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場輝煌的反空污舞台底下暗藏著官民衝突的刀斧

219反空污,台中、高雄各一場集遊。台中這一場,聲勢壯大,為了不可預期的人數,首次封了公益路市民廣場這一段。但是,台中市政府和林佳龍顯然不支持這次集遊,官民角力不休,直到今天早上,雙方還有爭執。

誰要跟林佳龍合辦反空污

這次反空污集遊,台中場由台灣健康空氣、護樹、主婦、親子共學團四大聯盟合力運作,他們本來申請的是市民廣場,林佳龍要求合辦,他們不肯。護樹聯盟張美惠說,他們對林佳龍失望透頂,誰要跟他合辦!

不合辦,台中市政府就不准,用的理由是,市民廣場正在搭建228活動的舞台。這個理由更讓人生氣,張美惠說,319到228還有10天,搭一半的舞台,共用或避開,都沒問題啊。

於是,四大聯盟就申請了公益路的路權。張美惠說,台中市政府一下子給一段,一下子給半條路,還把里鄰長搬出來,說什麼影響生意,那就把市民廣場給我們用啊。

官民雖然如此角力,但今天的反空污台中場順利集遊,封了市民廣場這一段,如果說對商家生意有影響,也只有勤美誠品一家。現場觀察,誠品一樣人潮洶湧,倒是旁邊的草悟道不見了寵物買賣。張美惠氣憤的說,這是早上吵出來的結果。

這場反空污集遊,前中研院長李遠哲推遲了出國行程到了,雲林縣長李進勇到了,嘉義市長凃醒哲到了,環保署副署長詹順貴到了,宜蘭環保團體遠道而來了,中部的醫師大集合了,上萬的民眾怒吼了;彰化的彰泰國中鼓號樂隊及旗隊來了,為帶隊遊行的尖兵;彰化中山國小的口琴團,也演奏了極美妙的樂曲,為遊行歸來的群眾打氣。但是,做為地主的台中市長林佳龍沒有來。

台中市由副市長林依瑩代表,她說林佳龍另有公務,但是,她強調,台中市政府全力支持這次反空污集遊。她說,公益路第一次封路,開了先例。有很多規定要克服,很困難。當然不能跟凱道比。

她說,四大團體也只是說有個警察態度不好。這不表示台中市政府不支持這次反空污集遊。

反空污
監督的層級拉高
執行的權力下放

在另一方面,這次集遊,很多人反映應該北上到台北弄一場,光在地方叫叫叫,沒什麼用。時代力量立委徐永明說,社運團體主張到立法院,針對空污法修訂,這是不錯的機會。

洪慈庸說,我們得把反空污的權力,下放給地方政府,各地自行管制。

反空污的權力下放,但這次反空污集遊的總召葉光芃醫師,卻認為,管制空污的層級,應該上升到行政院,院長林全得站出來。

葉光芃談空污很激動,他說,環保署只是救火隊,毫無管制督導能力,他對由民權社運律師詹順貴擔任環保署副署長的作為很失望。

生態協會楊國禎教授為葉光芃的話解釋說,污染的問題,源頭在經濟部,環保署只能指揮屬下,能叫經濟部長下令反空污嗎?所以,得由林全出面協調,或把環保的層級拉高。

環保署副署長詹順貴,在這場集遊中,顯得有點落寞;大家陪他講話,他也一貫的客氣。他說,執行比層級重要,層級再高,沒人執行也是空。他倒不覺得入閣以來,和他的價值觀有所扞格。「如果違背我的原則,就走人了。我無所謂。」他還認為,公權力比在街頭運動有效。他舉例說,綠盟的透明足跡,他就可以據此找出源頭,切實監督。

高雄、台中的空污,現在嚴重的程度,已經用不著監測了,看天就曉得,呼吸就曉得。反空污,民很急,官不急,這才是大問題。

一個天空,兩個台灣;一場集遊,兩個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