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目的艾莉》第十章:盈月(上)

翌日早上,二人在晨光初現的時候便已經起程,到得中午就抵達了弗雷德皇城的近郊,也就是林中仙所居住的森林附近。

只不過就在步道上終於能夠望見森林時,艾莉卻一臉意外地停下了腳步。

「和當日……完全不同了。」

艾莉雙眼無法視物,自然不可能是說森林看上去改變了,而是給她的感覺整體都不同了。

「果然如此啊……」

烈特倒是一副意料之內的模樣。

「什麼意思?現在這才是真正的林中仙嗎?」

「嗯,我話先說在前頭,之前我遇到他時也是上次那個虛弱的狀態,他現在恢復過來的狀態我也是首次感覺得到。」

就如烈特所說,上次艾莉覺得林中仙的實力非常之弱,甚至只是中等惡魔的水平,然而此刻林中仙的氣息甚至強大得讓她遠在森林之外便已經感覺得到。

大概是惡魔對要脅到自己的危險而本能地抗拒接近。

「我又沒說你騙我……所以呢?你不是很帶感地說了聲『果然如此』嗎?原因是什麼?」

「還記得羅傑老先生說過的故事吧?林中仙大概就是那個仙人,一直在守護亞倫城。」

「呀?可是這裡距離亞倫城不是……」

艾莉沒說完整句話,她從前不過是個公主,是個凡人,現在也不過是借助惡魔的力量而把其中一條腿踏進了惡魔的領域,對仙人那一方的知識自是貧乏。

方法什麼的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時間上非常吻合,在亞倫城地底遭到惡魔的威脅時林中仙變得虛弱,而在解決之後他就恢復正常。

不止如此,這也解釋得了為什麼林中仙得留在森林而拜託烈特去解救危機,便是因為他得留在這裡維持對亞倫城的「祝福」,便已經再沒有餘力。

「我真是笨蛋……完全誤解了林中仙……」

看著因為慚愧而表現得有點不知如何是好的艾莉,烈特也只能嘗試安慰:

「我覺得妳不用太在意就是,畢竟他也沒有說明前後,錯不在妳……」

「不,問題在我身上,是我自己先入為主覺得他是壞人,因為他那態度……不,多多少少也和你有關係,還不是因為你害我那時的心情差,導致我的判斷錯誤。」

烈特知道艾莉後半段話只是在開玩笑,也就是說至少艾莉已經想通了,所以也就配合了一下認了自己的不是。

本來有點沉重的氣氛也隨即散去,二人再次邁起步伐前去與林中仙見面。

「這麼說來,你和林中仙到底是怎樣相遇的?他應該一直都待在這個森林裡吧?」

「還是這把劍的關係吧。」

烈特輕輕拍了拍繫在腰間的單手劍:

「當時在調查解除惡魔契約的方法,妳也知道我曾經和奧齊見過面,所以就來弗雷德這邊碰碰運氣,卻意外感應到在森林裡的林中仙。」

「哦……原來如此。」

艾莉本來只是一時興起,聽到只是個巧合也不怎麼在意,可是當她想深一層的時候卻發覺到了一個問題:

「等等,時間對不上啊?奧齊在地下水道飼養惡魔是最近幾天的事情,但是你調查不可能是最近的事,那麼你是怎樣和林中仙約定,以幫他解決亞倫城的問題來換取幫我解除身上的惡魔契約呢?」

「呀……」

烈特似乎想要隱藏的事情和艾莉細心發現的矛盾相關,他對於自己一時的鬆懈除了無奈外,心想也只能用過往一直的方式來應付了。

只不過現在與過往不同,他心裡隱隱多了一份情感。

「你又想打馬虎眼矇混過去吧!」

聽到烈特那支支吾吾的回應,艾莉已經習慣性地這樣想了。

畢竟,要是說的話是事實,那不可能出現時間上的謬誤。

那麼只有兩個可能,其一是烈特說謊了,其二是他還有一些事情沒說,導致這樣的矛盾產生。

「我像會那樣做的人嗎?該說的事我會好好說的……不過目前還是把精神放在解除妳身上惡魔契約的事情上吧,林中仙已經在屋外等我們了。」

「又是這樣……」

艾莉儘管嘴巴上是這樣說,但她也的確感知到湖邊的小屋,以及站在外面等待二人,身高和人類小女孩一樣的林中仙。

「安好?」

意料之外的是,這次林中仙竟然會主動關心二人,不像上次那般冷漠。

難不成上次因為不在狀態才那副表現嗎?這樣的話我不就更錯了嘛……

烈特自然不知道艾莉心裡的小劇場,而是禮貌地回答:

