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哈蛋/00Q ] L.O.V.E(一发完)

Merlin站在窗前已经有15分钟了,手中握着心爱的马克杯,一言不发的望向窗外,偶尔回过头看一眼身后屏幕的监控数据。Roxy第三次路过的时候终于忍不住狐疑的开口「Merlin,在等人吗?」

「一个朋友。」Merlin 喝下一口茶,挂钟正巧响起十点整的提示音,一辆银灰色保时捷急速而过,猛的停在裁缝店门前。

金发特工从驾驶室下来,理了理身上的西装,绕过车前冲着副驾驶的位置招招手「就要迟到了,Q ,咱们得快点。」

年轻的军需官下了车,黑着一张脸,强忍着眩晕瞪着对面笑的一脸灿烂的男人。

感谢伟大的James Bond。他发现自己除了恐惧飞行之外,大概以后还恐惧私家车了。

Bond轻车熟路的带路,这不是他第一次来裁缝店,以前也有过需要六处和Kingsman配合的任务,他和Merlin还有Harry私下早就是好友了,而且于他自己而言,他爱死了这里的手工定制。

*

脚步最终停留在会议室门口。

原本Bond只是例行商讨一项合作任务,如果不是昨天电话里一冲动答应了Merlin要带意中人来的话。他是一名言而有信的绅士,但这和他现在有点紧张并不冲突,男人甚至产生了一种第一次带交往对象回家的错觉。好在作为交换,Merlin答应让他见见Harry口中三天两头提到了新任Galahad。

「你在等什么?」Q在他身后不解的问。

Bond推开门,朝会议室里的Merlin使了使眼色,然后在被对方成功无视之后无奈的开口「Hi,早上好!」热情洋溢的和对方打了个招呼。

「早上好,Bond。」Merlin微笑着示意他入座,然后将目光转向Q — — 没错了,柔软的栗色卷发,半框眼镜,青春痘,还有糟糕的穿着搭配…他搞不懂Bond用这些形容词描述完一个男人之后,到底是怎么还能厚着脸皮说那是他的意中人的。

「你好,Q先生。」Merlin礼貌的向对方伸出了手,皮笑肉不笑的看着他。

Q不用想也知道这个人是谁,毕竟Kingsman只有一个军需官不是吗?

「你好。」他面无表情握了握伸过来的手,怎么都像是只不爽的猫咪「看来Kingsman的生意不太景气,需要Merlin先生一人服务那么多名骑士。」

「多虑了,毕竟不是所有骑士都能搞出00级特工那么大的麻烦。」Merlin说完还不忘看了一眼Q身后的Bond。

特工先生有点…呃,委屈?

两位军需官之间的气氛怪极了,明明第一次见面不是吗?军需官平时不需要外勤,他们又都是组织里贵的要命的人才,按照Q说的,他们都属于可以坐在家里喝着早餐的咖啡不动声色的搞破坏的人。这让他摸不着头脑,而且…拜托!为什么自己也被扯进来?

「那个…Galahad呢?」Bond试着转移话题。

「他昨天任务结束刚回来,今天我准了假,现在恐怕伦敦塔炸了他也不肯起床。」身后传来Harry的声音,他拿着两个杯子进了屋。

「嘿!这不公平!」Bond不满的看向Merlin,这位特工在某些时候意外的有些孩子气,身边的Q和Harry同时对他投去了询问的目光。

「噢…这有点在状况外。」Merlin说,然后看到Bond皱着眉,一脸受到了欺骗的表情「好吧好吧,我说话算话。」

Harry不解的看了Merlin一眼,把左手的咖啡给了Bond,然后将红茶的那杯递给Q。年轻人有些意外的接过杯子,看向礼貌微笑的绅士,他以为Bond那个年龄的特工都会像他一样轻视自己,比如自以为是的认为年轻人都爱碳酸饮料。

Q礼貌的道谢,Bond舒了一口气,好在他对Merlin的态度并没有波及到Harry。

Harry和Bond在商量任务方案的时候两位军需官就坐在不远处,他们四目相对,没有任何言语,但是并不妨碍两位绅士感受到他们之间通过脑电波进行的不那么愉快的交流。

别奇怪,这当然是Merlin和Q第一次见面,但这不妨碍他们早就熟悉对方了,双方的特工在任务中碰过几次面,为了抢先拿到情报,军需官们也没少给对方制造麻烦,Q曾经黑掉了Merlin电脑里刚搞到手的情报,而对方也曾经修改了Bond的航班起飞时间,让Q在办公室心急如焚的傻坐了2个小时。

第一声铃音响起的时候Eggsy 就醒了,他把头蒙在被子里想要无视掉,但是对方显然不愿轻易放弃,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响到第六声的时候他终于无奈的摸出枕头下面的电话,眯着眼睛看清来电人姓名的时候,心里咯噔一下。

