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蛋] 你好,陌生人

半AU,Eggsy和Harry并不认识。

新人Eggsy被Merlin指派接伤愈的Arthur回总部,双方一见钟情的故事(?

— — — — — — — —

Harry从门镜里里看到那个自称Lancelot的男人时他就提高了警惕,再加上开门的一瞬间,远处一个声音朝他大喊「趴下!!」

Bang — —

噢…这可真蠢,Harry腹诽,轻松闪身躲避了对方的攻击,手中的红茶甚至都没有洒出来。

他把杯子放在玄关处的小桌上,蹲下检查门口的尸体 — — 高级定制的格子西装,价格不菲的牛津鞋,包括枪支在内,都是非常正规的Kingsman装备,显然是一次准备充分的暗杀行动。

Harry摇摇头,这里已经不安全了,他需要尽快把这具尸体处理掉,然后结束假期回到总部。

昨天下午他接到Merlin的电话,男人说为了避免目标过于明显,特意指派了一位新人来保护他,将于今早在10点准时报到。而现在…Harry看了眼墙上的挂钟,已经10点24分了,愿上帝保佑那个孩子。

正要关上门的时候一个气喘吁吁的年轻人挤了进来,「别关门,别关门!等一下!」

Harry挑眉,警惕的看着他,面前这位想必就是刚才提醒他“趴下”的人,二十岁出头的金发小子,穿着浮夸又俗气的金色外套,喘着粗气看向他,还不停的用手扇着风。

「抱歉,我想我们并不认识。」Harry不动声色的向后退了一步,虽然知道对方大概不是敌人,但是作为一名职业特工,警惕性是必不可少的。

「呃…我是Eggsy,来保护你的。Merlin没和你说吗?」发现对方并不知道自己,男孩皱着眉眨了眨眼睛,表情有一瞬间像是受到了伤害,然后他并没有气馁,自信的补充道,「也是未来的Galahad!」

Galahad?!Harry差点呛了一口水,自己明明还没同意接任Arthur,就已经被迫退位让贤了?

Harry看着他觉得头疼的厉害,其实刚才那一枪已经打在自己头上了对吗?而且…看看Eggsy,才离开几个月,Kingsman的骑士已经沦落到这副装扮了。

「我记得Merlin给你的命令是10点向我报到?」Harry推了推眼镜,转身向沙发走去,丝毫不介意门口还倒着一具血肉模糊的尸体。

「我不到9点就到了,但是转来转去就是找不到你的住所,该死的,真是名副其实的安全屋。」Eggsy靠在门上,像个小孩子一样噘着嘴抱怨。

「那么,我想你的导师曾经告诉过你,西装是绅士的铠甲?」Harry用眼神否定他,这身装扮实在是不太入眼。

Eggsy夸张的瞪大了眼睛,低头看了看自己,像是在说你觉得我像个绅士吗?然后他耸耸肩解释道,「我没有导师,还是个新兵。」

好吧…Harry无奈的叹了口气,决定结束他们的对话。他是个对私人空间非常重视的人,不喜欢被打扰,虽然和Eggsy共处一室并没有让他觉得不自在,但男人还是揉了揉太阳穴,然后看向低着头站在门口的男孩,「好了,年轻人,你的任务已经完成了。」

「能告诉我你是怎么知道他是杀手的吗?」Eggsy用脚尖踢了踢地上的男人,好奇的看向Harry。

「首先,Lancelot的西装都是浅色格纹,显然,他漏了这一点。」Harry示意他注意对方身上的灰色西装,男孩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其次,Kingsman骑士必备的通讯眼镜,不管你的视力好坏,都不能离身。」他指了指自己的眼镜,Eggsy蹲下在尸体身上摸了一遍,果然…

「最后…」Harry喝了口茶,没有继续说下去。

「最后是什么?」Eggsy好奇的看着他,等待对方继续下去。

「显而易见。」Harry撇嘴,结束了话题。

『编不下去可以直说。』Merlin在他耳边忍不住插了句嘴。

「天哪!这可真棒!」他的表情非常生动,夸张的感叹,露出崇拜的神情,这位传说中的王牌特工果然名不虚传。

通讯器那边的魔法师忍不住替Kingsma的未来担忧。

Harry好笑的看着他,不得不承认,这孩子确实让他心情不错,「好了,如果没有其他事情 — — 」

Eggsy以为对方是下了逐客令,不满的打断他,「嘿!我才刚刚救了你!」他朝着男人走过去,一屁股坐在对面的沙发上,「你不能过河拆桥!」

Harry其实并没有想要赶走他的意思,只是想让他坐一会儿,自己还有事情要做,没想到对方一开口就是这副孩子气的模样。

「那就说说吧,你到底是什么人?」Harry顺势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Eggsy坐直了,绷着脸思考了一会儿,「大概…一开始是个杀手,现在是个保镖。」

「一开始?」Harry挑眉,重复着他的话。

Eggsy叹了口气,他可真多疑,就不能摆出与外形相符的绅士和完美的样子吗?至少友好一点?如果不是Merlin说了这次任务之后给他安排导师,他才不来这个鸟不生蛋的地方。

「就是十分钟之前,门口那家伙想杀你,被我利落的干掉了。现在,危机解除,我就变成了你的保镖,随从也可以。」

Harry看到他一脸不耐烦的解释,忍不住勾起了嘴角,他的老朋友是为了让他的旅途不那么无聊才找了这么可爱的小子过来吗?「很可惜,我并不富裕,所以恐怕雇不起保镖。」他故作惋惜的说。

「诶?不用不用,你只要安心被我照顾就可以了!」Eggsy打断他,生怕男人把自己丢出去,他可不想特工生涯白白断送在这里。

Harry低头犹豫了了一会儿,然后妥协的看向他,「那好吧。」

Harry把门口的尸体清理掉以后在厨房找到了他的保镖先生,那孩子吃光了他客厅里的水果,现在正对着冰箱发呆,见到Harry走过来,有些局促的起身打了个招呼「这么快?都收拾完了?」

Harry点头,「我们下午离开。」然后看到对方手里拿着培根和通心粉,抬手示意他请便。

Eggsy尴尬的挠挠头,把手里的食材放在料理台上,犹豫着向Harry的方向推了推,「那个…Harry,我饿了…」不好意思的红了脸。

男人好笑的看着他,刚才那个大言不惭的说让他安心享受照顾的年轻人去哪儿了?

噢…他此刻正眨着无辜的大眼睛,用可怜巴巴的语气请自己为他做一顿午餐。

TBC??

Like what you read? Give 抖S喵(备份2) a round of applause.

From a quick cheer to a standing ovation, clap to show how much you enjoyed thi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