「很好,而且確認幕後兇手是那個奧齊,今後他還不會罷休。」

「瞭解。」

林中仙冷淡的回應似乎不怎麼在意,隨即她便望向了艾莉,倒不也像之前那般看穿艾莉一樣的銳利,但在旁人看來那眼神也不是什麼好的眼神就是。

「開始?」

「咦!這麼突然?」

艾莉一時之間似乎還未有心理準備,本來她以為還會有什麼儀式準備,突然一來就要開始,難免會有這樣的反應。

烈特對此禁不住苦笑,無奈地說:

「林中仙要做的是利用武力斬斷妳和那惡魔之間的連結,一旦斷開,契約的效力應該沒辦法維持,也應該不會重新連接,畢竟連接需要訂立契約。」

「正確,不保後果。」

林中仙肯定了烈特的解釋,但後續的那句話倒是起了反效果。

「等等……不保後果,意思是不保證斬斷之後會發生什麼事吧?所以那個只是推論?」

「那也沒辦法,成功訂定這種程度的惡魔契約,大概真的前無古人吧?一重契約的條件已經困難,成功率又可謂九死一生,妳身上可是有著四重契約,當然不會有什麼擔保了。」

對於烈特如此「清晰」的解釋,艾莉不得不再一次在心裡肯定烈特是個壞心眼的人,特別是他此刻用如此理所當然的口吻來解釋:

「你一早就知道,為什麼沒說清楚?」

艾莉本來是因為預料林中仙會失敗,覺得讓她一試無妨才會如此順應烈特的願望,但如果失敗會導致無法料想的後果,她倒真要考慮考慮了。

「我以為妳會想到這一點……」

大概烈特也察覺到艾莉的心意,不過意料之外的是他沒有慫恿艾莉接受,而是說完這句話就閉嘴,讓艾莉自己靜靜地考慮。

至於林中仙對於突然的變卦並沒有任何反應,就只是默默地站在那邊。

儘管艾莉雙眼看不見,但她能夠確切地感覺得到兩對目光盯住了自己,二人都在等待她的回答。

在這樣的狀況一般來說絕對難以思考,然而艾莉此刻卻完全陷入了自己的內心世界。

真是的……萬一斬斷了契約之後會有什麼副作用,或者斬斷的方式不對,那時我也沒了不老不死的能力,不就會死了嗎……

死嗎?

真可笑……明明都沒有想要做的事情,都已經沒有能夠失去的東西,竟然會怕死?況且本來人就是注定會死,竟然在不知不覺間就習慣了這副身體,在戰場上疾馳的時候也從沒有害怕過。

就在艾莉想到這裡,她的手突然傳來了一股暖意。

那粗糙的觸感,把自己整隻小手完全包裹住的,是烈特的手。

「放棄也沒關係,不用勉強,妳可以選擇的。」

他依然沒有為了自己的救贖而慫恿艾莉,只是站在她的身旁,緊緊握著她的手,想要給她力量──

無論妳選擇了什麼,我都不會介意並且支持。

他以無言的方式傳遞著這樣的訊息。

「你果然超壞心眼的,明明只要跟我說一聲『相信我』,或者『為了我』之類的話我就會立即答應啊……」

「抱歉……」

「為什麼抱歉,又不是你的錯!」

意料之外的賭氣對話,卻是讓艾莉冷靜下來,而這短短的冷靜足以讓她下一個不會後悔的決定。

就這樣也不錯,至少能成為他的救贖,這一點就值得了吧,可惜的是一個不好運到最後還是有很多不知道的事情呢……

「我明白了,林中仙,拜託妳開始吧。」

艾莉掙開了烈特的手,林中仙則是望向了仍然傻站在艾莉身旁的烈特,也不知道是最後的確認還是嫌他妨礙到自己。

「艾莉……真的很感謝妳,當初我一廂情願,自以為是覺得妳很想變回人類,根本就沒有好好了解妳的想法……」

「停、停、停!別在這個時候說候有的沒的,聽上去超不吉祥的,有什麼留待之後再說吧。」

這樣……也不錯吧。

艾莉心中萌生了這樣的想法,最後惡作劇了一下,利用惡魔肢體抓住烈特的衣領把他丟了出去。

「好啦,礙事的人不在了,來吧。」

「嗯。」

林中仙的回答依舊簡短,便閉上眼睛開始聚精會神。

又是劍嗎?

