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8不容遺忘

不容遺忘,不只是當時國民黨政府屠殺了2萬人;還有228手段的擴大,和「非我即匪」觀念的延續。警總和調查局,就是這種獨裁政權的象徵。

228事件所波及的範圍,也不只是台灣本島,外島也是一樣,監視更嚴密,手段更直接。馬祖一個村子,不過一兩識字的人,也被列為「匪諜村」,日夜盯哨,無罪不織;西犬島青蕃村,因當時有CIA的西方公司駐點,總共不到10個老美,如今竟被國民黨的《西莒老照片》形容為特種營業林立,「五光十色」,比對照片上搖搖欲倒的房舍和莫名其妙的文字,是何等可笑。馬祖人到台灣,鮮少沒被這兩個情報機構「請」去坐坐,我沒有,我娘有──想來極難堪,以前他不敢講、不願講,現在沒法講。

228不容遺忘,我們也不能忽略調查局的保防法,謹防綠政府走上藍政權的道路,承襲了嗜血的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