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首爾仍是叫漢城的那些年(廿壹)

圖:tobyhk ©

人生猶如一齣戲,呢齣戲究竟係喜劇、悲劇、Cult片、名著定爛片都係未知之數,唯一相同嘅係,無論你呢齣係好戲定爛片,每個人自己嗰齣戲,都會有一場至數場好難演嘅分手戲。唔一定要牽涉男女感情,任何倫理關係都有機會上演分手戲。

1997年8月30日,星期六,金浦空港。廿四歲嘅男主角我,同廿四歲嘅女主角Colette又再演繹一場分手戲。唔係我哋嘅第一場,亦唔會係我哋嘅最後一場。

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此事古難全。

「究竟我同你仲會有幾多次離離合合呢?」Colette苦笑,佢好似睇通我諗緊乜。

「次數我唔計較,我只係希望一個大團圓結局。」我喺嗰種睇戲會make sure結局完美先入場嘅人。

「我哋一齊努力。」喺我嘅薰陶下,Colette睇過《東京愛的故事》、《星の金貨》同《悠長假期》之類嘅日劇;估唔到佢仲記得呢類對白。

由於時辰尚早,我哋去咗機場coffee shop坐低食少少嘢。

「呢度仲有冇好食嘅嘢我未食㗎?」為食鬼妹唔會放過任何食嘅機會。

「我,你仲未食埋我。」我作勢遞隻手俾佢咬,其實係諗唔到嘢。

「呢個星期食咗好多餐喇喎!」佢古古惑惑咁笑,呢類二級半對話係其中一樣我最掛住嘅嘢。

「係呢,返到去有乜打算?」掛還掛,喺街唔好講呢啲,唔知點收科;我決定轉台。

「下星期有兩個interview,都係NGO。睇見你internship嗰陣咁辛苦,我唔係好想喺Capitol Hill返工;見步行步啦。」Colette一邊落緊糖落杯咖啡度一邊講。我同佢,一個民主黨人,一個共和黨人,所以我冇乜可能介紹工作俾佢。

「有冇諗過,過嚟同我一齊教書?」其實我想同佢講好耐,如果佢過埋嚟,我哋又可以繼續朝夕相對。

「我過咗嚟,咁你啲妹妹仔、姐姐仔點算?我驚好多韓妹會憎死我!」講呢啲,即係佢想搵位閃。果然:「我唔太喜歡呢個城市,太多人,好唔自在。I am a Gwai-mui after all.」

「都啱嘅,」雖然預咗答案會係咁,但總不免有一絲失望。「咁祝你下星期見工順利啦!」

「好吖,我如果搵唔到工的話,我過嚟食你嘅住你嘅,你養我!」佢笑得好燦爛。

「好!一言為定!」其實我真係唔介意。

無論我介唔介意、佢當唔當真都好,呢場分手戲,係無論如何都要演埋落去。作為有職業道德嘅演員,導演一日唔嗌cut,都要繼續演落去。況且我完全感覺唔到,我哋嘅「導演」有任何嗌cut嘅蛛絲馬跡。

送女千里,終須一別;就算我哋行得再慢,閘口始終都會出現。呢個時候,我個腦響起呢首歌嘅音樂:

Baby won’t you tell me why 
there is sadness in your eyes
I don’t wanna say goodbye to you

「Voilà!」Colette個樣有啲無奈。「我哋又要分開喇……」

呢個時候,我心頭一熱,我知我再唔講的話會後悔:

「其實,如果你想的話,我哋可以 —」

Colette用手掩住我個口,然後俾咗我一個深吻,佢話:「唔好一時衝動,有啲嘢講咗收唔返㗎。」

「Fillette,我……」我想再講落去,佢又再錫多我一次,然後喺我耳邊講:

Je t’aime pour toujours. You are mine!

熱淚盈眶嘅佢講完呢句之後,轉頭就走,冇再望我。行到閘口,Colette突然回頭,向我揮手,然後大聲講咗句:

「我哋分咗手㗎喇!」

佢講嗰陣滿面笑容,但係眼淚已經緩緩流下。兩秒後,佢已經入咗閘。

就係咁,我又再次自己一個人。

現在去北京遠了,去龍兒更遠了,自家只一個人,只是孤零丁的一個人。在這裏繼續此生中大約是完不了的飄泊。

我唔知點解會喺呢個時候諗起郁達夫,攞景定贈興呢我個死人腦。


返到宿舍,打開行李喼,準備將Colette帶俾我嘅嘢一一歸位。

執到最後,我喺暗格發現咗一張卡,同一個包得好靚嘅小盒。我打開卡封,裡面除咗張卡,仲有三百蚊美金。個盒仔裡面,有一條Tiffany仿軍用狗牌嘅頸鍊,狗牌嘅背面刻住「Tu es à moi」,英文即係「 You are mine」。喺卡上面,Colette寫住:

A heartless little shit needs more money, just in case. I love you!

呢個時候,我個心好暖。

我希望當Colette返到屋企執行李、見到我偷偷收喺佢個大背囊暗格嗰三百蚊美金嗰陣,都有同樣感覺。


就算分開仍然能相愛 你願永遠等待
要等一天要誤了一生 還是愛你未更改
誰為我今天流離所愛 愛願放置於心內
為了學業為了不羈理想 迫於丟低這份愛
明知不可以再分開 分開不想接受新愛
愛令我彷似置身於死海
離不開
你是你是我的將來
誰都不可以再分開 不想擔心這是否錯愛
你話過任何時候需要你(我)
從新開始這熱愛

(待續)

預告:隨住Colette嘅離開,《漢城》將會有更多新人物登場;請繼續留意。


呢個系列有啲篇幅會係members only,但唔會係全部,我會盡量維持喺一個月三幾篇嘅members only文章,等免費用戶都有機會去選擇睇我嘅嘢(非會員每個月有三篇quota)。不過都係嗰句:寫稿佬都要食飯㗎,除非你真係好討厭我嘅文字,否則我都希望你會clap吓我啲文,尤其係members only嗰啲。俾clap又唔使你俾錢,當幫補吓我啲捱夜寫稿咖啡錢啦;感激不盡,多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