「Roxy…早上好。」Eggsy让自己的声音尽量听上去温柔无害。

「听着,男孩儿,不管你在做什么,现在立刻马上到裁缝店来,会议室就要炸了。」Roxy将Merlin吩咐的话一字不差的转述给Eggsy,她并不想欺骗自己的好朋友,但她更不想去西伯利亚执行任务,不过想想Q和Merlin在会议室的样子,也许这根本算不上欺骗。

「等等,你说什 — — 」没等Eggsy问完,对方就挂了电话。

Eggsy用他尚未完全清醒的脑袋努力消化Roxy说的,最终得出了会议室要炸了=敌人已经进屋=裁缝店遭受猛烈袭击=Harry现在有危险的结论。

「操」他猛的坐起来,穿上昨天扔在床边的脏衣服 — — 皱巴巴的西装和领口发黄的衬衫,顾不了那么多了。

冲出家门他特意朝Harry的房子看了看,车不在家,他应该已经去裁缝店了。

Eggsy有些着急,这条街的交通不太方便,他还没有自己的配车,平日里因为和Harry住的近,所以上班都是蹭对方的车,但是今天显然不可能了,时间紧迫,他索性拔腿就跑。

Bond试图缓解会议室的气氛,他拿起桌子上的一只口红「我猜这一定不是你们谁的情人留下的,对吗?」

「技术部新研制的,膏体含有剧毒,能让你任务中“心仪”的女士在3分钟之内结束心跳。」Merlin解释。

「那这个呢?」Bond打开了一个巴掌大的小盒子。

「隐形眼镜照相机。启动之后连续眨眼两次就可以拍下看到的,同步传输回我的电脑。」魔法师说。

「Cooool!」Bond发出赞叹,他由衷的喜欢Kingsman的这些小玩意,可惜Q从来不肯研制这些。

「所以,你们还停留在生产爆炸钢笔的阶段?」Q忍不住吐槽。

「不,是炸弹打火机。」Merlin微笑着反驳。

「那这个?」Bond又打开了一个精致的盒子「香水液态追踪器?」

「香水。」Harry说。

「嗯?所以?」Bond不解的看向Merlin。

「就是香水。」Merlin说,然后补充了一句「Harry准备的礼物。」

「咳咳。」Harry黑着脸打断了他们。

Roxy见到Eggsy的时候眼睛都要瞪出眼眶了。他顶着鸡窝一样乱糟糟的头发,满头大汗的跑进来,裁缝店门口是被他扔下的脚踏车 — — 他在路上以警方执行公务为名抢来的。

「Roxy!怎么样?受伤了吗?」Eggsy冲向她,确认女孩儿没有受伤之后就转身跑去二楼。

「Eggsy你先整理一下你的 — — 」Roxy的话没说完,他的身影就消失了。

急匆匆的推开会议室的门「Harry!你没事吧?」

会议室里的三个人齐刷刷的转过头,Harry有些埋怨的看了Merlin一眼,起身像Eggsy走去。

「我很好,Eggsy,不管有谁对你说了什么,放心,我毫发无损。」Harry安慰气喘吁吁的男孩。

「呼…该死的…吓死我了。」Eggsy嘟囔着抱怨,一颗心放回了肚子里。

Harry笑着帮他整理衬衫和西装,然后用手指梳理他乱糟糟的头发「来,见见我们的客人。」

Eggsy像个热情的小狗,丝毫没有被之前的事情影响到,Harry说话的时候他会在一秒内立刻转头,Bond觉得好像看到Eggsy身后有条不停摇摆的尾巴。

也许是因为相对于Bond的年龄,Eggsy的年龄和Q差的不多,男孩对他格外热情,他非常好奇六处的装备,于是一直缠着 对方问东问西。Q并没有表现出不耐烦,反而表现出少有的耐心。

Harry和Bond很快结束了谈话,不过是一个例行的碰面,主要为了看看对方的意中人不是吗?

临走的时候Q拍了拍Eggsy的肩膀「眼光不错。」

Eggsy立刻红了脸,连忙急急的辩解「他还不是我男朋友。」

Merlin笑出了声,Bond看看Harry,再看看Eggsy,这就是传说中和Harry相似的几乎像是同一个人的新任Galahad?他怎么也无法把Harry的审美和这个男孩联系在一起,最终还是忍不住转过头给了Merlin一个“你他妈在逗我”表情。

Eggsy立刻反应过来,脸红的更厉害,吞吞吐吐的解释「那个,我是说你误会了,Harry和我,我们不是…」

「我想,很快就是了。」Q看了一眼Harry,男人面无表情的看着Eggsy,但嘴角勾起的弧度出卖了他的好心情。

Merlin撇撇嘴总结「爱情总让人冲昏头脑」顺便看了一眼Bond身边的Q,语气里有些幸灾乐祸。

以后的日子似乎很有趣。

FIN

Like what you read? Give 抖S喵(备份2) a round of applause.

From a quick cheer to a standing ovation, clap to show how much you enjoyed thi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