艾莉已經沒有再多想些什麼,憑著感知能力,感覺到林中仙交疉的雙手上有一股她稱之為仙人能量的東西釋放出來,就像霧氣一般,時而凝聚,時而散發。

而這團氣體越積越多而濃厚起來,在林中仙的操控之下漸漸有了劍的輪廓,先是劍柄與劍身,繼而把手、護手、劍刃及劍尖等等細節都開始立體起來,終於確確切切變成了一把看上去極其厚重的單手寬刃劍。

待得以霧氣化成的劍穩定下來,林中仙張開了雙眼,如同上次「觀察」艾莉一樣,這次艾莉也感覺到那股讓她窒息的壓迫力,不過這次因為知道對方並沒有惡意所以能夠定住想要後退的沖動。

這其實不過短短幾秒的時間,艾莉倒是覺得已經過了幾天一般,就差在沒喊出「快點來給我個痛快」之類的話,而心裡冒起這樣的想法則是有所難免的了。

終於,林中仙的雙眼猛的一縮,霧劍迅即直刺她目光鎖定的地方,近乎眨眼之間就穿過了艾莉的身體,當霧劍從艾莉的背後穿出時,綻放出妖異的暗紅色光茫。

「啊─────────」

叫聲淒厲得不像出至於少女的嗓子,當尖叫因力竭而衰弱時,那暗紅色的光茫也隨著霧劍化散而消失。

因為劇痛而雙眼瞪大的艾莉,就在意識將要喪失的瞬間,她看到了。

雖然真的只是一瞬間,而且久久未見的「色彩」也非常朦朧,但她的的確確看到了。

原來,烈特長這樣的啊……

烈特自然不知道這些,他聽到艾莉無力而快要暈倒時,一心只想著趕過去扶著她。

「辛苦妳了,請好好休息,迎接未來吧。」

烈特輕聲的話語,沒辦法傳進艾莉的耳裡。

「這裡是……」

習慣只要意識清醒就能通過感知確認身處地方的艾莉,一時之間腦袋竟然空蕩蕩而反應不過來,長久的失明讓她「忘了」應該張眼才對。

「主人的房子,暫時讓妳休息的。」

似乎陌生的聲音異常有效,刺激起艾莉的危機意識而令她立即清醒過來。

她看到了,儘管眼前還是模糊而且視野有點微妙,但她知道自己的確是能夠再次看到這個世界了。

畢竟她不是先天性的失明,她知道什麼叫作「看到」。

然後她又再次變得有些看不到了。

「原來……看到東西是這麼讓人高興的……」

有點嗚咽的聲音斷斷續續地訴說,好一會兒艾莉才總算冷靜下來。

她首先找的是那個陌生聲音的出處,這間房子除了她正在躺的床子外,就只剩下普通的傢俱,不用幾步路就能走到房外。

大概是因為看到艾莉在四處張望似乎在尋找什麼的,那道陌生的聲音再次出現:

「找我嗎?我在這裡。」

「誒?」

艾莉聽到聲音的來源時,禁不住嚇了一跳。

因為那聲音來自上方,準確來說就是她的頭頂。

「有必要這樣震驚嗎?」

「當……當然啊!你是誰?或者說是什麼……」

艾莉已經失去了感知的能力,自然沒辦法知道到底是什麼東西在自己的頭上,但能夠躲在自己頭上又會說話的東西,除了惡魔之外她實在想不到。

只是艾莉還不至於腦袋打結,她不認為烈特甚至林中仙會把她留在危險的地方,現在身處的地方的確很可能是林中仙那間湖邊的小屋,這樣的地方就絕不可能有惡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