個家,如今又要拆了。

她說,天災家毀,沒辦法;現在卻是人禍讓她再毀一次家,她怎麼甘心?

另一位也是住豐勢路的陳敏雄更慘,他說,建石岡壩,把他家的地徵光了,如今自來水廠的地,就是他家的,接著921大地震,他家又毀了一次,現在政府還要拆他家,這是什麼道理?

住在石岡里的蔡清順更氣,他說,東豐快走大甲溪北岸,一點事也沒有,那一邊沒人,偏偏要走居民密集的南岸,環保局說什麼北岸地質不好,其實南岸才是地震帶,政府根本睜眼說瞎話。

他生氣的說,石岡長不過5公里,寬不到1公里,路一直開,不是拓寬,就是開新路,乾脆把石岡廢了算了。

萬安里長李茂盛說得緩和,他說,不妨從哲學的角度來看這條路,大家是喜歡走鳥話花香的綠廊呢,還是喜歡走滿是剎車聲的快速道路,而這條快速道路也不過快十分鐘。

李茂盛每周得送父親到台中洗腎好幾次,他不覺得目前塞車。

石岡里長陸永晟,新任里長,他說,石岡是個有文化的地方,有水壩,有自來水廠,有污水處理廠,是個推廣水資源教育的好地方,為什麼要用一條路毀了石岡的未來?

3

東豐快怎麼開,替代方案一個接一個,都擺不平石岡人。這場會議最會專家學者輪流發言,全主張宜緩不宜急。所謂一個又一個的替代方案,也把這些學者專家的腦袋搞昏頭了。

這25個學者專家分兩批,一批是「前」環評委員,一批是「現」環評委員;前環評委員個個開口「憑印象」、「憑記憶」,都說好像不是這樣,什麼時候冒出了南岸路線?

這還怪不得他們,因為這條東豐快變化大,忽而開隧道,忽而走溪畔,忽而在天上,忽而在地上,忽而在左岸,忽而在右岸。案子變來變去,誰也不曉得變得什麼樣。

新環評委員更是摸不著頭腦。他們直接說,既然是一個又一個的替代方案,就通通列出來評。

在所有環評委員中,最難過的是楊龍士教授,20年前,他參與了東豐自行綠廊的規畫,也費了很大的力氣去說服石岡的反對派,如今有這麼美好的自行車道,卻要拆了毀了,「教我情何以堪?」說完,他掉頭就走了。

4

東豐快,說起來是為了東勢的產業運輸,但東勢的產業有多大?東豐之間的道路還不多寬不夠快?東豐快,被認為一無作用,但為什麼台中市政府非開不可?

台中市長林佳龍的心思,在這條東豐快上,畢露無遺。他最蛇蠍的地方是在於,他硬幹胡志強的劣跡,來還選舉債;兩年了,他該還的債,時間到了,因為前債不清,過兩年怎麼選連任?現在正是選舉中期,他急得不得了,想盡手段,硬上石岡,非生東豐快不可。否則,何必黑箱作業到這等程度?

5

這場會最後一個荒謬,開會的地點在台中市舊市府,這幢古蹟中的加蓋三層樓違建中的加蓋第四層,違建中的違建,馬上就得拆了。這是反諷中的反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