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ngsman][Harry/Eggsy]Russian Roulette(下)

[Kingsman][Harry/Eggsy]Russian Roulette(下)

嗜血贪婪的赌徒们屏息着,等待一个脑浆迸裂的画面,周围的赌桌依旧一片嘈杂,只有Eggsy身边静的出奇。

看吧,Harry,那些寂寞与悲悯,都与他们无关,没人在乎我们的故事,唯有金钱才能点亮这个不眠夜。

我像一个猎物,等待被吞噬殆尽。

Eggsy闭着眼,微皱了一下眉,却感到莫名的安心。他和他们不一样,他要的不是游走于生与死之间肾上腺素的飙升,只是疼痛炸裂过后的向死而生。他笑了一下,嘴角勾起温柔弧线,运气不好的话,最多3枪,Harry,我们就可以永远在一起了。

食指微微用力,弹槽转动的瞬间,一只冰凉的手拉住他。手上的枪被轻松卸下,Eggsy一瞬间暴怒,他猛地起身转过头,却堪堪的定在了原地,他以为他疯了,那个在白昼与黑夜无数次出现在自己脑海中的人,此刻正站在他面前,用让人发疼的力度攥着他的手,带着额角清晰可见的疤痕和怒火爆发前的低气压。

Harry利落的将手枪里仅有的一发子弹取出,和枪一起随意的仍在桌子上。周围的赌徒们立刻发出抱怨声,不满这个突然出现的男人坏了这里的规矩。

他在这里。

活生生的站在这里。

看我像个小丑一样用死亡悼念他。

Eggsy突然甩开他,“游戏继续。”他的手颤抖着去拿子弹和枪,却怎么也无法对上弹槽,“操!”

“够了!”Harry突然提高声调,Eggsy下意识的停住了。

Harry从西服口袋里掏出一张银行卡,稳稳的放在桌子上,“里面的钱当做各位今晚未能尽兴的补偿。”

一位醉醺醺的赌徒想要伸手拉住Harry时,赌场嘈杂的音乐突然被切断,一个公式化的清冷声音将它取而代之。

“晚上好,诸位请不要轻举妄动,在这位脾气暴躁的绅士动手之前,收下这张银行卡和桌子上的支票是你们最好的选择。”

#

Eggsy的背部撞在门上的时候,疼痛终于让他从震惊中清醒过来。

“Fu……”咒骂还没来得及说出口,男人就狠狠的吻了上来,他的舌头顺着Eggsy还未来得及闭上的嘴唇滑进他口腔,男孩儿一边摇着头躲避他的肆虐,一边用力推拒他。

Harry的力道却不容反抗,Eggsy被他牢牢禁锢住,男人的舌头在他口腔里蛮横的掠夺,强迫他纠缠在一起,他抓着他的手把他按在门上,一条腿伸进他两腿之间,坏心的摩擦着。

Eggsy被他吻的喘不上气,索性报复性的咬住他的舌头,Harry也用力吮吸着他,亲吻变成撕咬,直至两人都尝到铁锈味才松口。

男人舔了舔嘴唇,上面似乎还残留了带着血腥的甘美。

Eggsy尴尬的发现身体擅自起了反应,他推开Harry,用袖子擦了擦嘴角,眼睛里满是愤怒,“消失187天之后,突然出现就是为了操我?”

Harry无视了Eggsy的问题,“我告诉过你,kingsman只被允许以身犯险拯救其他人。”他依旧对赌场的轮盘游戏耿耿于怀。

男孩儿哼笑了一声,点了点头,放弃争论,转身去拉门把手,房间门刚开启一个缝隙就被按了回去,紧接着他被男人拉扯着摔在床上。

“你混蛋!”他还未来得及起身,Harry就压了上来,又一次把他的抱怨和咒骂吞入口中,比上次温柔的多,舌尖勾住舌尖,发出令人脸红的水声,细心品尝别人不曾染指的味道。

Eggsy的背部陷入柔软的床垫中,闭着眼睛,睫毛轻颤,Harry揽着他的头,强迫他抬起下颚承受自己的深吻,分开的时候嘴边牵起一缕银丝。

Harry解开了他的裤子,将男孩儿已经勃起的欲望释放出来,毫不犹豫的将它含入口中。口腔的温度让Eggsy打了个颤,他的双腿微微弯曲,男人却不肯放过他,用舌头耐心舔舐,更深的吞吐着。

许久未被使用身体敏感的要命,只几次之后,他就濒临欲望的边缘,恐惧的用手推拒着,男人却扣着他的腰将精液吞入口中。

Eggsy大口大口喘着气,偏过头不去看他。Harry抬起头,捏着他的下巴讨要一个吻,高潮过后Eggsy有些眩晕,没有一丝排斥和抵抗,任由他将精液送入自己的口中,然后Harry用两指灵活地撬开他的牙关,翻弄他不听话的舌头,模仿着性交的节奏抽插着。

男人抬起身,将他的裤子全部脱下,刚刚被唾液润滑的手指向他身后探去,有一下没一下地揉搓着穴口的褶皱,然后将一根手指伸入,立刻被干涩的甬道紧紧包裹住,艰难的将一个一个指节向他身体里推送。

Eggsy的眉头紧紧的拧在一起,抓着身下的衬衫,一声不吭。

Harry低下头亲吻他的眼睛,手指小幅度的在他体内抽送,“疼吗?”

他的衬衫被灵巧的解开,散落在身下,Harry带着薄茧的指尖挑逗性的摸索着。Eggsy光洁的皮肤上有几条细小的伤疤,淡淡的粉红色,这是他不曾见过的。Harry低下头亲吻这些痕迹,责怪男孩儿不爱惜自己,然后惩罚性的又加了一根手指进去。

Eggsy闭着眼,半张着嘴,艰难地呼吸着,努力的放松自己。等到身体渐渐适应,他听到了男人解开腰带的声音,他主动的翻了个身。

Harry很快贴了上来,用胸膛温暖他的后背,将硕大的性器抵在他的臀缝间,试探性的摩擦着。

Eggsy将头埋在枕头里,咬着嘴唇吞下呻吟声,他的背部弓起,感受到Harry一点点进入他体内,缓慢,却带着不容置喙的力量,他将整根插入,阴茎被温热的甬道讨好般的包裹住。

Harry温柔的亲吻他的背部,身下小幅度的抽插着,阴茎擦过敏感点的时候,穴口本能的收缩了一下,加紧了那根性器,男人闷哼一声快速的顶了几下。

“嗯……啊!……”Eggsy不小心泄露出呻吟,紧接着咬住了自己的手臂。

Harry的双手扶着他腰,快速而激烈律动着,在他紧致的穴口进出。Eggsy趴跪着,身体随着撞击而晃动,重新勃起的分身在床单上胡乱的摩擦。

房间里回荡着身体交合的淫靡水声,他能听见Harry的囊袋拍打在穴口边缘的声响。

“疼吗?”Harry在几次深插之后又问了一遍,温柔的语气和他下半身的动作格格不入。

Eggsy松开口,放过了自己的手臂。

“你在乎吗?”他嘴唇颤抖着,声音不大,在死一般寂静的房间里,却听得异常清晰。

Harry从他身体中抽出,拉着他翻了个身,Eggsy只看了他一眼,就认命的闭上了眼睛。

但Harry还是清楚地读出了男孩儿眼中的怨恨和不甘,这让他的心脏骤疼。

男人沉默的看着他,良久,叹了口气,重新将他的双腿拉开,环在自己腰上,再一次将欲望埋入他体内,带着不可抗拒的力量,将痛苦转化成欢愉。

“啊……啊……”Eggsy咬着嘴唇想要封住口中的呻吟,他不想暴露自己的脆弱。

Harry低头吻住他,用舌头撬开紧咬的牙齿,防止他无休止的伤害自己。

Eggsy的双腿被拉得大开,被迫接受着男人的操弄,穴口的褶皱被粗大的性器撑开,紫红色的阴茎在他体内一下一下肆意进出,狠狠地占有,侵犯着。

男孩儿的唇齿间吐露着带着哭腔的呻吟。

“Eggsy。”Harry撑在他上方,专注的看着他。

他的大脑一片混乱,眼前闪过一阵白光,Harry的声音像从遥远的山洞内传出。

他看到Harry的口型, — — ‘Eggsy。’

他在呼唤他,这足以让他所有的意志动摇。

“Eggsy,叫我的名字。”男人说。

“Harry……”他的思绪彻底乱成了一团。

阴茎又一次挤入他的身体,甬道本能的用力地收缩,吮吸着。Harry的手握住他挺立欲望,配合后穴的动作,有规律的撸动着。

Eggsy不再抑制自己,胡乱的呻吟着着Harry的名字。

在又一次高潮中,他的后穴被Harry温热精液填满,他听见男人在他耳边清楚的重复着,

“我在乎。”

泪水在眼角滑落。

高潮过后Eggsy瘫软在床上,Harry指腹摩挲着他的后颈。男孩儿撑起身子亲吻他,然后起身向浴室走去,不一会儿,传来稀稀疏疏的水声。

Harry靠在床头,有些自责,想等他回来解释一下自己这段时间的去向,却迟迟未见归来。他有些不放心的跟到浴室,门没锁,Eggsy背对着他站在淋浴下。

那个身影在颤抖。

Harry快步走过去抱住他,下巴抵在他的肩膀上,“对不起,Eggsy,对不起。”一遍遍重复。

Eggsy转过身,红着眼睛,倔强的看着他,“我不会那么轻易原谅你。”

Harry轻轻吻住他的眼睛,然后把男孩儿抱在怀里。

“那让我用余下的全部时间来赎罪,好吗?”

​FIN

Like what you read? Give 抖S喵(备份2) a round of applause.

From a quick cheer to a standing ovation, clap to show how much you enjoyed this story.